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红榜上的“搅局者”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20-07-06 23:57:50 全文阅读

  后续的几把游戏中,每个输的人都默契的选择了大冒险,大家都因为余生安的那一轮而没再敢选真心话。

  原来十七岁的少年,也会害怕说真心话。

  其实学生本就不是无忧无虑的。

  他们要担心成绩,一旦退步或者少考了几分就要遭到家长老师的质疑,他们会冠以各种理由来解释你为什么退步,他们甚至比你都懂自己。

  面对真心话,他们还要藏住自己的小心思,那个不知藏在哪个心房的女孩或者男孩。

  或者是过去的一些糗事和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回忆。

  或者是一些连自己都答不上来的刁钻问题。

  照这么说来,倒确实是会害怕。

  然后大冒险无非就是“学动物叫”、“扮丑像”、“和陌生人打招呼”这些,几轮过后,就没什么好点子可供消遣时间了。

  零食大多都吃完了,但那五瓶超大瓶果汁只喝了三瓶不到,大家都有意的在尽力多喝了,不过依旧是没能喝完。

  他们把餐布收了起来,一群人围着一圈躺在草地上,然后双手交叉,后脑勺枕在那。每个人都面露微笑,聊了些乱七八糟的趣事,无中生有的八卦,或者是有的没的互相搭一两句话。

  那年的时间过得很慢,头顶那颗女贞树的绿叶被风吹得发出沙沙声。

  季节的胶片,放映出黑白映画,投影在广袤的天空中,一帧一帧。

  燕过不留声,风过不留痕,只有年少的声音,浮范在安静的岁月里,悄然无声。

  周一他们回去后,学校公布了本次联考成绩,硕大的红榜上,余生安的名字出现在了第一个,而且比榜单上别的名字都大了整整一圈,格外醒目。应该是年段老师安排的,因为周一听说余生安还是本次联考所有学生的第一名,给学校攒足了面子和荣誉。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苏晚柠不在是第二名了,之前都是她和余生安第一第二轮着坐,然而现在这张红榜上,他们两的名字中间插了一个“搅局者”。

  裴清霏。

  大家对此事的震惊程度,远比余生安考第一来得要多。这个一直默默无闻待在年段十几名的女孩一周不见,就超过了原先的“传统巨头”,苏晚柠。

  由于长里中学考试时都是打乱座位的,前后都是陌生人,大家也碰不着面,所以周一他们很久没见着裴清霏了,甚至都不知道她来考试了,直到她的名字出现在了红榜上。

  大家对此议论纷纷,特别是高二(3)班,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裴清霏已经一周没有来了。

  红榜前议论纷纷,充满着嘈杂声。

  “我的妈呀!裴清霏一个多星期不来竟然还能考了年段第二!”

  “竟然超过了苏晚柠!牛逼!”

  “我去,真的假的啊……”

  “不是吧……之前都感觉没见过这个名字……”

  “你傻吧,人家之前都一直在10几名的。”

  “嗷!可能这次发挥比较好?”

  不过大多数人对此事的关注点略有不同,相比认识裴清霏这个人,他们喜闻乐见的只是年段表的排位顺序,和苏晚柠此时的心情。

  周一很快扫完了红榜的第一和第二列,因为周一所在的班级是实验班的关系,所以前两列看下来都是自己的同班同学,然后才在第三列倒数第二个发现了自己的名字。

  第28名。

  这倒是正常发挥,周一苦笑着,随后就转头走进教室,他对别人的成绩不怎么关心。

  李垚在那和余生安聊天,胡雯正要上去擦黑板,裴清霏在看着某本不知名杂志,苏晚柠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他瞥了眼裴清霏,经过她座位时特别关注了一下她胸前的那本书,绿色书皮,她上上周就是这本,她看了那么久还没看完吗?不过相比看书速度,更让周一吃惊的是,那本书的纸上竟是一行行英文!

  这是一本全英文的不知名小说或者名著。

  就在周一吃惊之时,裴清霏的肩膀动了动,有要抬头的架势,于是周一赶忙加速回到自己座位上。

  他把头偏向窗外一侧。他以前看过一句话:最好的安慰方法不是告诉对方应该如何坚定,如何面对,或者是要怎么做,而是把自己贬得更惨,比另对方难过那件事更惨点就好了。

  “嗐,我又退步了五六名,完了,我爹回去准该骂死我。”周一有意抬高音量,故作悲腔的呻吟倒确实是让苏晚柠轻微挪动了几下。

  见效果显著,周一继续发起攻势:“我觉得我们班这次大部分人多少都退步了点。”他自言自语道,实则他和苏晚柠都知道,这是在讲给某给伤心的人听的。

  “你这想法是错误的,前三十名都是我们班的,而且基本没什么变化,有多少人进就有多少人退。”苏晚柠缓缓抬头,颇为无语的看着周一,沉声说道,随后又垂下了脑袋。

  “是吗?哈哈哈哈。”周一摸了摸头皮,尴尬的笑着。

  周一观察到,教室里每个人反应大多都有些不同寻常,有人喜有人忧,像黄有宪,他这次迈进了前30名,在那撒纸狂欢,又像苏晚柠,她对待仅退步一名,全班第三的成绩,就是趴着,好似趴着就能缓解痛苦似的,这种自我治疗的方法普遍受用于很大一部分学生群体。也有人像自己一样,不退不进原地不动,或者是对小幅度的波动习以为常,也有可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但是脸上的表情多少都能看出些端倪,是进是退,倒是不需要学会微表情就能看个一二。

  唯独周一前面那个女孩,裴清霏。

  这位年段最大的黑马震惊了大家,震惊了老师,甚至是震动了隔壁学校的一些学霸,唯独没有震慑到她自己。

  她依旧是在那泰然自若的坐着,精致的脸蛋中看不到一丝波动,周一坐在她后面,看着她的背影都能觉得内心变得更加平静不少。

  因为这几所学校经常联考,前几名的学霸们大多互相认识,唯独这一次突然冒出来个生人,让人颇为意外。

  周一看着自己身旁的苏晚柠略显无奈的咧了咧嘴,随后从桌肚子里找出一张纸条,又随手拿起一支笔,埋头悉悉索索的写着什么。周一的字是干净沉稳的,只要稍具判断力就能辨别出这是一个男生的字。

  他很快写完了,然后揉成一团,放到了苏晚柠的桌肚里,并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

  苏晚柠抬头,双目无神的双瞳中又略带怨恨,好似在抱怨周一反复打扰到她的自我修复。

  她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拆开纸条:“你不能这样一直趴着,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你一直趴着大家会等着看你笑话的,刚好裴清霏还在你附近,两个人一对比不得被那些大嘴巴的疯传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比如说:‘苏晚柠考砸了被气哭’‘裴清霏在苏晚柠面前得意洋洋’‘苏晚柠好惨,趴在桌子上痛苦不止’等等,咱们得成熟点,一次考试算什么,连这个都要难过那以后遇上个大起大落的人生你不得死个千八百回了?”

  周一在一旁偷偷观察苏晚柠的反应,见她眉间略微舒展不由得轻叹一口气。

  她也在抓起笔在写些什么,随后直接从桌面上抛给了周一。

  “我没那么伤心,我是肚子有点疼,现在好多了。我是退步了,但是这么关键的一次考试,如果说退步了还不在意说出去谁信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上次就是28,这次还是28,你根本就没退步。而且周围的同学都在议论,甚至是连办公室的老师也在对着我的成绩分析得头头是道。”

  怪不得周一说第一句卖惨的话时苏晚柠只是动了动,没有起来反驳他,原来她早就知道真相啊,周一不禁苦笑,摩梭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后才下笔写道:“你自己信了别人才会信,输咱也要输得体面,坐起来,要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要装作看淡成绩心态很宽的样子,别人见你这样也没有缘由再说你什么,何况你根本没输,你只考输了一次,就算是三局两胜你也已经赢了两局了,你领先啊!”

  苏晚柠没再回复那长纸条的内容,肉做一团后就扔到了桌肚子下。

  她轻轻揉了揉发麻的脸颊,觉得胃里存了好多气,不是对裴清霏的怨气,是对自己的不甘心。由于趴下太久了,她额前的好多根发丝都粘在了嘴唇上,发型也有些杂乱。

  如果给落魄一个定义:吃不起一餐饭,没有一个能睡安稳觉的地方,或者是形单影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又或者是,考砸了一场考试成为大家嘴里的谈资?

  毫无疑问,苏晚柠现在确实是落魄的。

  她理了理头发,额前的几绺交缠在一起的发丝被她拨到两侧。

  她冥冥之中朝那个方向瞥去,自己右上角的裴清霏。她惊讶的发现,自己以前竟然没注意到裴清霏那么好看,五官精致有棱角,鼻尖高挺,皮肤像白釉一般,白皙而又细致。

  她好佩服裴清霏,如果她之前没认识她或者不了解她或许会以为她在刻意的装样子,但是不是,她现在和平时完全没有区别,如果说真的是一直在那端着,那她的演技未免太好了吧。

  她为什么能始终泰然自若?老人说逢人藏得住事,遇事沉得住气的人最为可敬,也最为可怕。苏晚柠起初不解,不过后来竟也开始慢慢明白过来。

  因为他们心里装着的不是单单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而是另外的一整个世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