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往事
作者:一个水盆  |  字数:1617  |  更新时间:2020-04-05 13:33:29 全文阅读

  当两人双手合十的那一瞬,似乎就有一道金色的光芒照耀在俩人周围,不需要交流一切就那么的刚刚好。

  白暮遮看得见泓靥开此前的人生,看得见她内心底最深的秘密和忧伤。

  两个人彼不分此,此不分彼,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

  sky的酒吧里,迷乱的灯光,打在这些城市里孤独,挣扎的男女的身上,那在五彩的灯光,震耳的节奏里寻找一丝慰籍的过去。

  自那日相遇后白暮遮便时时能想起那相互牵引的感觉,与目光交汇时,彼此心底难语的熟悉。

  “卢桑啊卢桑,真不愧是腻婥仙人”白暮遮五指捏着因过于透明被灯光打出色彩的酒杯,嘴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任谁也分不清白暮遮此时的情绪,就连一旁蠢蠢欲动要上前搭讪的男人,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继续观察,回去后被朋友嘲笑。

  这种情绪白暮遮并没有想维持多久,玩弄着手中酒杯,仰头全部喝下,入口便感觉到了辛辣,过喉便觉得像火烧一样,果然、自己过了一百年也还是不喜欢洋酒。

  “跟着冥王做事就是好啊,连同样的自己都可以看见两个”白幕遮摇头轻笑,一举一动里流落着独属经过沉淀后成熟女人韵味魅力。

  整理好了情绪,夜也已经深了,白暮遮也化作人间的黑白无常,穿梭在城市各处,迎接那些新鲜离去亲人的灵魂,她的工作了。

  车里还是放着那几首常听不厌的轻音乐,白暮遮手里握着方向盘,朝着N市的城南去了。

  今夜的夜空和往常一样,没什么星星,早在几十年前,天上就已经这么冷淡了,也或许是几百年前或是更早吧。不过那些就连白暮遮也不清楚了。

  算起来,白暮遮也不过才在这世上活了30年,如果算上后来自己死后成为摆渡人也不过就一百五十六年而已。

  城南老街区四号又死了两个一老一少,不小心在家里睡觉睡出了煤气中毒,遗憾身亡了,白暮遮照着往常一样,接上他们,有心愿的了了心愿,没心愿的废话不说带走,引他们的魂魄回冥界,入轮回,转世投胎。

  距她上一个契人死亡过了大概七十多年了吧?那时候白暮遮跟着远古留下的摆渡人学的结契的手法和功力还不成熟,算是小白,刚入门,凭着活着时那点愣头青的劲,与自己随手救的一个少年结契,免费的小白鼠。

  那时,白暮遮刚当上摆渡人六十多年,白天无事,在便利店里买点吃的刚结完账,转头就看见靠在货架旁的少年,腹部重刀,流血不止,白暮遮还没忘记自己怎么羞耻的怎么把人抱回去,然后结了契救活了人。

  隐隐中好像记得自己和他说过什么事情。

  行走在街道的小越野车,就在这夜深人静的深夜,刹在了路上,那一声车体与地面紧急摩擦的嘶哑与车内制动系统的突然调动的尖叫,刺的人耳膜一阵撕裂。

  白暮遮身体惯性的撞在了方向盘上,每日健身,得到锻炼专属于女性的强壮与从前在军队里待的力量,让白暮遮及时的用双臂撑起了自己,要不是自己反应练出来了,真就撞个鼻青脸肿了:“该死,开车还溜号”白暮遮甩甩胳膊,继而把车停在了路边停车位上。

  白暮遮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自己成全了自己?那契人真的按照自己说的创建了暗杀团队,不过后来的事情自己并没有参与,甚至连听他提也没有提起,只是偶尔会在新闻上得知什么时间,什么人被暗杀在各个地方,白暮遮知道这是他或是他和同伴干的。

  在后来,契人与自己的契约到期,白暮遮消除了契人的记忆,直到他五十岁病死后,自己送过他的灵魂。

  契人创建了一个暗杀组织,白暮遮记得最初是以契人的姓氏命名的叫解,契人好像叫解锥,可以分解开什么的意思。

  而那个组织由最开始的暗杀,转换为后来的培养杀手,由解锥和其他伙伴共同的模式开展。

  其中曾混入过一些找到蛛丝马迹,不了解根基只能派卧底进去的警察,但是,人心不足,那名卧底警察没能抵挡权利,欲望诱惑,也许是心底的那份冷漠与黑暗,卧底警察叛变了,反制动了警局。

  同时那名警察掌握解的终极管理权,用自己的能力将解优化了。

  在之后白暮遮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作为不可参与人间的摆渡人没必要每天了解杀手组织的事情,凡人的生死,凡人的生管不着,凡人的死她来送。

  白暮遮已经在静静的岁月,在看过太多悲喜苦甜,冷漠与黑暗让不停穿梭在丛林深处的她看过太多,疲惫使她不愿去了解与她不相干的事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