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学
作者:镜小池  |  字数:3402  |  更新时间:2020-05-14 16:22:29 全文阅读

北方的九月虽没有骄阳似火但在这大太阳底下站着也不好受,校门口的宣传墙上贴着一大张红纸,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新生的班级信息。

  前面挤满了满头大汗的家长和新生,打眼儿一瞧还就没有荆南认识的面孔,广播里大喇叭放着校长录好的寄语和亲切的问候以及洋洋洒洒的引以为豪的建校史,一句一句不带重样儿的。

  学生家长排着长队的这栋楼原本是上届高三的教室,如今一轮过去了又重新变成了高一新生的教学楼,一楼的几个教室原本锁着的这几天临时改成了登记收费处。

  荆南等了好一会儿才挤进了那个宣传榜,高一八班荆南,一大串学号后两位数是25,荆南松了一口气。

  能分到这个学校已经是很满意了,要是搁当年不是省重点荆南还真就就瞧不上,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她还是忍不住回味以前“学霸”的快乐时光,罢了罢了,谁还没个光辉时刻呢!

  来到新班级一个多月荆南暂时融入了这一方“小天地”中,面对周围的环境再不似刚开始两眼一抹黑找不着北的无助了。同桌魏然是位颇秀气的小姑娘,她的美是那种明媚的,不笑的时候有一股清冷的气质,一笑起来就格外赏心悦目。反正在荆南眼里自己长这么大还就没有瞧见比她更为舒服的姑娘,对,用她的词儿形容就是俩字儿舒服。

  今天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肖老太太的语文课,这位班主任年龄不大也就三张儿出头,个子不高圆圆的脸,再配上那黑亮的的短发,真的是把中年女性这个词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想起那天报名时她们班主任就在长长的队伍前头数钱呢,等荆南把表格给她盖章时瞄见她的校牌然后一抬头还楞了一秒钟。

  当然了,之所以叫她肖老太太是因为她喜欢拖堂,这是荆南最深恶痛绝的。

  这肖老太太正在上面热火朝天,“宝玉半开玩笑地说明天我跟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吧,金钏正迷糊着眼帮王夫人捶腿,睁开眼睛把宝玉一推笑着说你忙什么,金簪子掉进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这句话其实刚好是一个暗示就是金钏要跳井,王夫人在里间凉塌上躺着,其实并没有睡着,一听这话立马坐起来要撵了金钏出去,其实说起来金钏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魏然,这宝玉那话是个什么意思?咱林妹妹还真是把这一世的泪都报了仙露之恩,平白走一遭啊。”荆南埋在书后面冲同桌小声嘀咕。

  前面的呆头突然扭过来“男人嘛,甭管真不真心能有几个不拈花惹草的?”

  “我没跟你说话,滚滚滚,小心着老太太”荆南偷偷看了一眼班主任顺便给了呆头一个回旋脚。

  魏然听着前边的抽气声憋着笑“荆南,我记得你是住在你爷爷家的那你肯定对附近还不太熟,我们一会儿出去吃怎么样?我们家离学校近。”

  “哎,你怎么不早说,有好吃的地儿也不告诉我,嘿嘿,就这么着。”

  “下面请我的课代表给大家总结一下我们这节课的内容......”老太太终于有了要结束的架势。

  学校有食堂,住校生可以选择去食堂,高三课业紧,老师也都会建议他们去食堂,像她们高一就比较自由没有明面上的规定。

  荆南和魏然在北街找了一家小吃馆点了一大份“黯然销魂炒饭”,一碗粉蒸肉,一盘香煎土豆,又去路边买了串串问店里要来一个饭盒一共四样小菜凑了一桌。

  “荆南,你以前是哪个学校的?”

  “xxx初级中学。”

  “那你是怎么到了我们学校的,你中考时是睡着了还是拉肚子了?”

  “什么呀,哪跟哪啊都是,好学校就不能有学渣么,我化学和历史不行”。

  荆南的初中化学老师没事儿喜欢上手,荆南碰巧坐在第一排,那一年可没少被棍子敲,和她一排的学生们都苦不堪言,后来老师把班级第一调到第一排去了就在荆南的左边,有了爱徒自然不再盯着荆南了,她也乐的逍遥。至于历史,不是老师教得不好,用她自己的话说唐宋元明清还没弄清楚再加上美利坚、苏维埃、共和派、保皇派那简直是一团糨糊串都串不起来。

  魏然拿了最后一个串串嘴里又嚼着一大口“黯然销魂”含糊不清“南南,你看那边桌(ruo)子里是不是一班的数(du)学老师?”

  “什么?,你吃完再说话。”荆南给她递了杯水。

  小吃店不断有人进进出出,荆南没听清她嘴里说的是谁“一班什么?”顺着魏然说话的方向荆南转过头,那边的几个人刚好抬头向魏然这个方向看了一眼,荆南和魏然穿着校服,旁边也有几个穿校服的高中生来吃饭,不过好像不是她们学校的。

  荆南粗粗回了个头,她其实不大愿意在吃饭的时候碰见老师,不自在。眼下吃得差不多了,荆南催了一下“你小心一会儿吃多了肚子疼,走吧,我们去文具店看看。”

  走出小吃店热气散了不少。“你刚才是说他们班数学老师吗?”荆南很是好奇。

  “是呀,我听说一班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班,他们班的数学老师今年是第一年教书”魏然感慨道。

  “那岂不是才大学毕业?这么年轻能有经验不,我刚才没有细看,啧啧,遗憾。”荆南对好友口中的数学老师颇为惊讶,她大学的毛儿都没摸着,人家已经把大好的青春拿来奉献祖国了,人比人气死人。

  就在荆南厮混在大好时光里时一个消息炸地她一愣一愣的。

  呆头是她们班数学委员,成绩在班上不算顶尖儿但数学很不错,没事儿就喜欢找同桌唠唠嗑,荆南作为他的后桌很荣欣的成为了其中一分子。

  二楞拿起一颗瓜子“昨天出了件事儿你们知道不,宋乐言被学校记了处分,大过,据说是聚众打架,对方有人挨了一刀现在还没醒。”宋乐言这个人荆南知道,就是一班那个长得贼好看的,好多小姑娘惦记着。

  “我也听说了,两队人二十多个,我的天,一班怎么比别的班路子还野呢?二楞你继续说,我去趟厕所”。

  “我说着呢,去你的就是。”呆头赶忙跑了出去。

  “数学课代表在吗?把作业送去办公室”肖老太太眼瞅了一圈儿“荆南,你去。”

  “啊,好的老师,我现在就去。”荆南突然被点名,唬了一跳。二楞紧了紧手里的瓜子壳“班主任什么时候来的,也没个响,魏然你看见了没?”

  “她能叫咱们瞧见?”魏然笑着摇摇头。

  “报告”,“进来。”第一次进办公室荆南还不清楚数学老师的位置,寻着声儿望去荆南有点儿不确定了。

  “老师好,我来送八班的数学作业,请问一下xxx老师办公桌在哪?”

  “xxx老师吗?我这列第三个。”那位老师停下了手里的笔抬头看了一眼荆南,“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荆南放好了作业本冲他笑着露出八颗牙齿“老师我叫荆南,荆轲的荆,南方的南,老师怎么称呼?”荆南看见他的教案本封面上的名字,赵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赵老师。”

  “不用谢,你帮我把这个给一班的宋乐言,我这会儿抽不开身。”一班?上次然然给她指的不就是.....就他?荆南又看了一眼赵烨,眉清目秀,一件儿长袖衬衣一点儿不像老师,倒像个学生。

  “好嘞赵老师。”荆南拿着那个什么比赛一等奖证书就这么明晃晃去找了宋乐言,一点儿没怂。宋乐言还真是老天爷赏饭吃,她们这些凡夫俗子比不了,就看吧,保准儿高三之前处分得销,学校才不会让这么个苗子背着处分上清华,不过这是后来的事儿了。

  如果荆南没遇上赵烨或许会在平行班待到天荒地老继续做一个合格的三无学生:无荣誉无处分无上进。毕竟她懒,有些事情习惯了就成自然了。

  可偏偏,她遇上了赵烨。

  人有时候太闲就容易胡思乱想,总时时幻想着和xx有点儿什么花前月下。

  “荆南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要好好学习?这高二就要分班了,你不会想着去一班吧?”二楞的神情仿佛在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让荆南颇受打击,“我怎么了?你还别瞧不起我,你就没点理想啥的?”二楞摇摇头,理想他有现实就算了。

  “瞧瞧,咱大闺女要出息了,这是爹的武功秘籍,今儿个都传授给你了,苟富贵勿相忘。”呆头把他那本宝贝的不行的数学笔记借给了荆南。

  “谢谢孙子,好说,好说。”她可是觊觎很久了,荆南上课不太爱记笔记,想起来就写两笔,就这样成绩还过得去,可要是和一班相比还差得远,就上次的联考一班倒数第一还甩她一大截,根本没法比,可她有一腔热血不是么?成绩的事儿谁知道呢。

  “荆南你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儿。”魏然把她拉到一边儿去,准备严刑逼供。

  “我上次去办公室看见赵烨了,就一班数学老师,挺"人模狗样儿"的。”

  “怎么,你看上了?”魏然一脸不信,她和荆南这么长时间的好友了自己姐妹什么样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别看荆南平时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有自己的想法,荆南和爸妈关系也有些复杂,要不也不会舍近求远借住爷爷家了,她现在大概是想通了,也好。

  “哎,还别说,还是你了解我,你说你是不是我俩的红线,是不是?”荆南满不在乎。“南南打住打住,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行了,我早知道八班终究困不住你,不管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魏然叹了一口气。

  荆南看着魏然的眼睛,她现在忽然情绪有点儿上涌,顿了顿,“好。”

  她这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有一点,她想做的事情看着结果就好了,过程嘛随它怎么折腾。

镜小池
作者的话

你们的评论留言我都会看,希望大家多多关照,爱你们,多多支持哟,笔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