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爷不服来战 > 正文
第一章 我要当新娘了?
作者:刘小兮  |  字数:2054  |  更新时间:2020-03-30 18:34:41 全文阅读

2025年!新世纪私人医院董事长办公室。

啪!

一份厚重的资料被人狠狠地扔在了桌面上,周院长的眉头紧锁,眼神之中似乎要喷出怒火,“白萌萌,王先生可是飞社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我们医院的大股东,无论如何,你必须要给他优先安排手术!”

看着周院长的恼羞成怒,白萌萌却冷静无比,双手自然下垂,并没有任何的慌张与害怕。

“不好意思周院长!王先生的病并不是很严重,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并发症状!在咱们的医院除非及特殊的情况下,否则是无权插队的!”

白萌萌长得十分漂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甚至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如此年轻便已成为高明的中医界女神,最擅长的就是解毒!

无论是什么动物,天上飞的,地下跑的,人工制造的密或者是高科技形成的。只要身体带有毒素的人到这必定药到病除。

“咱们医院?咱们医院可从来都没有这条规矩,这恐怕是你自己的规矩吧?你搞清楚自己的状况!这并不是你的意愿,你没有资格这样说!”周院长怒不可遏,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实在不好意思周院长!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王先生身体的毒素还没有彻底的化开!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供我们准备,但是前面的人,必须要准备手术!”白萌萌冷静的开口。

“够了!白萌萌别跟我说什么职业道德,别跟我说什么,真人生而平等!我告诉你白萌萌,我不想再听这些狗屁道理,现在马上给我安排手术!如果不听我的,那你就给我滚出医院!”

这是威胁吗?

周院长原本想着白萌萌,不过就是个小丫头。在这种恐吓面前,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也没有人会和自己的未来生涯过不去。

可奈何白萌萌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不懂世俗之人。

“不好意思周院长!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至少在我安排的手术之中,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插队的!而在我的世界里也只有两种人,值得我去救的和不值得我去救的!既然您都这么说了王先生的手术,恐怕我爱莫能助!”

白萌萌说完这才微微鞠了一个躬,礼貌性的转身离开。

如此淡雅的模样,似乎面前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任何关系。

然而这一切都在白萌萌打开门的瞬间戛然而止。

“白萌萌你竟然敢这样跟我叫板儿?站住!”院长在身后狠狠的喊道。

随即将桌子上的茶杯拿在手中,狠狠的向他后脑砸了过去。白萌萌只觉得自己的后脑一阵阵疼痛,随即,似乎好像有什么液体流出。

白萌萌有些惊讶。

然而,还来不及回头,便倒在了地上…

两千年前,福临国。

白萌萌从大红的花轿之中,茫然地睁开了眼睛,听着周边叽叽喳喳似乎十分喜庆。唢呐吹响的声音有些刺耳,外面的恭贺声更是此起彼伏。

但偏偏,白萌萌的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这是在做什么?

白萌萌很快便将自己身上所蒙着的红布拿了下来。打开一看,顿时停了下来,双眼之中满是错愕…这不是红盖头吗?

忙的低下头来,仔细打量着自己身上所穿着的衣服。没有想到竟然是大红色的喜服!

这…这不是新娘子的打扮吗?

八抬大轿走得平平稳稳,可白萌萌的头却生拉的疼痛。随即一段陌生的记忆牵扯到了脑海之中。

毫无任何疑问,白萌萌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一个新娘子的身上!

原本的宿主应该是福临国医学盛家的嫡女,同样名字,白萌萌!

因其外公医术高明,一直活了当时的贵妃,也就是如今的太皇太后。自小便被致富为婚,给了当时最受宠爱的三皇子。

也就是如今的康王龙展飞,就在当时还被称为人间佳话。白家自然也水涨船高,声名远扬。

可外人一直不知,白萌萌从一出生,亲娘一命呜呼,撒手人寰。

而她也成了一个丝毫不懂医术,并且长相十分丑陋的废柴之女。婚事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

这康王对此十分难以容忍,一直以来不允许任何人提起。偏偏康王性子又十分嚣张,前些日子与皇上发生争执。

皇上一怒之下便下了命令,无论如何三日之内必须完婚。

今日便是这完婚之日。

康王龙展飞年少称王,是当时夺皇之战之中唯一生存的皇子。虽说如今不过20出头的年纪,但却已然成为这小皇帝的唯一长辈,也是唯一的皇叔。可谓是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康王府就在城北 ,而他们白家却在城东。所以这花轿便要绕过整座城池,可谓是万人空巷。

虽说康王今日未曾亲自接亲,可这人却不见少

白萌萌眉头微皱,仔细的整理着这些零碎的记忆。猛然只见外面声音全部消失,随即只听有人高声呼喊。

“出事了,出大事了!”

这嗓音不是别人,正是外面的喜婆婆。

这喜婆婆竟然在这大喜之日喊出这种言辞,若是他人,恐怕早就已经被踹翻在地。

可偏偏今日却无人替白萌萌出头。

白萌萌眉头紧皱,原本想要亲自出去瞧瞧外面究竟怎么回事,又一想着,自己毕竟是个新娘。无论如何,今日不能轻易抛头露面,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做了回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下人有些无奈的开口问道。

“哎哟喂,咱们可是走错了路了!刚刚明明该右转,你们却直着就向前走了过来!这可怎么办呀?”这些婆婆眉头紧锁,就差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大事!原来只是走错了路,即便是从这条路走也没有问题!康王府就在前面不远呀…”

“说的没错!今个是什么大喜的日子,你怎能说这样的言辞?难道不嫌弃晦气吗?”

“谁说不是呢,你可是喜婆婆!如今说话怎能如此不着边际?”身旁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肯善罢甘休。

听到了众人的言论,这婆婆无奈的摇头,“是是是,是我指错了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