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眼睛好像出了问题
作者:松呓子  |  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20-04-01 08:00:01 全文阅读

死去的人真的一了百了了吗?

活着的人又真的可以完全释怀吗?

......

几百年前,鬼界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掌管灵魂摆渡的老者和掌管忘魂汤的孟婆举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那一世情殇泪将二人紧紧锁扣在了一起,可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婚礼的喜悦中时,老者的师弟拖着一把长长的魔刀惊现婚礼现场。

魔刀上散发出来的黑气无不在警告在场的诸位,他修炼邪术已走火入魔,大家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只见他散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印堂处隐隐发黑,漆黑的瞳孔早已被鲜血染红,黑色的外袍上绣着火红色张牙舞爪的龙,朝着老者和孟婆款款而来。

老者镇定自若地站在朝堂之上,将孟婆轻轻拢到自己身后,二人目光触碰刹那间已火花四溅,吓得旁人不敢直视。对方毫不犹豫,拎着魔刀对准老者劈了下去。

一时间,地动山摇,来宾们吓得抱头鼠窜,纷纷逃离现场。老者纵然有三头六臂,也完全不是走火入魔的师弟的对手。当那一刀对着他腹部刺过去的时候,孟婆眼疾手快,迅速窜到前面挡住了那一刀。

鲜血从肚子里汩汩而流,顷刻间,似乎可以听到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转瞬即逝,阎王和黑白无常等一众武将赶来的时候,一切都已晚了......

你以为故事到这就结束了吗?

……

第一页到这戛然而止,白惊歌抬起头一头雾水,目瞪口呆道:“这算什么?神话故事?聊斋志异?嗯?这孟婆我还知道是谁,她什么时候和灵魂摆渡人勾搭上了,这也太鬼扯了吧,切!”

吐槽完漫不经心地翻到第二页,还没来得及看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糟了。”她暗叫一声不好,来不及思考,赶紧将书又塞回盒子里放回暗格。

在门被打开之前开了窗户迅速逃跑了,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羊肠小道上才停了下来,白惊歌抚住胸口一阵后悔,刚为什么要把书放回去啊?她是想着明明可以拿这本书去古玩市场上找个靠谱的鉴赏者掂量掂量,怎么想父母都不会给自己留一个没用的东西作遗物的嘛,肯定潜藏着什么秘密。

但这会后悔已经迟了,她也只能等日后再找机会过来偷了,打定主意后给副院长发了条信息就离开了孤儿院。

今天是元旦节,路上的行人很多,裹成熊的白惊歌只觉自己的视线只剩下眼前九十度,匆匆忙忙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个男生,一个浅灰色的包从肩膀滑落,摔向了不远处。

“对,对,对不起。”急切的道歉声从喷着热气的嘴里说出,眼神闪过一丝慌乱。

穿着驼色呢子大衣,黑色高领毛衣,戴着口罩的男生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过去捡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地准备离开这里。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跟你道歉没听见吗?”白惊歌朝着他的背影叫道,随即忍不住噘了噘嘴,“切”了一声。

这时,对方停下了脚步,白惊歌的心脏“扑通扑通”,心想完了,对方该不是要......然而事实证明是她多想了,对方不过是要让一辆右转弯的车子而已。

白惊歌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心里面不禁比划了起来,嗯,隔着口罩我都能感受到你的美貌,禁不住“啧啧”了两声。

来不及多看几眼,她赶紧朝着眼前的路边跑去,这时,手机“嗡嗡嗡”地响了起来。白惊歌不耐烦脱掉手套,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忍不住哈了哈手,随即滑开接听键。

电话那头正是她的青梅竹马加未婚夫,“四维”集团的继承人高丁承,对方告诉她让她赶紧到“四维商场”,那边准备好了求婚现场。

挂完电话,白惊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道:“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给我个惊喜吗?直接告诉我要求婚,还真是一点都不浪漫。”

这本该是多开心的一件事,高富帅男朋友即将在生日当天,当着一众人的面向你求婚,准备好一克拉的钻戒,踏着七彩祥云,说着要迎娶你的那些情话与承诺。但是白惊歌半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院长和高家老爷的一个约定罢了。

高丁承若想继承这亿万资产,必须娶她白惊歌!

白惊歌扯着嘴角苦笑了一声,然后利索地将手机插进口袋里,戴手套的时候不忘用牙咬着手套的手腕处,往上拽一拽。这段强人所难的婚姻她自然不想接受,但是她早已有了自己的算盘,视财如命的她怎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

“快快,前面出车祸了。”

“哪里哪里?”

“就前面离光明医院不远处的红绿灯口,听说是个年轻的男人被撞了。”

话音刚落,身后两个小姑娘挤开白惊歌,匆忙朝着前方赶了过去,顺着视线看过去,白惊歌看到前面的十字路口的确围了不少人。

她本不是个爱看热闹的人,但此时双脚却像是不受自己大脑指挥一般,径直朝着那边走了过去。拨开众人,她看到地上躺着一个穿着驼色呢子大衣的人。刹那间,白惊歌的瞳孔迅速收缩。

“是他!”

她小声默念了一句,随即脑子一阵疼痛,尤其是天庭的地方,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疼到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捂着脑袋缓缓地蹲了下来。一时间,只觉天旋地转,直犯恶心,胃里面翻江倒海。旁边的人忍不住问道:“美女你没事吧?”

白惊歌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没过一会儿,脑袋的疼痛感戛然而止,白惊歌恍了一下神,疑惑着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缓过来的她尝试站了起来,这时却惊奇地发现那个穿驼色呢大衣的男生突然站在了她的旁边,对方的口罩此时已经摘了。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不管是英气的眉眼,还是挺翘的高鼻梁,亦或是微微上翘的弧形嘴唇,都长得恰到好处。

一时间,白惊歌看的有点出神,赶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嗖”的一下回过神来的她忍不住吐槽自己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犯花痴?她发现身旁的这个帅哥一直盯着前方,目不转睛,疑惑之余便顺着对方的视线看了过去。

咦?

白惊歌瞪大眼睛,忍不住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另一只手指了指旁边的人,小声问道:“你们是双胞胎吗?”

男子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回答,突然转过来看了一眼白惊歌,无神的瞳孔加上煞白的脸让白惊歌的心脏抽了一下。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沁出了汗珠,帽子底下的额头也在不停地冒汗。正当她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对方突然转头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的背影,白惊歌总觉得有个地方怪怪的,但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禁不住摇了摇头,准备转身离去。

刚走没多远的时候,救护车赶了过来将地上受伤的人拉走了,白惊歌回头看了一眼,心里祈祷着那个人要没什么大碍才好。转过来的时候瞄到了路边的大本钟,发现已经四点了,暗叫一声“坏了”,随即赶紧朝着四维商场奔过去。

经过一个巷子的时候突然伸出来一只胳膊,紧紧抓住了白惊歌,“啊!”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是我,叫什么叫。”

这时白惊歌才意识到对方正是她的死党文君,抚了抚胸口,嗔怒道:“死丫头,你躲在这干什么,差点吓死我。”

文君撇撇嘴,朝她翻了个白眼,松开自己的手臂,到处张望了一下,然后鬼鬼祟祟地将她拉进巷子里。

“文君,你到底要干嘛?四点半丁承要向我求婚,我不能迟到。”白惊歌甩掉对方的手,停在原地,不耐烦地说道。

文君忍不住咿西了两声,再次伸长脖子看向路口处,确定没人跟过来后着急地反问道:“你真的要嫁给高丁承?”

“嗯,是啊,有问题吗?”白惊歌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文君咬咬牙,一副很铁不成钢的样子,在原地来回走了好几趟,双手叉着腰,嘴巴里不停地叨叨道:“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白惊歌皱了皱眉头,露出不悦的样子,文君站定后看着她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结婚是人生大事,你怎么能找一个你既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你的男人呢?”

“谁说我不喜欢他的?”白惊歌将视线落向别处,口是心非地回击道。

“切,你可拉倒吧你,骗得了所有人你可骗不到我,你怕不是喜欢他的钱吧......”

“嘘!”白惊歌赶紧捂住文君的嘴,慌张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隔墙有耳,你又不是不知道高家经常派人监视我,我要钱是有用处的,你知道的。”

“可也不能牺牲掉自己的幸福啊!”文君一脸哀怨。

白惊歌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抚道:“好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很多事我可以自己做主的,你也别为我操心了,走吧,一起......”

话音刚落,白惊歌隐隐约约中好像看到有个白影突然从文君身上穿了过去,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定睛又看了一次,“哗”的一下,一道白影再次飘过。

霎时间,她突然意识到刚刚在车祸现场,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到底哪里不正常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