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梦境第七层 > 正文
试验品井莫【一】
作者:花妹Bencini  |  字数:3495  |  更新时间:2020-03-29 14:13:02 全文阅读

-医院-

光打进来,井莫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蒙在自己身上的一层白布。

接着就是床轮滑动的声音,但是她并没有感到自己被推走,只是声音滑到了她的右边。

她听到医生的声音:“怎么最近总是发生怪事,死了一个又一个,搞得现在人心惶惶。”

“快走,太平间晦气”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太平间?井莫感到后背发凉,她怎么会死了呢。

已经几个小时没有脚步声了,大概是黑夜了,静得能听见自己还有心跳,她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打开罩布,被吓了一跳:阴森森的太平间全都是和她一样的年轻少女。

而那些少女都坐在病床上看着井莫,眼神空洞,四肢的肉几乎都没有了,想张开嘴说什么,却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音。

井莫吓得尖叫,但却没人听见,下眼睑发炎肿大,使她无法看见地面。

她一股脑冲出太平间,逃到了她之前的学校。

-井莫的学校-

井莫害怕极了,她找了一间空荡荡的教室躲起来。

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她回头,看见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井莫。

她吓坏了,脸色苍白害怕地往后退,腰被讲台角碰出了血,粉笔掉落了一地。

另一个井莫一声冷笑,说:“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话音刚落,纵身跳下了楼。

井莫向窗外望,但却是个死角看不见尸体,她慌忙跑下楼,只看到一滩血泊,尸体却消失不见。

血泊中一本日记,井莫咽了咽口水,喘着粗气,踏入血中拿到了日记。

风翻开了那本日记,井莫看到了“2020年3月13日,我被杀”。井莫有些好奇,她打开那页日记,日记中写道:

“2020年3月13日,我在103号路被杀害了,我躺在血泊之中,听见了其他人对我的说辞,可恶的人,根本不顾我的安危,摄像机一直对着我拍。

我好像还没死,但是那几个医生说我没有心跳了。我怀疑他们的仪器出现问题。

还有一种猜测是他们有一个阴谋,但是又可能是我胡思乱想。

我被关进了太平间,那里全是和我一样的女孩。

我们一起商量着逃出去,眼看就是个周全的计划,但是又被抓回来。

那些人不是鉴定我死了吗,怎么还会知道我的存在?

太平间里没有窗户,我们一起在那里规划新的逃生计划。

夜晚,我问女孩们,你们是怎样被杀的,她们只说了一句‘他们都是坏人’

女孩们都很漂亮,也很热情,我们做着我们喜欢的事,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我在这里很平静。

晚上了,我们又想逃走,却撞倒了一幅巨大的画,少女们都倒下了。

我才发现,原来她们都是画中的人物。

紧接着是一阵鼓掌声,那幅画的后面是几个身着防护服的研究人员,那几个人踩过画来到我的身边。

有个面目慈善的老教授打量了一番我,说:‘恭喜你通过实验,下面我来为你讲解所发生的一切,’

‘我为你注射了试剂,使你忘掉了之前的所有记忆,本次试验一共选了100个少女,你们都是为杀人而生,’

‘你们从婴童时期就开始被实验,来测试是否合适做杀手,只有井莫,你一人通关。但是我无法找回你之前的记忆,我表示很抱歉,并且以后只能听命于我,你可以叫我乔。’

乔夺去了我的独立思维。”

看完日记,井莫慌了神,自己也是在太平间逃出来的,这个情节出奇的一样,但是是怎样死的却无从所知。

另一个井莫是杀手,但为什么会自杀?

井莫心中产生了很多问题,但又因为害怕不敢调查。

她继续看着日记向前走着,她双手颤抖,心有余悸。

-103路-

日记中写道:

“上午十一点三十一分,我倒在血泊中,隐隐听见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但却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摄像机的光打在我的脸上,我做出的一切挣扎被埋没在人声中。

几个抬担架的护士把我抬走,我还能听见血滴的声音,警察围起现场,黄色的封条外都是可畏的人言。

新闻被传得沸沸扬扬:连续七天多名花季少女被残忍杀害,手法相当一致,行为极其恶劣,但监控并没有拍到凶手,疑似灵异事件发生。”

这是被撕掉的一页,半夹在日记里。看起来很乱,根本没有任何顺序。

井莫合上日记,抬头,“终于看见人了。”紧绷的心情放松不少,她看到前面有一堆人群,于是走过去。

黄色封条拦住了人群,媒体的摄像机都在把焦点集中在一位死去的少女身上,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烂的味道。

这具尸体被人围观了很久了。死去的少女?

护士将井莫抬上担架那一刻。井莫看清那少女的脸。

“那不是我吗??!”井莫惊恐的吞吞吐吐小声说出来。

人群中一个人听见了,跟着起哄:“快看啊,灵异事件!”他用手指着井莫大喊,唾液四处飞溅,而此时井莫沉浸在恐惧中不知所措。

记者们全都疯狂了,都向井莫蜂拥过来,闪光灯让她睁不开眼睛。

但是井莫隐约看到刚刚死去的井莫像行尸走肉一样向医院走去。

人群和尸体让井莫无法呼吸,她用力嘶喊着,但却没人听得见,嘈杂的人声令她窒息,突然她口吐鲜血,倒在了血泊中……

-研究室-

“都是我的记忆?”井莫看完录像发问。

“没错,不过我没办法植入到你的大脑里,因为很多人和你拥有一样的记忆。”乔用阴森森的口气说。

“是你操控的吗?我为什么不明白,为什么整件事情都没有逻辑?”井莫感到窒息。

“别问这些没价值的问题,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要想获得自由,就必须听我的指令。”乔傲慢地说。

乔把日记交给了井莫,井莫回到了乔安排的宿舍。宿舍中有其他三个人,都是妙龄少女,也大概都是乔培养中的杀手。

三个女孩的五官都差不多,像是三胞胎,但是身材却大相径庭。每个少女手中都有一本和井莫一模一样的日记,四个人都有说有笑的,虽然整栋研究大楼不见天日。

交流一番后,井莫瘫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那本日记,第一页写了:“本日任务:杀掉宿舍其他四个人,她们都是罪人”

井莫的心“咯噔”一下,明明她们那么好,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那实在是太可恨了。

她倒吸一口凉气,心情也和刚才截然相反,她感到孤军奋战,在这样满是罪人的宿舍里,就打了冷战。

其他三个女孩察觉井莫的不对劲,其中一个女孩问:“你是不舒服吗,脸色怎么发青”“没有没有”井莫摆摆手,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真正的罪人四处藏匿,而杀掉罪人,十有八九都是要殃及无辜的。

井莫最看不惯罪人,乔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井莫是个“正义”的女孩,当然,在这里的都是正义女孩。

她没有虚张声势。装作殷勤,问:“你们渴不渴,我去拿水。”三个女孩刚想婉拒,但井莫已经走出了房门。

井莫来到实验室,偷走了汽油,并拿回宿舍给三个女孩。她有些犹豫,可是三个女孩怕井莫尴尬,直接接过汽油喝掉。

一切都太顺利了。

少女们都感到腹痛,井莫用刀子一个一个划开腹部,鲜血流出来,内脏器官显而易见。她捅破了她们的胃,汽油和其他物质的混合物流出来,

她放了一把火,所在的A003宿舍燃起来,紧接着,整排宿舍燃烧起来,墙壁都已经发黑。

井莫的罪恶感烟消云散,面露高傲,她很享受这种所谓正义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罪人就该死。

放火过程中一个少女在拐角处目睹了一切,被井莫发现了,井莫想要杀掉她,一路狂追,但那个少女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

这个少女再次来到井莫身边,手中拿着一本日记。

“找死!”井莫把刀子刺入了她的心脏,捡起她的日记本,翻开之后,

她感到难以置信,第一页写:“杀人凶手是罪人”。

她瞪大无神双眼,气急败坏地闯进其他的宿舍,跪在地上翻看乔发给其他人的日记:

“杀人凶手是罪人”“杀人凶手是罪人”“杀人……

井莫没有被熊熊烈火烧死,走出那间宿舍,衣服完好,井莫从小就受不到任何伤害。她的双手无力,让日记掉在地上。

绝望,沮丧积压,她觉得脑子很乱,把所有怨恨归到乔和少女们的身上。

她跑去找乔,一脚踹开研究室的门,冲进去抓住他的衣领,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但是乔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平静才是杀手特性,你现在像一个疯子。”

她见乔并不害怕生命威胁,放下了刀子。

“为什么我是罪人?”井莫压制心中怒火。

乔把另一边的窗帘打开,这是一堵有监控显示器的墙,里面记录了井莫杀人的全过程。

“别给我看这个!”井莫把刀子扔在监控器上,监控器坏掉黑屏,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

“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井莫指着监控器问乔。

“我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啊!”乔面目狰狞阴暗,发出一阵阵奸笑,之前慈祥的人设烟消云散。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都不知道”井莫跪在地上痛哭。

“你该出去看看了。”乔翻看着少女们的照片说道。他在相册里找到一对中年夫妇的照片,

“这两个人是你的父母,当时就是他们把你送到我这里来的。”

井莫擦干眼泪,沉默不语,站起身把照片接过来。

“他们认为你是累赘,我这里就相当于,不收钱的学校,你也可以认为是孤儿收容所。”

孤儿?井莫心中感情交织。

乔的眼角藏尽了沧桑。而井莫还不懂家人的概念,她不明白父母这样做的原因,但是她只是觉得很心寒,想要问清楚他们。

“杀掉他们。”乔冷冷的说。

-街道-

井莫身着一袭红裙,第一次换上裙子的她妩媚动人。头发顺着风的方向摆动,每根发丝都透露着杀气。裙子下若隐若现的束袜带,别着一把刀子。像一支玫瑰,美丽却不能靠近…

—未完待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