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重生之神君降临 > 正文
第二章 降临
作者:简化渊浅  |  字数:2846  |  更新时间:2020-04-15 19:14:44 全文阅读

十七年后,风调雨顺的人间。

广陵剑府,黄花满地,篱落飘香。

树头红叶飘翻的清晨,颜江头上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便冷醒了。

“都辰时了你还睡觉?真以为这是你家?”

颜江微微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横眉竖眼、颧骨丰挺、身穿紫色长袍的女人。

颜江皱了皱眉头,心道:何处来的少泼妇?本君何曾得罪她?

“风流孽子,你不过是一个下流好色之徒,你以为你真能与林府气若幽兰的绝色千金小姐有婚约?经我儿子同意了吗?紫夫人冷冷道。

颜江心生疑问,一脸正经问道:“眼见为实,本君好色之时,您可有在场的证据证明?本君的婚约需经您儿子同意,那冒昧问一句本君可是您孙子?”

“啊!”颜江突然被踹了一脚胸口,捂着胸口痛苦惨叫。

道士上前,反手一巴掌,将他掴着飞撞到墙壁,再摔至地上。

“你好大的胆子,一口一个的本君,你是谁家的本君?”道士怒道。

颜江突然想起称自己本君不妥,但似乎非常顺口。

“这位少妇道我的婚事要经他儿子同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儿子非我父亲即为媒人,我问一句我是否为她的孙子,此言有何不妥?”

话音刚落,道士从胸口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箓,使出一个手诀,瞬间黄符燃起熊熊火焰飞离道士的手,在颜江头上的半空飞旋。

道士垂下的右手举起,飞速作出一个手诀,化出一道黑红色的烟雾,将颜江卷入黑红烟雾中。将其打得从屋内穿过旧门,飞摔到屋外的黄花满地的院子里。

“我今日就要除掉你。”紫夫人大怒,圆睁环眼道。

她叫来贴身婢女将备好的棍子递给她,右手紧握木棍,使出浑身解数往颜江身上打,一边打着,一边骂道:“你这害民贼,不打死你,留着也是个祸害。”

“好男不与女斗,这位少妇请您消消停,可否讲道理?”颜江道。紫夫人却全然不搭理他的话语。

颜江被棒打的本雪白的肌肤竟变得血肉模糊,一向极其注重护肤的自己看这诱人的白嫩嫩皮肤竟被这般虐待,便道:“你们为何如此待我?”

紫夫人脸上掠过很短暂的惊讶:这家伙该不会被打到失忆了?

但没过一会儿她回想起了他与林府千金小姐有婚约,不禁牙痒痒的又回过了神来,心道:你连婚事都能诓骗,你以为我好忽悠?

“装失忆?来人,给我拖下去,重打五十铜板!”

紫夫人一声令下,门外走进两个体格粗壮的大男人,拽起他的胳膊就往门外拖,一直被拖到刑训场才停下。

冰冷的铜板被面目凶恶的行刑人双手紧握手中,看戏的百姓议论纷纷。

颜江突感身体疲惫,便习惯性的疲惫了便入睡。

入睡前一点清醒的意识里,还能听到旁人的声音。

“剑尘天这个风流邪恶之人早就该死了,自从他进了剑府,剑府就没有安宁过。”

“我呸,他配姓剑吗?他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生的狗杂种,他爹是谁还不知道。”

“这个祸害风流成性,勾引我家夫人,不知多少美貌女子被他祸害,剑老爷竟还对他那么好,剑尘天早就应该死无全尸。”

........

人群中时不时发出刺耳的嗤笑声。

颜江心道:剑尘天?剑尘天是谁?我叫剑尘天吗?算了,应该不是说我,继续睡吧。

颜江这一睡,紫夫人以为他已经昏了过去,冷笑道:“昏了也要使劲打。”

“啪,啪,啪......”一铜板,二铜板,三铜板......

硬生生疼得把颜江从梦中惊醒。

你休想活得过今天。紫夫人心道完,瞬间心里觉得愉快极了,用一只小盖碗慢慢地啜着茶。

“啊~”,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惨叫,众人循声望去,见一老头子从天上摔了下来,一屁股砸在刑训场地面上。

老头子头发胡子皆又长又白,手握一拂尘,一看便知为仙家人。

老头子这一砸,却把刑训场给砸破烂了。见现场人多,他慢悠悠站了起来道:“贫道喜云游四海八荒,方才腾云驾雾云游时,因脚下的云不够柔软,便一跨脚踩了两朵,没想到踩空了,便从云端跌落。”

“你是仙家人?”紫夫人问道。

“正是,世人皆称陆仙人。”陆仙人道。

突然,紫夫人的贴身婢女匆匆从刑训院门外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跪在了紫夫人面前。

紫夫人忍不住冷笑道:“府里如今还能发生什么大事不成?有什么好慌张的?”

贴身婢女眉头紧皱道:“紫夫人,老爷回来了。”

“老爷?”紫夫人闻声,捧着茶碗的手微微颤抖,放下茶碗,忙忙大惊道:“你们快点把剑尘天弄走。”

“住手!”一声浑厚有力的声音,出现在了现场。

剑老爷年轻时便在战场上屡建奇功,声名俱威。如今虽已年老,却依旧有着赤子之心,在当地极为受到百姓们的爱戴,威严也令反面人物闻之丧胆。

“老爷,你......怎么回来了?”紫夫人声音苦笑道。

“啪!”的一掌,落在了紫夫人脸上。

颜江看这少妇前前后后的表现,便像看戏般觉得挺好看,逐渐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微微笑了出来。

好像他也不知为何会觉得这女人只是个少妇,为什么被毒打也不痛。

颜江心道:算了,那就当做自己失忆了。

不过细想,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

“紫蓉,你好大的胆子!”

吓得紫夫人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道:“老爷,你.......你不是要去远行办案至少一个月吗?”

“啪”一声,剑老爷把紫夫人一掌掴倒在地。

“哼,你竟敢趁我不在,私自对天儿行刑!”

“老爷,我错了,你饶了我。”

紫夫人全身的筋骨都在搐动,牙齿和牙齿忍不住发出互相撞击的声音。

剑老爷和他的两个随从侍卫道:“快把天儿扶到庭深院,去把府里的大夫都叫过来。”

“是。”随从齐声道一句,迅速走到颜江身旁。在仆人的带路下,将他送去了庭深院。

“来人,把紫蓉给我关到冷斋院,半年之内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出来。”

本来就是来看戏的老百姓,眼下这下戏就更好看了,都看得津津有味,窃窃私议,好像欲罢不能似的。

紫夫人一把抱住了剑老爷的腿,眼睛冒着愤怒火花的剑老爷一脚就把她踹开了。

剑老爷一介粗人,见了对比众人衣装而言为奇装异服的陆仙人便道:“何处来的花白老头子?”

说是奇装异服不足为奇,陆仙人全身白的有点像披麻戴孝。

“贫道是陆仙人。”

“原来是仙家人,方才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剑老爷恭敬道。

“贫道方才腾云驾雾,从云端跌落,有点摔坏了,可否借你剑府一用,住上几天。”

颜江心道:这老头子还真不会客气。

“仙人到此,剑府真是蓬荜生辉,当然可以,只要陆仙人愿意,住多久都可以。”剑老爷笑眯眯道。

还未等剑老爷安排,陆仙人便自己挨个挨个的找上了房间。

刑训场被砸坏,剑老爷找人来修,足足修了七天七夜才修整完毕。

被关第三天,紫夫人在冷斋院惨死的消息纷纷传开。

剑府二公子剑荣贵听闻出事,急急忙忙跑过来。

听到庭深院外一群人急匆匆的步伐声,出于好奇,颜江跟了上去。

剑荣贵哭泣中抬头时瞥见了门外的颜江,心中恼火,便站了起来奔门外走去。

“还我娘命来。”

剑荣贵重重一拳打下去,颜江举起右手手臂,挡住剑荣贵打他头部的拳头。

却没想到这一举动,瞬间引来一阵狂风,一道红色光出现,化作弧形,把剑荣贵打了出去,剑荣贵飞摔到地上,吐出了一口血。

剑尘天没有想到,自己这一防御的动作竟有如此大的威力,不过一想自己只是平常之躯,不可能有此力量。细思:难道有人在暗中保护自己?

可自己如今对自己结交过什么朋友完全没有记忆,根本不会想出帮助自己的人会是谁。

从醒来开始,就突然被人喊打喊杀,而自己却因为没有记忆而不知原因。

“爹,你看到了没有,他使用邪术了,娘说得没错,他就是修习邪魔外道之人的转世。”剑荣贵道。

剑老爷看到这一幕也有些惊讶,天儿怎会如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