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终局(一)
作者:唐未茗  |  字数:3276  |  更新时间:2020-08-23 20:40:58 全文阅读

一片开阔的土地上,此刻正上演着一场十分可笑的追逐。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正追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道士。看起来十分的引人发笑,可只有那些士兵们知道,跑在前面的那个道士到底有多难缠。

神无机看着身后的士兵,握了握自己藏在袖袍中的粉末,有些时候手段不好,但却足够好用。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够脱身的方法。

只见他在奔跑之际,猛地转身,将自己的袖袍中的粉末朝后面一挥,那些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不慎中招,都纷纷捂着眼睛倒在了地上,在地上不停翻滚着。翻滚间,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血,如喷泉一般,止不住的往外流。

神无机停下了脚步,他转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下那群叫苦不迭的士兵们,没有一丝的同情。

“这些都是有用的牺牲。”神无机对自己喃喃着。他抬头再看了看天,那还是沁人心脾的湛蓝色。

“凭什么,你能随意决定别人的命运呢?”神无机对着天空问道,可是没有人能给他回答。

“她不应该死,也不会死。”哪怕是付出再多,只要她能活过来,就是好的。

神无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徒留身后已经因为血流干变成了尸体的士兵们,被风掩埋。

有些时候, 牺牲也是必要的。

而在我们深宫里悠哉悠哉的黎舒,此刻正在给自己理清世界线。

“主线就是在说,傅景跟傅言抢皇位的事情,我们的首要任务也是这个。”笨笨用自己的小板板在给黎舒指着说道。

“这个我知道。”黎舒点点头。“可是现在的问题就是冒出来个神无机和姜箬。”

“一个是窥探到了世界,一个是穿越回来了。”

“姜箬的目的是为了保我的原身宋时窈,但是神无机的目的就不太清楚了。但是看他的样子,就是要搞大事的感觉。”

“笨笨,系统就不给一点提醒吗?”

笨笨嘟着嘴巴道:“提醒啊。目的的话,其实是可以告诉宿主你的哦。”

黎舒闻言抓住笨笨 耳朵就喊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哎哟,你不是也没问嘛。”

“你快点给我说!!!”黎舒使劲扒拉着笨笨,直把笨笨扒拉的头秃。

“好啦我说,我说还不行嘛。”笨笨妥协道:“ 神无机原来不过是华国一户有钱人家的仆从而已。可是那户人家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世界意志,这个小世界就开始排斥他们家的存在了。所以那户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而神无机一直仰慕那户的小姐,自己原先也是跟着道士学过的,拼尽全力保了那位姑娘下来。不过毕竟能力有限,现在可以说是一个活死人了。”

“啧。”黎舒皱了皱眉。“要我说这个世界也是稀奇古怪。就我们经历的这一切,哪个不是它惹出来的。姜箬的重生,神无机和我的存在,这个世界意志真的很奇怪。”

笨笨被黎舒的话吓的一激灵,蹦着要捂黎舒的嘴。

“宿主,谨言慎行啊!”

“不论怎样,咱们现在在人家的地盘,说话就小心一点嘛~”

“好好好,我知道了。”黎舒看了看天,应了下来。

笨笨见她安份下来才轻舒了一口气。它趴在黎舒的手臂上问着:”那,接下来,宿主你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啊.”黎舒摸着笨笨的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现在呢,还不到我们登场的时候。现在的主场可是皇帝陛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等。”

“等什么?”笨笨有些疑惑。

“等傅景动手。”黎舒说道。“你忘了傅言昨日跟我说的吗?他梦到了上一世。所以我猜,接下来他可就要搞针对傅景的动作了。毕竟上一世那么惨,不把傅景搞掉,他也不会心安的。”

“而傅景,这个人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却有些热血过头。简单点说,就是没脑子。傅言一旦对他动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造反。神无机巴不得华国大乱,所以才会一直在暗中辅佐傅景。所以傅景直接撂挑子他肯定要推波助澜一番的,这样就正合我意了。”

“正合你意?宿主是要搞大事情了吗?”笨笨一脸兴奋,她家宿主这是终于醒悟要干活了。

“你啊。”黎舒摁了摁笨笨的小脑袋瓜子,她笑着道:“傅景造反那我就可以先把他给处理了呀。神无机现在的底牌我们还不清楚。傅景造反的事情他经营了这么久,正好这次也试试他的深浅。不然到时候真要碰上了,可就是瞎猫抓耗子了。”

笨笨听到黎舒这头头是道的,自知自家宿主心中早已有打算,因此便也将心放了下来。

再说傅言那边,他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份奏折,十分严肃地看着上面的文字。

浮华看着傅言的样子,他将手上的油灯凑到案桌前,尽心的给傅言照着。他跟了傅言那么多年了,可以说天下间最了解傅言的不是太后而是他。他是皇上的心腹,自然知道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陛下,王爷他终于还是走到那一步了嘛。”虽说宦官不应干政,但是浮华是个例外。傅言有给他过问的权利。只不过他一向不愿破坏规矩。只是如今身为世上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这一次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傅言自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疼道:“他的野心都摆到台面上了。已经公然开始拉拢大臣了。”

浮华想了想,不由得叹了口气:“先帝当年将事情隐瞒了下来,也不知...唉,奴才多嘴了。”

“无妨。先帝在将他抱回的时候就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提起。何况如今看来,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放弃,反而会更加的偏激。因为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

“劣根性已经埋下了,便是不亲眼见到结局他是不会改的。”

“唉,奴才见陛下近日劳累伤神的,也是担心的紧。无论如何,陛下还是要保重龙体。”浮华看着傅言说道。近日他都见正值壮年的傅言生出了些白头发了。

“朕知道。”傅言笑了笑。“近日宋妃那里可有什么?”

“哟,宋妃娘娘。奴才倒没听有什么事情。无非就是待在宫中,不然便是与皇后等其他几位娘娘在一起。”

“陛下,宋妃娘娘变化还真是大呢。”

“呵呵。”傅言笑了几声。“想来是皇后开导的缘故。再说人啊,只要心结打开了,有些变化那是自然的。”

傅言知道额浮华这是变着法的在提醒他,不过既然他那日与黎舒已经说过了,也不介意给她打个掩护。

浮华见傅言的样子,自知不用多嘴,变应了声就再没说什么了。

“皇城龙道那边,情况不容乐观啊。”傅言又伸手拿了个折子,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那道士也不知施了什么妖术,竟让朕派过去的训练精良的禁卫军一批一批的折损,还真是有些本事啊。”傅言看了两眼就看不下去了,他将奏折往桌子上一甩,气愤地说道。

任谁碰到这种用尽力气结果却打到棉花上的事情,都会气急败坏吧。

“陛下,您先消消气。”浮华伸手给傅言顺了顺气,他赶忙将一个被放在案桌角的奏折拿了过来。

“边境那边,来了消息了。”浮华细心的将奏折打开递给傅言,让他看上面的内容。

傅言伸手接过奏折,将自己的目光转了过去。只见奏折上面就三个大字,巫蛊术。

“果然如此。”傅言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朕就知道,世上哪有什么妖术,无非就是走了些下作手段。还真是不出所料啊。”

“唉,是。”浮华也露出一抹微笑说道。“如今找到了那些妖术的源头,自然也会有应对的方法的。陛下只需要耐心等待即可了。”

“哈哈哈,这可真是最近以来最令朕高兴的事情了,浮华。”

“陛下开心,奴才就开心。”

“你啊。”傅言看着手里的奏折脸上的激动溢于言表。不过没一会儿他就将这份心情收拾好了。

傅言又盯着看了一会儿只有三个字的奏折,浮华就静静的站在他身边陪着他。良久之后,傅言略带严肃的说道。

“浮华,我们的准备可以开始了。”

浮华闻言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也摆正了自己的表情,双手捧着拂尘,跪在地上对着傅言深深一拜。

他太明白刚才我傅言说的话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了。华国啊,要变天了。

浮华又在书房待了一阵子,便缓缓的退出了。他走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什么,而且是径直朝宫外走去,这会儿乌云遍布的,也没人知晓他到底要向哪去。

只知道没过多久,这盛京城的官场如同地震了一般,进行了大规模的刷人和洗牌。

姜府。

“你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都说了不让你...”

姜箬在院中听着离着不远的厅内传来自己母亲的一阵阵骂声,心中反而有了一种解脱感。在这次的官场地震中,她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被免了官。在姜箬看来,这对姜家来讲,是件好事。

自己父亲从来都不是做官的料,他生性圆滑,若是放在经营商铺上,倒还是一块好料子。可是做官,官家最容不得的,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而且父亲还十分的不会看人,他从一开始就是抱着出卖她这个女儿的利益来换取跟傅景的亲近。可惜的是,傅景,终究不能成大器。

姜箬听着耳边传来的源源不断的骂声,终是有些听烦了。她将自己拿出来的书收起,转身就回到了屋内。

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刚开始,不是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