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五十章 老吴乏善可陈的说辞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229  |  更新时间:2020-07-29 12:43:13 全文阅读

周一是和裴清霏一起走进教室的,因为刚好门前就是他们的座位,没经过教室课桌间的过道和讲台,所以不怎么引人注意。

  不出意外,余生安又在自己位置左右。

  还是在苏晚柠位置旁边?

  自从那次周末过后,周一就对比越加反感了。

  “hello ,周一,你这……抱着个什么啊,那么大块头。”

  刚刚在校门口时,周一觉得这样抱着有点太招摇,刚好裴清霏因为没来得及丢掉把店员给的纸袋一直放书包里,索性就套在外面了。

  “刚买的一双鞋。”

  余生安一听来劲了,眼球一转,放下了手中一直把玩着的黑色签字笔,“呦,篮球鞋?没想到啊,你还会去买球鞋?”

  “去,谁告诉你这是球鞋了。”

  裴清霏拉开自己的木椅,微微挑眉抬头看向了周一。

  这难道不是球鞋吗?可我就是和店员说要的篮球鞋啊!她心里默默想到,不过碍于后面余生安和苏晚柠他们,她很快又把头撇了过去。

  余生安脑袋一歪,瞄见了那黑红色的鞋盒和侧面的小logo,“嚯!耐克,可以呀你,沈姨发工资了?”

  余生安又拿起黑色签字笔自顾自的转了起来,那只笔刚好还是苏晚柠的。

  周一端着硕大的鞋盒甚至有些不知所措,试着往桌肚子里塞了塞,碍于体积太大,只好把桌肚子里的书一口气全抱了出来,这才成功地塞了进去。

  “不是我妈买的,我妈买的用得着连盒也带学校来吗……我直接穿来不就完了。”周一用幽怨的眼神扫了一眼一直站在走道上的余生安,懒懒的说道。

  “那可说不准呢,说不定你就想着带来给我晃晃眼呢哈哈哈哈。”

  “滚,自作多情,我是那样的人吗?”

  余生安沉浸在自己的乐子中无法自拔,周一和苏晚柠聊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对了,你买的什么鞋啊,给我看看好不好看。”

  胡雯听到了动静,被他们几个的说话时吵醒,从桌面直起身子,凌乱的头发炸成一锅,睡眼惺忪地转过头,看向周一那么方向:“什么血?哪有血?”

  看她那糊里糊涂的样,身后那三人先是齐刷刷的大白眼,然后一起选择了忽视,没在理会她。

  “就一双普通的鞋,没什么好看的。”

  “别管,你越这么说我越好奇,是不是aj 1?不对,aj 1你八成买不起,沈姨肯定也不让你买,是普通的跑鞋吗?还是前个月新出的板鞋?还是dunk ?”

  余生安的食指在嘴唇上方悬空了一阵子,然后才钝钝地落下。

  “得得得,你别在那瞎猜瞎叫唤了,我给你看我给你看。”周一有些尴尬,他怕他这样叫唤会把一堆人引过来,不过还好,班上的其他人已经习惯了余生安成天两头的往这里跑。

  周一一边从桌肚子里拿出,一边还没好气的提醒到:“你小声点别大喊大叫的。”

  余生安朝他一脸坏笑的眨了眨眼,随后接过鞋盒满怀期待的拖下了外面那层纸质袋子。

  “我去!这不就是我上次才给你看的那双!我靠,周一,你太壕了吧,据说现在都涨价了好几百了你这就买了?而且你这还是黄金码的!我去,我的天!这双真的超级火!我的妈呀,太好看了!”

  周一有些无语,撩了撩额前的刘海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不是,就双鞋你用得着那么激动吗……”

  “你多少钱买的?”

  “啊?”

  余生安只需要一个问题,周一就能原型毕露。

  “1200?”

  “1300”

  “还是猜多了?那1100?”

  周一听傻了眼,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他哪曾想到会这么贵?余生安给他看的杂志上明明写着700多……再说了,鞋 也不是他买的,他怎么会知道,要问问裴清霏去啊……

  “呃,1000多,嗯,具体多少我也忘记了,等我回家找下发票再告诉你吧。”

  “好,我其实也老早想买这双鞋的,啧,可是还没凑够就让你给截胡了,没事,刚好你买了,我借你的穿就好了。”

  “可我的是42码的脚,你是43,这你怎么穿?学清代女性裹小脚吗?三寸金莲?”

  余生安故作姿态,微笑的朝他摆了摆手,“挤一挤,还是能穿的,没事,我不嫌弃。”

  周一抖了抖肩膀,坐直了身子,“什么玩意?你还不嫌弃?你把鞋给撑大了我怎么穿啊……”

  苏晚柠趴在自己座位上,正对着胡雯的脸和她说着有的没的悄悄话,她们两对两个大男生关于鞋的讨论毫无兴趣。

  余生安张了张嘴,正当他自信满满的想好了措辞之后,老吴进来了,双手背在身后,手上还是握着一玻璃杯,不过这次装的不是菊花了,换成了枸杞。

  “静一静静一静,都回到自己座位上,我说一些事,余生安!你赶紧回座位上,拿着个鞋干什么?”老吴怒目瞪了瞪余生安,他手上正拿着双鞋,样子在别人看来确实有些滑稽,身旁的苏晚柠忍不住想笑。

  周围几个人听老吴这么一说,也转头看着余生安,对着他捂嘴偷笑,余生安见状赶忙把周一的鞋塞回纸袋里,手忙脚乱地递还给了他,经过讲台面前时还挨了老吴轻轻一掌。

  “好了大家安静点,我说下事。”

  教室内的喧闹声渐渐向四周散去,每个人都端坐在自己座位上,一本正经的看着靠在讲台边的老吴。

  “我们考试前不是说了考完试要根据排位表换座位吗?”

  老吴说到这的时候,半个班的学生都突然脸色一沉,在大不多数人看来,保持现状就是最好的,他们害怕改变,如果不能换到更好的作为,他们也不想失去现在已有的,与其这样,不如不要冒险。

  大部分人都发出类似‘呜呜囔囔’的叫声,说是悲声和鸣都一点不过分。

  “别叫唤了。”老吴朝空中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一脸无奈的接着说道:“要不是今天中午你们某个家长又给我打了电话我还忘记了这件事,所以,既然我考试前就已经和各位说好了,也算是先礼后兵了,我们就必须换,不然我怎么和各位家长交代,怎么和那些考得好想换位置的同学交代,对吧,所以说,就算换到更差的座位了你们也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你们自己,谁让你们不好好考。”

  “咳咳……”老吴拿起水杯,小酌一口后清了清嗓子。

  “这项措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周就会被举报到校长那去,然后校长说我搞歧视主义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看,我都能提前预料到,说不定我还得挨一顿批,但是我必须实行,不然我一没法封住你们家长的嘴,成天找我说座位的事,把自己孩子成绩差的原因全部归咎到座位上,二我言而无信了,一个人要想管好一个群体,如果最起码的信用都做不到,那他应该也没什么本事干成其他大事了。”

  大家听得入神,个个都僵着一张脸全神贯注的看着他,老吴的说教讲理能力,堪称长里一绝。

  “我告诉你们,其实这也是件好事,因为你们迟早要体会到这个社会的弱肉强食,你们中大部分人都已经17岁了,还有一年不到就成年了,到时候进了大学,就不像现在这样了,到时候有了什么事就不会说只要告诉自己父母,然后让他们打个电话给班主任事情就能解决,而是要靠自己去解决问题。”

  “如果你们对现状不满,不应该去埋怨,不应该马上就把原因归咎到其他人或者其他事身上,而是应该自己找找问题,我知道你们最近都爱看电视剧,你们肯定都讨厌那些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吧?”

  “嗯。”大家异口同声表达立场。

  “那你说说,你们讨厌他们什么,不就是看不惯他们不思进取的样子嘛,觉得他们没用,可你们有些人看看自己,你们是不是在也不思进取的怪罪所谓的‘座位问题’?所以我认为这次按排位换座位的规则就算要被举报,也依旧非常值得,能让你们看清和学到一些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远比待在这间教室吹着电扇死读书来得要强,而且这次我打算让我们班的前七名全部坐到教室后排,女生就算了,她们身高不行,几个大高个一伸腰就把黑板全挡住了,男生,余生安,你坐靠门的最角落那!“

  “啊?”余生安刚刚还听得津津有味,一到这瞬间一脸懵的弹了起来,眼睛瞪得像两个哑铃,嘴巴张得特别大。

  “不是,为什么啊,我第一我还坐全班最后一排,还是最角落,怎么说我也应该是最中间的位置啊?”

  “啊什么啊,别啰嗦!中间的位置还轮不到你,你就坐最角落,你要是下一次考试考不到第一你就搬到我讲台边来坐。”

  其实老吴什么心思大家都明白,不就是想让最前面的那几个学生给他当例子,然后等下一次考试成绩出来后,老吴就会对电话那头经常骚扰他而他却不能将他们拉近黑名单的家长们说:“你看,你们的孩子成绩差完全不能怪罪于座位,这些坐全班最后一排的七个人考得如何如何,甚至还可以指着整间教室最角落那个位置说,‘那个是我们班的第一名,还考过全市的第一名,他的同桌是垃圾桶。’”

  全班寂静,大家被余生安逗得又想笑,又笑不出来,毕竟老吴刚刚的那番言论,那番乏善可陈的说辞,实在是有些露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