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李垚的礼物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0-11-06 17:56:28 全文阅读

不出周一所料,自那次升旗以后,裴清霏身边就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慕名前来的高一学弟学妹,当天下午周一就在班级门口就碰着了十几个此前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

他们脸上挂着惊恐和不安,像是如临险境。

  周一撑在走廊的栏杆上,不苟言笑的看着碰巧前来的三两个高一学弟,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过过程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么精彩,他还以为这些新生会发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然后趁着仰慕之情也好,爱慕之情也罢,干些稍微出格的举动。

  就像要个联系方式或者打声招呼之类的?这些在学生时代里足以引来一片嚎叫了。

  但结果让周一大失所望——他们大多是小心翼翼地前来,然后透过窗户朝里头瞟几眼,一睹芳容过后便会灰溜溜的离开,有看背影的,有看侧颜的,就是没一个敢趴在窗户上搭句话,他们像是完成游戏里的成就一般——达标后就绝不过界。

  周一猜测,他们是把这一趟“冒险”当作以后的谈资之一,哪天他们这些人就可以回去和他们的小群体说:某某某天我见了某某某人,她是当时火遍年段的美女学姐。

  长里中学的男生里很多书呆子,但也不乏一些“假情种”,他们中的一些人有可能见了这一面后,就自顾自的以生相许了。

  “哇哦,裴清霏可以啊,一场升旗火了半个高一年段都。”周一闻声转头,看着一脸坏笑的余生安走过来,只是简单的笑了笑。

  也许是见周一反应不如自己预期的激烈,他狠狠的拍了下周一肩膀,高声说道:“你看吧,我当时就说了,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宝刀未老啊,不错,不错。”余生安一边啧声一边摇头,然后又装作一副深沉的样子。

  “切……”

  可能是因为有戏可看的关系,这节下课变得格外漫长而有趣。

  期间他们班有好几个起哄的男生竟然傻乎乎的跑去叫裴清霏,因为周一站的位置刚好是隔着窗户正对她,所以周一将全过程尽收眼底,那些人猥琐的表情让他有些气愤。他还记得刚刚那一幕:裴清霏回头张望窗外时,那张精致脸蛋上铺满的不是得意,不是高傲,而是漠然。

  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般的。

其实自“钟瑾事件”后,高二高三年段谁都知道,这尊不苟言笑的活菩萨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课时,周一会有意无意的会朝裴清霏那边看去。

  说实话,他觉得今天的裴清霏有些古怪。周一自认为他是裴清霏身边为数不多能说得上话的朋友,他也一直把她当成位极为有个性的闲聊对象,但她今天没和他搭一句话,周一数次的调侃开题也都潦草而终,可胡雯下课来了以后却能和她聊上一会,也正是因为如此,裴清霏的表现让周一一度以为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但他在思索片刻后就马上Pass掉了这一想法。

  今天是周一,自己是上周周五才刚和她成为同桌的。

  很多人都将女性的“突然情绪”归咎于神经质,归咎于无理取闹,归咎于性格怪异,殊不知,大部分这种时候只是因为某些人没能懂她们而已。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一分不差地敲响了,余生安坐在教室最后排,这里拥有俯瞰全局的视角,他亲眼目睹了刚刚还呆坐在位置上的那群人突然像上了电池般抖擞起劲,伴随着铃声的尾音,教室内的人群也开始朝周围四散开来。

  周一没有盯表等下课的习惯,他坐在原地恍惚许久,又随意地朝桌肚子里摸出几本书。

  天气很闷,大家肩耸着肩,脸上却挂着轻松的表情,好歹周一看到的是这样。

  他看了眼讲台上的塑料挂钟—————五点十分,已经下课五分钟了。

  这不符合常理,余生安竟然还没来找他!按往常这个时候,他早该倚着窗户在周一旁边唠叨催促了。

  他想转头看看这货在干嘛。

  所以当他把最后一本书放进背包正要扭头时,他无意瞥见了苏晚柠的座位旁出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身影。

黝黑,健壮,脸蛋上的线条棱角清晰可见。

  周一眼神死死盯着那个方向,盯着站在苏晚柠身边离她仅三十公分远的,曾识简。

  他们两正侃侃而谈,其实他的偶然出现并不足以让周一有如此大反应,周一也不曾一次见到曾识简出现在她座位旁和她攀谈,只是此时曾识简脸上正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弯弯的眼角看着还颇有文弱书生的样子,曾经的冷漠和高傲都在此刻遁于无形之中。

  曾识简也坐在倒数几排,换了座位后倒是经常能出现在周一视线中,但这是周一第一次见他这副样子,而且还是在苏晚柠面前所显露出来的。

  他是男性,正常分泌雄性荷尔蒙的男性,他知道这是在干嘛,青春期的男生总是清楚明白的知道同类的某种怪异行为,因为在这个阶段中,他们自己也是以同样思考方式的。

  他二话不说拎起书包,沿着裴清霏椅子身后的缝隙一溜烟就窜了出来,其动作之敏捷甚至惊呆了他身后的女孩。

他纵身一跃,一步跨到过裴清霏之后没多作犹豫,沿着课桌两旁空出的过道就直接往苏晚柠那个方向快步走去。

  他推开逆行的人群,步子迈得越来越大,脚步也走得越来越快,目中无人般朝那个方向坚定不移地走去。

活脱脱的像个朝圣者。

  然而,在推开一批又一批迎面走来的人群后,他停下了,停在了离苏晚柠座位仅几步远的位置,停在了离朝圣者心中那尊圣物仅三尺远的位置。

  他的眼珠又变得和之前一样灵动了,他的神智在一瞬间涌入脑海,驱散了冲动。

  “他来这干嘛?

  他要用什么理由来找苏晚柠?

  他要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

他被自己的问题难住了,在没有答案之前,他只好站在原地发呆。

  “我真是傻子。”他自言自语的笑,摇了摇头后又恶狠狠的小声骂了几句脏话。

  他扭头想走,想逃开,只是脚步很沉,沉到迈不开步子,只好艰难地挪动脚步......可他刚一转头,就看见了正对自己的余生安。

  “嗨。”

  他嬉皮笑脸的看着周一,然后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并往身后拉去。

他轻而易举的被拖动了,原来他的双腿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沉,也没有被绑上巨大石块,只是自己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

  周一瞪大双眼,瞳孔中尽是他还未来得及展现的不知所措,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余生安勒得好紧,紧到快喘不过气来。

  余生安跑到苏晚柠跟前,吐着轻快的语气说道:“苏晚柠,李垚生日快到历来,一会我和周一要去给她买礼物,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周一从余生安怀中挣扎出来,轻咳了几声后才缓过劲来 。

  苏晚柠歪过脑袋:“啊?她生日不是还要两个星期吗?这么突然的吗?”

  “人家过个生日怎么还突然了呢……怎么说话的。”

  “不是。”她连忙摆了摆手,“可我一会还有事,你们先去挑吧?”

  “我们两个大男生哪知道送什么礼物,你不陪我们去的话,周一能送只王八给李垚你信不信?而且你不也得送她礼物吗?一起吧一起吧,顺道给我们参谋参谋。”

  周一恶狠狠地瞪了眼余生安,切切地咬了咬牙。

  送王八?亏他想得出来......

  “这样的吗……”

  苏晚柠低头尴尬的笑了笑,转眼又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曾识简。

  “可我,刚答应曾识简陪他……”

  苏晚柠话音未落,周一就怒气冲冲的窜了出来急忙问道:“你要陪他去干嘛?!”

  “答应他……”

  “没事没事,你和他们去吧,我那事不急的,反正还有一个来月呢,下次你有空我再找你吧。”

苏晚柠明显被周一那凶狠的表情吓了一跳,见她面露难色,曾识简轻声打断了苏晚柠并冲她笑了笑,声音温柔得简直让周一快听不出来是他了,更离谱的是,曾识简竟然全程没正眼看过周一和余生安就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苏晚柠双手合十朝他拜了拜,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似乎在感谢他的善解人意。

  本就一肚子火的周一见此情形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就朝苏晚柠手背一把拍了过去。

  声音很低沉,听得出来周一其实并没用力。

  “周一,你干嘛啊?”

  苏晚柠一边不知错所的看着他,一边轻抚自己白皙的手背。余生安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周一,然后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周一并没有理会他两投来的目光,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头也不回的就快步走出教室,留下了一个愤恨的背影。

  “他怎么了?”

  苏晚柠指了指周一刚走出的那道门,满脸疑惑的向余生安问道。

  冷风沿着敞开的窗户一股脑袭来,吹得余生安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咧了咧嘴,苦笑说道:“嗯……可能是怕去晚了乌龟没得卖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