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间呓语
作者:要江山还是我  |  字数:2390  |  更新时间:2020-03-30 21:48:38 全文阅读

新房中,褪去繁杂的喜服和头饰的佳人蜷缩在床的一角,眼睛里滚动着泪珠却强忍着没有落下,可那难过却使得佳人的右手隐隐做痛

  她好想像小的时候那样,受了委屈,便躲在修竹怀里哭,不管哭的多凄惨,都能听到修竹温柔的安慰。

  但此刻,她却不丝毫敢叫出声来。

  当修竹无比冷静地说“倒是小姐,竟也愿抱琵琶别择婿。”时,她也很想要摇头,想要否认,可她没有,她是真的不曾想过要嫁给别人,她也是真的只想做他一人的新娘,可她阻止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李修竹和王佳人是幼时便一起玩耍的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好,甚至这婚约一开始,就是俩人自己向父母求来的。

  幼时的佳人,因为千金这一身份,活得很压抑。身为尚书之女,其实她一开始是被培养着做官妇。

  她想要自由的玩耍,会被奶娘呵斥;她想要大声嚷嚷,奶娘会生气……

彼时小佳人不明白为什么她不能玩泥巴,不能吃相随意。

  后来还是小修竹教会了小佳人什么叫孩子,那一段纯粹的日子,佳人只要跟在修竹身后,就能随着修竹四处游玩,快乐得不像话。

  可再到后来,修竹便与自己的父亲因一些小事闹翻,一怒之下便离家数载未归,开始四海漂泊。

  少时修竹意气用事,离家闯荡,不过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后来即使明白而后悔,也赌着一口气不愿和那与他一样倔强的父亲和好,多少次,他徘徊在附近去未回去认个错,也是佳人后来游寺庙时与之相遇才得以知道……

  佳人不禁在想,也许修竹多少是有些埋怨她的吧,毕竟他在这世上只剩下她了……

  佳人多么心疼这个离家多年,来不及见父母最后一面的男子啊。

  “修竹,这辈子,我只想过嫁过你。”佳人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只是想要修竹知道,她从没有放弃过他。她不是没和父亲抗争过,也不是没有以死相逼过,只是一向爱女如珍宝的父亲,竟然在看到女儿割腕铭志时却还是狠心逼她另作他嫁,她还能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赌上她父亲和小翠的命吗?

  新房中,只有那浅浅的呼吸声还在响起,等了良久,亦不听修竹说话。他睡着了吧?佳人睁着眼,努力地看向修竹的方向,可夜太黑,修竹躺在桌子那边,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能失望地转过身,朝向床内,安慰自己,明天一早可以再和修竹说这件事。

  可她还是睡不着,这其实算是她长大以后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还是自己的夫婿,她想着修竹就这么躺在桌子上睡,夜风寒冷,修竹怎么受得住?

  佳人又等了片刻,见还是无人回应,她悄悄起身,拿过一旁的披风,走到那趴在桌子上的男人身旁。

  佳人看着眼前这熟悉的男人,年轻帅气的脸,眉头微微皱着,淡淡的一层黑眼圈覆盖在那双明朗的桃花眼旁边,薄唇紧紧抿着,睡梦中依然不见他放松神态,似有天大的烦心事一般,让人忍不住心疼。佳人轻轻地为他披上披风,悄然退到窗边,动作轻盈缓慢,怕吵醒心中深爱着的他。

  “佳人……”一声低低的呢喃从修竹口中逸出,沉沉的,很轻,却让佳人想哭,她捂着嘴,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来,扶着一旁放着盆栽的凳子,消瘦的身体轻轻晃了晃,有些站不稳。

  佳人泪眼望见窗外有一抹残月,后靠倚在窗旁,轻轻地叹了口气。

  到底是谁作弄了谁啊?

  月色银光下,一朵朵桃花随风飘零,只可惜这漫天的花落,无人怜惜。

  时间就这般缓缓流动,黑夜渐渐被彩霞给代替……

  佳人一夜未眠,园中的桃花也飘落了一夜未曾停歇,满地桃红,凄凉,却美得惊心动魄。

  都说什么心情赏什么景,原来是真的。

  佳人目光涣散,找不到焦距,自嘲一笑,她又该如何面对修竹呢?这样的相聚,她又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是狡辩吧?

  “恩……”身后转来轻微的shenyin,修竹动了动发麻的身子,半眯的眼四处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刚睡醒,他有些懵。

  佳人的目光紧紧锁定着窗外,就好像没听到身后的动静,竟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可话语却暴露了她,只听佳人有些哽咽地说道:“修竹,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有遵守和你的约定。对不起,让你失去了这世上,你曾最相信的人。对不起……

  修竹尚在游离的神智茫然了一下,在佳人语毕却猛然清醒了。

  可世间并没有什么绝对的心有灵犀,修竹并没有明白佳人在道歉什么,他在心里想:所以……杀他一家之事她也知道?还是……她,也参与了?

  修竹越想越觉得冷,冷到心里便将心结了冻。

  难道他看错了人?不免有些想笑,事实上,修竹真的笑了,只是笑得很勉强,很苦,“我,理解你……”但不能原谅你。

  一个说的是终身之盟,一个说的是杀父之恨。他们谁能想到,两个人说的不是一件事呢?谁能会想到因为他们没有表达清楚,这场误会会越来越深刻难解的呢?然而,世上常常最缺少的就是“早知道”。

  佳人痛苦的神情,因为这句话而惊喜地笑了,她转过头,想要对修竹说:“修竹,我……”

  “小姐,姑爷,起床了吗?”刹风景的门,传来了小翠的话语和敲门声。

  “进来吧。”修竹起身去开门,见到小翠也只是平静的让过身子。

  虽然被打断谈话了,但佳人复杂了一夜的心情,早已被那一句话给治愈,但她怎么会想到,这段话不该被打断的。

  洗漱之后,佳人早已忘记了要说什么。

  “小姐,老爷夫人已经在大厅等你们了。”小翠见两人都已梳洗完成,便出声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佳人望了望修竹,对小翠挥了挥手,“我们等下便过去。”

  “是。”小翠俯了俯身,让其他人端着洗漱用具先离开,自己走到佳人身后开始帮她梳理头发。

  修竹坐在一旁,静静等着佳人梳妆打扮,看着佳人开心的神态,他的心愈加黑暗,被治愈的只是佳人,而在孽海里翻滚的却是她最爱的人——林修竹。

  “修……”佳人懊恼,怎么就是改不回来呢!“瑞竹,我们走吧。给爹爹请安去。”

佳人说着就想要去牵修竹的手,但被修竹不着痕迹地闪开,佳人没有牵到修竹的手,可也没有多想些什么,她对着修竹笑了笑,走在了前面。

  “嗯,”修竹假装理了理衣服,在小翠困惑的眼神中,淡定跟在佳人后面。

  事情意外的顺利,王大人没有看出修竹的身份,修竹自然也不会自己上前戳穿。

  用过早点后,王德怀问女儿女婿打算何去何从,愿不愿意留在王府多陪他老人家几天,也让王夫人好好教教佳人如何为人妻子。

  修竹点点头,表示愿听岳父安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