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24张面皮 > 正文
浴室鼠患 戒指丢失
作者:七津又胖了吗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20-03-31 13:56:22 全文阅读

晚上十点左右,C市略显偏僻的一隅,只有一幢小楼在浓稠的夜中透出些光和温暖。

肖米米开着手机的手电筒,在小楼的内部穿梭,小心地避开因为常年潮湿而脱落的墙皮​,走到三楼,肖米米从棉外套的兜里摸出钥匙,带出一些棉絮。

“咔嚓——”​ 随着开门声,小楼的三层窗户,从陈旧的窗花缝隙间漫出星点暖色。

“欣欣,今天那个黄皓又来骚扰我了....我一想他那个贼眉鼠眼的样就难受。”​肖米米一边往浴缸里放热水,一边给闺蜜陈欣煲电话粥。

她和陈欣是公司年会认识的,都是东北人,她是吉林的,陈欣是黑龙江人,聊的特别好,只不过当时黄皓一直骚扰陈欣导致陈欣跳槽了。

“我说,实在不行的话,米米你就辞职吧,黄皓怎么说也是总经理,咱们一个小白领.....”​陈欣不止一次让肖米米辞职了,但是她总想着工资丰厚,C市的房租又那么贵就一直没辞职。

“我再想想吧,我先洗个澡,洗完再聊。”​肖米米不等陈欣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在浴缸里泡澡。

虽然黄皓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追过陈欣又来追求她总让人觉得不得劲,她比陈欣差吗?

她一边用黄瓜片敷脸,一边看着手机上的C市​日报,

“哎呀,这老鼠咋还能吃人呢?”​肖米米看着图片上被啃食的七零八碎的尸块,心里一阵反胃,转头去拿黄瓜片,却看见一只油光水滑的大老鼠正在吃她碗里的黄瓜片,扭着肥硕的身躯紧紧地盯着她!​

“啊————”​肖米米顾不上脸上的黄瓜片,拿起衣服就向卧室跑,然后紧紧把卧室门反锁,那只老鼠的眼神好像要吃人!

她是又害怕又恶心,赶忙上床把自己裹到被子里,但是被子受潮略带的霉味又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只油光水滑的老鼠.....

“嘟嘟....”​

“喂,欣欣吗......”​肖米米努力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平稳一些,把事情大概和陈欣讲了一下。

“老鼠吃人?米米你老瞎想啥呀?你那房子2500一个月有老鼠太正常了!再说了,它要吃你早就跑卧室把你吃掉了,你不还好好的吗?”

“不...不是吧,我锁门了啊!”​肖米米听了陈欣的话稍稍安了心,她这么普通一个人,这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呢?

“那可不一定,老鼠就爱打洞,没准它现在就在你卧室里看着你呢....”​

“你可别瞎说,算了算了,我睡觉了!”肖米米被陈欣这么一说心里直打怵,挂掉电话开始催眠自己求自己快点睡着.....

肖米米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她梦见总经理黄皓变成了一只油光锃亮的老鼠追着她要亲亲。

而做一晚上噩梦的后果就是——肖米米迟到了。

肖米米一边穿外套一边向公司大门冲去,“完了完了,这个月全勤奖金没了!!那可是500块呀!打水漂了!”

迎面黄皓就从门口出来,一见到肖米米,打了发胶的头发丝都要笑得​飞起来了,“米米呀 这么急呀?迟到别怕,黄哥我给你摆平!”

肖米米气喘吁吁地说:“那实在太谢谢黄哥了!”​

黄皓一呲牙,像老鼠似的门牙看的肖米米直反胃,但是还是笑着说,“那黄哥我先走了啊,今天任务多,迟到的事就拜托黄哥了!”​

“嘿嘿嘿,没问题没问题,要是能....”​黄皓搓着肥肥的手,上边还有一个碧绿色的玉扳戒。

肖米米打着马虎眼就上了电梯,舒了一口气,黄皓这个人猥琐的跟什么似的,但是办事还挺爽快的。

肖米米因为全勤奖金保住了,一整天都乐的不行,就连晚上回家的路都轻飘飘的走完了,等她回神,自己都躺在床上了。​

肖米米想起今天在公车上人挤人就烦的不得了,等她有钱了,一定要买一辆豪车!想起那些老头老太太在她身上蹭就烦躁。

这样想着,她走到浴室开始放热水,她看着室窗户下爬满的绿苔,在阴暗的角落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她把今天陈欣邮给她的闺蜜戒指​放在旁边,开泡澡,戒指是铁的,沾水就上锈的那种廉价戒指,所以洗完澡找不到了,肖米米也没放在心上,没准让那只大老鼠拖走了。

翌日——

“黄哥....你手上怎么戴了个这样的戒指呢?”​肖米米试探着问。

黄皓“嘿嘿”一笑,露出焦黄的 像老鼠一样的板牙,“别人送的,别人送的。”黄皓没像平常一样对她死缠烂打,而是打着马虎眼,悄悄溜走了。

肖米米下班回家照常给陈欣打电话。

“你说,那黄皓那么猥琐,他不能晚上偷窥我吧?”肖米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陈欣说。

“我说那可没准啊!”陈欣也开玩笑道。

不过肖米米也不会信,一个总经理,在她们这种大公司,不算年薪,每个月上班工资也上万,再怎么样也不会去拿一个几块钱的玩具戒指吧。

肖米米叠好棉袄,突然发现棉袄的后背被划了一道大口子,参差不齐的,棉絮漏了不少——

“明天C市各个地区全面降温,请各位市民做好保暖.....”电视机刺啦刺啦的的播报着天气预报。

“该死”肖米米在心里咒骂一声,本来还想穿薄点的外套呢,这下还得出去买衣服,现在好贵呢!

肖米米收拾好火速出门,刚走到天桥,就被一个算卦的拦住了。

“今天什么倒霉日子?真晦气!”肖米米没好气的看着戴着墨镜的邋遢老人,

“干嘛?”

“小姑娘,你最近有血光之灾呀!我...”

肖米米没等他说完,裹紧衣服跑了,心下想:“这老头肯定要推荐他的符咒什么的,鬼才信呢!”

老人看着肖米米远去的方向,摇了摇头,“唉,妖祟入市,精怪作乱,不得了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