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谈谈心事
作者:要江山还是我  |  字数:1514  |  更新时间:2020-04-12 19:28:11 全文阅读

说是说去找人,可这天下城邦众多,就是一个死物找起来也是困难重重,何况一个能走能跳的大活人。

修竹佳人都不是糊涂人,寻人不过是个好听些的借口,出逐才是金夫人的目的,可这究竟是为何?他们尚未猜透。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修竹本想着还有家仇未报不愿离得太远,一想着灭门之仇,他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佳人,那天看到佳人的手臂他感动的一塌糊涂,甚至忘了问佳人在其中处于何位,是否有参与?

现在再想问起又不知从何说起,倘若他上前问佳人是否能站在他身旁对付她的爹娘,佳人会怎么选择?

修竹不敢赌,他又不想失去佳人,又不能放弃报仇的念头,索性趁着这老天给的机会离开京城出去走走,说不定有一天他能想到两全法。

纵使修竹思绪万千,佳人丝毫不知。

于佳人而言,如今这场景便像极了她梦中的景象。

这两日马车颠簸的辛苦仿佛就是为了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这些梦幻都不是她的幻想。

她也不知道马车究竟要驶向何处,这两日他们的车马未停,除了打尖住店,基本都在赶路。

可修竹不再像婚后那两日冷冷冰冰,便是好的,一切便是值得的。

“修竹,我们这是要是哪儿?”佳人想了想,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

“曾听瑞彦兄说过想去看看长安花,春景未落,不如前去试试运气。”修竹掀起马车的帷裳,向车外望去,道路两旁有些许贩夫在叫卖着什么,三三两两的人群散在各个摊位,有的正在看着饰品脂粉,有的正在品尝美味,看来是已到达一个城镇的入口。

“那还需多久?”佳人也跟着看了出去。

车马间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当途径有人地带,马夫自会将车马速度放慢,怕尘土飞扬污了路人衣角,又怕车马无眼磕着碰着。

此刻倒是方便佳人去观赏他人生活,百姓自不会与官人娘子一般身着华裳,大多都衣裳褴褛,缝缝补补,可干净大方。

贩夫贩妇大声吆喝着,吸引路过的来人去看一看瞧一瞧。

路过偶有几个孩童举着一个纸风车奔跑。

这场景是佳人未曾看到过的,她生于官宦,长于京都,繁华市井也并不曾如此破败。

可佳人仍能读到一丝温馨。

“百姓忙于生计,便不知其他苦楚,倒也是幸福。”佳人翘起嘴角,真心感叹。

修竹不予苟同,冷哼道:“世道无情,卖身葬父葬母不再少数,苦于生计贩卖子女乃是常事,何来幸福?”

“这般说来……”佳人仔细思索,将自己带入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民间亦是疾苦。”

“你又想到何处去了,”修竹见状将人抱进怀中,有些哭笑不得,“常言道人有七苦,生老病死为常态,然后三苦皆因欲起——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生老病死无可怕,生要与修竹秉烛夜话,死便与修竹同茔而眠,”佳人依偎在修竹怀中,想了想,便伸手环住修竹的腰际,歪头看向修竹说道,“本以为情路不平,佳人错付,可上天怜我,兜兜转转佳人竟得偿所愿,嫁得如意郎君,后三苦半分未尝,佳人此般幸福,皆因修竹起。”

修竹食指轻点佳人红唇,嘴角上扬,似乎十分高兴,说:“这小嘴似抹了蜜般,句句动听。”

“才不是,佳人所言皆肺腑。”佳人嘟着嘴,娇嗔道。

“是是是,夫人言之有理。”修竹连忙讨饶。

“哼,”佳人故作不开心的转头埋进修竹怀中,她颦眉思索片刻,又坐起身子向修竹望去,“修竹心中可有苦楚?”

“我……”修竹张张嘴,到底还是没能坦白,“子欲孝而亲不待,此乃修竹一生之憾。”

“修竹……”佳人想起那偌大的李府,修竹母亲在修竹幼年便去世,是由父亲一人拉拔大的,然后又与父亲大吵一架离家数载。

李家伯伯偶与王家走动,总是会来抱抱佳人,他说佳人是他家的小儿媳妇儿,要好好宠爱,所以来时总给小佳人带来点小食。

自修竹与父决裂,李伯伯便很少笑了,也很少来了。

“无碍。”修竹感觉到佳人握住了他的手,便抓在手中轻轻拍拍,示意佳人自己没事。

佳人靠在修竹的肩头,听着修竹强而壮的心跳声,暗自对自己说,无妨,修竹还有我,还有王府,我必定要让修竹幸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