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不凑巧得,刚刚好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2858  |  更新时间:2020-08-14 23:44:02 全文阅读

  “喂!周一,你在哪?”电话那头的胡雯急冲冲问。

  “我在……”周一又转头看了两眼身后的牌匾,“我在学校附近那家‘瞅喜’便利店啊,怎么了?那么着急……”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他只能用软软语气回应。

  “你快,快回学校看看!裴清霏她在那!”

  胡雯喘着粗气口齿不清的说道,语速很快,以至于周一听得一脸懵。

  “不是,什么啊?你说清楚,她在那……然后呢?”

  其实周一本来想说的是,她在那,关我屁事啊?不过这样会有些太无情了,所以就没说出口。

  “哎呀,你先跑回学校,快,别挂断电话,我路上和你解释,快快快!会出人命,人命关天的!”

  人命关天……周一听得一愣一愣的。

  见周一终于放下了电话,苏晚柠急了,赶忙凑上前不安地问道:“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胡雯神神叨叨的……她现在让我赶紧回学校一趟,说是……说是会出人命?”

  “啊?”苏晚柠失声,嘴巴张得老大。

  胡雯听见了周一和苏晚柠的谈话,又大声在电话那头喊道:“你别再聊了!快回去!”

  周一神情犹豫的看着苏晚柠,吞吞吐吐的说:“那我……”

  “你赶紧去吧,我了解胡雯,她在正事面前是不会胡闹的,应该是真的有什么要紧事。”

  苏晚柠定定的看着他,又转头朝马路一侧瞥去:“现在雨也变小很多了,你赶紧去,我先回家了,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的伞更大,我和你换伞,你撑我的伞去能跑快点。”

  苏晚柠说完,就把自己的那把格子伞强塞进周一手心。

  凉风吹起了周一刘海,他看着手中那把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他愣愣的点了点头,就转身朝学校那条路走去。

  苏晚柠向来都是如此,没什么好感谢的,周一微微扬起嘴角,加快了脚步。

  大雨通常很少在南城的初冬出现,不过这样至少能带走一些寒意,唯独让周一讨厌的,就是每往前走几步他的裤脚就会被贱到积水,暴雨过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春临般的淡雅清香。

  周一左手撑伞,右手还要拿着电话靠在自己耳朵旁。

  周一一路小跑,一个转角后苏晚柠就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了,她浅浅的笑了下,嘴角翘得勉强,撅起嘴巴朝自己的刘海那长长的吐了口气,刘海被吹起,不经意间显露的那个无奈表情只存在了一刹那,然后她就转身大踏步地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路边经过的男生经常都会偷偷朝她脸蛋瞥上几眼,不过她丝毫不在意,甚至还会在心里默默嘲笑他们,他们还以为自己的冒失行为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真是幼稚。

  “喂,胡雯,我快到学校了,到底什么事啊?”

  “刚刚下暴雨之前我和裴清霏待一块看你们打球来着,结果你们结束的时候裴清霏突然和我说她肚子疼,然后想自己一个人在教室歇会等雨停了再走,所以就让我先回去了,但是我们约好了我一到家就打电话给她,结果刚刚我打了好几个她都不接!你说……”

  “等会!你说你刚刚是和裴清霏在一块看球赛的?”周一突然打断道。

  电话那头的胡雯一时语塞,她哪曾想到周一的角度竟然如此刁钻,发愣了几秒过后才支支吾吾的说:“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周一急了,“在哪里看的?”

  “在……在靠近球场的那个旧楼,第三层阳台,怎么了啊?干嘛突然问这个?”

  “靠!”

  胡雯被突然爆粗口的周一直接吓得呆住,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白瞎了,自己透支了肉体,透支了全身力气,甚至是透支了自己那份在他人看来坚韧不屈的铁人意志,竟然是,竟然是表演给她们两看的?周一气急败坏的想到,鼻腔蹿出热气,被雨点打湿的脸颊也爬满红晕。

  “不是……周一……怎么了?”胡雯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

  他怒气冲冲的回应道,他才不会把自己的糗事公之于众,不然被她们几个知道了自己一准被笑死,甚至还会特别尴尬。

  “不过,遇到这种事你为什么先打电话给我啊?我和你有那么熟吗!”周一还在气头上,话语中透着锋芒。

  周一一路小跑后,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长里中学大门了。

  “遇到这种事肯定找男生啊!我熟的就你和余生安两个,而且我听说你们几个要去聚餐,我猜你和余生安他们聚会肯定不会去离学校很远的地方。”

  周一冷笑了几声:“这种时候你想到我和余生安了,之前看到帅哥的时候怎么就没把我们当人看?”

  胡雯的声音充满了笑意,“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不过你到了没啊,我走之前就看到裴清霏的脸色不怎么好了,你脚步迈快点啊!”

  “我快到,我先挂了啊,不然一会保安大叔看我拿着手机得和我拼了,我不和你说了。”

  说完周一没等她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周一加快步伐,路过看门大叔身边的时候,周一注意到了他们投来的异样眼光。

  他们肯定在想,这个时候还回学校,鬼鬼祟祟的,周一心想。

  正如苏晚柠所说,胡雯在关键大事上可能会描述的夸张,但绝不会胡说。

  裴清霏收拾好了书包,懒洋洋地甩在右肩上,走出两步后才用余光瞥见了自己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她一把抓过,看都没看一眼就随手塞进了上衣口袋。

  她拉开了教室前门,走廊上的光芒从门缝溢进,教室内的黑暗顺势而逃,沿着每一道缝隙,光明开始侵蚀教室内的每一片黑暗。

  走左边楼梯,还是右边?

  右边更近。

  她的右脚朝右边挪了一步,但她的心却趋势她朝左边走去。

  左边有回忆。

  在那里,裴清霏第一次被一个男生抱起,黑暗里,男孩的双瞳中闪着光芒,她第一次真正认识了眼前这个男生。

  他叫周一。

  裴清霏低头看着脚下的大理石瓷砖,脸上闪过一丝自嘲的神情,那份自嘲只停留了数秒,就又隐匿在了那张精致的脸蛋中了。

  周一一口气爬了五楼,气喘吁吁的倚着走廊栏杆:“天杀的,累死爷了……”

  没有“苏晚柠”从远处的注视,他再也不是铁人了。

  可当他从教室窗外朝里头窥去时,却并未看到想象中裴清霏孱弱的身影。

  硕大的教室空无一人。

  周一拿起手机,靠在窗沿给“胡雯”拨了过去。

  嘟,嘟,……没响几声,胡雯就接起了电话,很明显,她也在等周一的来电。

  “喂。”电话那头的胡雯第一时间发出声响。

  “我现在到了教室门口,不过……”周一双眼眯成一条线。

  “怎么样了,她还好吗?”周一能从胡雯的语气中感受到急促。

  “什么呀,教室一个人都没有。”

  周一说完,还不忘回头瞅了两眼身后的教室,再次确认过后,果然还是和刚刚一样,空无一人。

  “啊?”

  “我猜她应该是走了吧,可能是休息好了?”

  周一抬头看天,雨淅淅沥沥的下,而且已经特别小了,这场雨和夏天的一样,来得快,走得也,停神奇的,周一想到。

  他轻轻叹了口气,“现在雨也变小了,她可能是刚刚才走的。”

  “那你快点追上去啊。”胡雯急忙说道。

  他从走廊探出脑袋,俯视正下方。

  “我真傻,如果她会出现在下面,我上楼的时候应该也会碰见才对。”周一自嘲后,苦笑地摇了摇头。

  天空中的雨线已经趋于透明了。

  也不知道苏晚柠到家了没,他心想。

  周一挑了挑眉,嘴角在不经意间就微微扬起,对着电话那头说道:“算了吧,竟然能自己走了,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

  他转身,定定的看着正对着自己的那扇窗户,看着自己在窗户上的倒影。

  也就在此时,楼下的大坪出现了一位撑着黑伞的女孩,她面无表情地漫步在小雨中,脚尖点在一圈又一圈的水纹正中心,任由地上的水渍飞溅她的裤脚上,就这样镇定自若地朝长里中学的大门走去。

  ……

  很多年后周一才知道了这件事,周一开始回想每一份相遇,不管是好是坏的经历,只是因为它的发生,刚刚好而已。

  开头是刚刚好的刚刚好,结局那一段,也是因为刚刚好,也是因为不凑巧,不凑巧得,刚刚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