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局势反转
作者:要江山还是我  |  字数:2147  |  更新时间:2020-04-14 21:20:03 全文阅读

既然殷淼琏都同意了,王耀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唤回正在修竹佳人边上的等候下一个命令的家丁们,解除了对殷淼琏的桎梏,就打算走人。

“美人,我们走吧。”王耀伸手在殷淼琏脸上划过。

殷淼琏却没有理他,她再看了眼相互依偎的两人,心情五味交杂,但到底还是没有多看,自打自己同意,她就放弃了去思考其他的。

“等等,我说你能走了吗?”变数出自刚刚还被动挨打的修竹,只见他与佳人相互搀扶着起身,“殷姑娘怕是不能让你带走。”

“呦?怎么?还没被打够?”王耀转回身来,看着修竹,示意家丁们搬来椅凳,坐靠在椅子上,蔑视着修竹,“瞧瞧你那弱不禁风的模样?不如和你家小娘子回去找妈妈诉苦吧。”

“你!哼,也就只能此刻趁趁口舌便宜。”修竹扶着佳人站稳,便放开佳人的手上前,“我再劝你一次,放开殷姑娘。”

“哦?殷姑娘?方才她已经答应进我府门当我妻妾,这儿哪儿还有什么殷姑娘?”王耀高高翘起的二郎腿正悠悠抖动着,他可是亲眼看见修竹刚刚抱着佳人只能一面挨打的模样,王耀就不信这文弱书生还能反抗。

修竹又是一声冷哼,他背着手,一步一步走上前,越来越靠近王耀,王耀自大不以为意,佳人却在背后看了个分明。

修竹背在身后的手在腰带处解了什么下来。

“最后一次,放开殷姑娘。”修竹手中握着软鞭,姿态与之前完全不一样。

此刻,他更像是个侠客。

“再说一千遍一万遍都一样,你做梦!”王耀见人越来越近,便挥手让人上前,那姿态,仿佛要将修竹生生打死一般,“自找死路。”

“修竹!”佳人有些担忧,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刚开完口,又懊恼地捂住自己的嘴。

这个时候打扰修竹其实是不理智的,会让修竹分心的。

几乎是在家丁们出手的瞬间,修竹也抽出了软鞭,软鞭大约七八尺长,见材质应是麻类的细绳所指,中间裹有牛筋,以特殊法子泡制,使得软鞭韧性极佳,一指粗细的软鞭就混在腰带里面,竟然没人发现。

打斗开始得猝不及防,任谁也没有料到修竹竟然还会使鞭子。

手法并没有多高超,在场但凡有个内行,就能看出修竹那鞭法的不足,可惜前面修竹卖乖卖的太好,王耀与他的家丁们并没有防备。

而佳人殷淼琏等人哪儿见过什么鞭法。

客栈其他人自也不会掺和其中,王耀可是这儿的霸王,谁敢触他霉头?

局势一瞬间就改变了过来,几个家丁被打的连连后退。

修竹也是知道自己的斤两,若他一开始就提鞭相向,他早就被王耀的家丁们打趴,此刻不过是赌个众人轻敌的机遇,若家丁们反应过来,他的优势也就没了,所以修竹便出招招招用了狠劲,只追求快速快决。

家丁们很快便退回了王耀边上,修竹见王耀慌乱的神色,心中暗爽,他早就有心要教训这嘴缺德的纨绔。

鞭子一挥,便向王耀打去。

那纨绔哪儿见过这番架势,当场就跪下来开始求饶。

“对不起,我错了,别打了。”

修竹见好便收,收回鞭子,在一旁站立,冷声道:“好好一丞相的子孙,怎么?在此给小小工部的儿子跪下?”

“哎呦,都是我的错,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公子,公子饶命。”王耀此刻哪儿还有一开始的威风,带着一众家丁跪在地上讨饶。

“哼,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修竹踹了离他最近的家丁一脚,便让他们走人。

“好好好,这就走,我们这就走。”王耀在家丁的搀扶下,迅速起身,也不管一旁惊呆了的殷淼琏,连忙撤出。

当撤出客栈,视野里再也看不到修竹等人,王耀对着一旁的家丁说:“去,查查他们是什么来头?敢让小爷吃这般侮辱,定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闹剧一结束,客栈又迅速恢复了常态,小二儿哥叫来后院打杂的,将桌椅摆正,又重新上来了菜色,一系列操作流畅地惊人,看来这番闹剧也已是常态。

小二儿哥一旁吩咐完毕,便上前对修竹等人笑说:“客官,这屋内损失……”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看到是公子帮你把恶徒赶跑了吗?”

回过神的殷淼琏一脸兴奋地向修竹走来,没成想刚好听到小二哥的话语,顿时很是替修竹不平。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王公子已经走了,现在肇事者只有这位公子,若是不找这位公子,难不成还要让我吃下这暗亏不成?”小二哥翻了个白眼,“敢惹事,自然也要赔偿。”

“即使如此,便记我账上,待我们用餐结束,一起结算,”佳人缓步上前,环住修竹的手,刚好听到修竹如此说道,“只是,方才桌椅具乱,还请劳烦小二哥重新上一份饭菜来。”

“这个客官放心,饭菜一会儿就重新上来,价钱照旧,不多收。”小二哥听到保证,欢快地将白色巾布甩到肩头,继续说,“三位稍等。”

“修竹,你方才好厉害!”等小二哥离开,殷淼琏便一脸兴奋地将手搭在修竹手上,“没想到古代居然真的有武功,修竹你会轻功吗?”

“……”佳人紧紧盯着殷淼琏搭在修竹手上的柔荑,面无表情。

“轻功是什么?”修竹到没注意到什么,他反而对殷淼琏的话语感到奇怪。

“轻功就是……”殷淼琏终于发现自己太兴奋了,说错了话,她歪着脑袋,嘿嘿一笑,装傻,“我是说,你会飞吗?”

修竹疑惑地看了殷淼琏一眼,摇摇头:“不会。”

殷淼琏在修竹的眼神下心虚的别开头:“呵呵,不会啊,不会也挺好。”

至此,这莫名其妙又荒唐的事情才落下帷幕,殷淼琏在后面都努力避免自己开口,说的多错的多,她有些后怕。

佳人见殷淼琏不再纠缠修竹,也就没有怎么纠结,她想着也许是自己大惊小怪,见识少了。

修竹倒是开始对殷淼琏有些好奇了。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相当愉悦,三人都避重就轻地聊着。

待餐后,修竹与佳人便回客房整顿,他们定了两间,分开居住。

佳人又不好意思主动提要一起住,也就只能听从修竹安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