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谜影梦蝶 > 正文
生擒
作者:谜影梦蝶  |  字数:2209  |  更新时间:2021-07-30 22:02:57 全文阅读

近年来仙灵两界边界摩擦不断。

不是今天我攻你一座城,就是明天你毁我一支军。当然都是小摩擦,毕竟可是“停战”了这底下干什么事情,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影梦站在城墙上方,俯视下方在红尘滚动里展开的阵势,千万身穿铠甲的士兵手执利刃。

影梦没什么反应,要说大概就是习以为常了,她没有觉得今天会和往常有什么不一样,照例端着早餐,下令让城门缓缓打开。

“其以水和面,入盐、碱、清油揉匀,复以湿布,俟其融和,扯为细条。煮之,名为桢面。”—《素食说略》

影梦用小碗从城墙边的木桶中舀出一碗热油,然后踹了一脚木桶。木桶向前倾斜,带动机关,墙边的木桶统一掀翻。

影梦将葱花,肉丝,花椒粉,盐面等配料铺在面上,然后在一众惨叫声中,将油慢慢的倒入面条里,只听见“呲啦”的一声,顿时一股香气扑鼻。

香气四溢,油香扑鼻。

城门打开了,可背后却并非那被占领前的熟悉的景象,反而像无法逾越的深渊的另一边。没有人记得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描述时只能表达出模模糊糊的声音,以及本能地保持着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原始恐惧。

预料中无数士兵井然有序出城的情景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令人没办法忘掉,毛骨悚然的非人尖叫,接着一群正在快速移动着的,宛如噩梦般的恶魔,宛若黑海般席卷而来。

“无聊,不是冥华的人。”看着底下众人的反应,影梦嗤笑一声。“新军,哎,又是一批来送死的……”

突然她视线扫到一个人,神情一顿,有些不可置信,接着了然的眯了眯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两个人,两军对持,两个政治体系,两个时代。

影梦玄衣黑甲照,往向那白衣如雪的身影,微微弯了下薄唇。“肖雪。”

肖雪没有应下,她骑在马背上,望着墙上那孤挺又冷傲的身影,眉眼因为距离的原因有些不真切。

影梦笑了,一如当初那红衣似火的少女,带着不可一世的邪佞,她说:“给你们个机会。”

影梦对着身边的谋士耳语了几句。谋士听言有些震惊,但没有多言,是绝对的服从。

影梦嘴角多了丝嘲讽,不知是为什么,大概也轮到她孤家寡人了吧。

看看身后,在看看肖雪,影梦心中升腾起无法描述这种感觉,抓不住摸不透,飘飘渺渺如烟雾,促使她做出这个想到就很愚蠢的注意。

“赌一把,你们没有选择,让你们主帅出来,我和她打。”

可笑,明明稳赢的局面,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听着下方的一阵唏嘘声,影梦除了可笑没有别的想法,还讨论,好像他们有余地做选择呢?敌方领袖脑子秀逗了,这种机会就不该放过。

“来。”肖雪薄唇轻启,无视周围人的讨论,吐出一个没有温度的字。

影梦微微一笑,足尖轻点,周围的风随着她的动作仿佛化作一把把锋利的剑,随时可夺人性命。

肃杀之气隐隐弥漫在空气中,肖雪左手一挥,绸带挟裹着狠绝划出凌冽弧度。

漫天冷风卷起,眯了人的眼,只听得那凌厉肃杀的撞击声音。

杀机四伏惊心动魄。

白衣少女肃杀冷漠,三千墨发飘扬飞舞,绸带凌空一击,柔中带刚。影梦扬身避开,凌空一跃,一个俯冲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长剑划过空气。

肖雪面无表情一招水袖绕剑,着实的漂亮,不但灵巧的躲过了袭击,还用绸带控制了影梦的手腕,接着右手划拳直击面门。

影梦手腕一个用力,剑刃翻转间,身体以诡异的弧度弯曲,拉近距离,迫使肖雪松开绸带进行防守。

绸带强在纵向和横向的控制力上,在没有障碍物的干扰下,可达到防御与进攻的完美结合。此时在空中没有地面的阻隔可达完美。

影梦本可以落到地面,借助人群,阻挡绸带,但她没有,她选择了近战,看似使绸带失去了作用,但从小到大她难道不清楚挚友最擅长的是拳法吗?

影梦一边和肖雪交手,一边拉进距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你想杀我吗?”

肖雪一拳落空,语气凉薄。“成王败寇,不论生死。”

影梦勉强够勾了下薄唇,没有再发言,但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那是“如你所愿。”

外人看来两人之间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在城墙上的谋士垂了垂眸,有些纠结,最后缓缓握拳,不轻不重的吐出一个冷肃的字。“杀。”

旁边的将领略微迟疑。“……尊上,她……”

谋士打断了那人的话,语气中却没有任何的温度。“这是军令。”

一时间,狼烟四起,滚滚弥漫,烽火连天。

影梦身形微微一顿,一双狭长的眼眸深不可测。城门开了,那因憎恨而生,样子诡异至极的爬虫生物,伴随着怨灵尖锐和雄浑的嘶吼席卷而来。

寒风翻滚涌动,影梦在短暂的震惊后,突然醒悟,一双眼睛透着朦胧与危险。

肖雪意识到影梦分心了,而她们之间的距离……

影梦的身法上出现了严重的破绽,再加上分心此时躲闪不及,被那一拳正中脊椎。

“咔嚓”断了,影梦出于本能一把扣住了肖雪的腰肢,但……最后还是没有将其拧断。

而她无力倒向后方时,肖雪也本能的扶住她。

在那一刻,那个猖狂肆意,心狠手辣的孽障,像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仰眸倒身从半空中坠落,而一个清冷出尘的玄仙,从高空中迁就着落下。两人相拥,冷风吹的衣袂飞扬凌乱,像极了堕落的魔。

她们的背后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决绝凄烈的战场沦为共同坠落的背景。

没有人明白生死敌对的两个人,怎么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靠的如此之近,毫无动作。

两人就这样完全没有反应的砸向地面,然后滚了几圈后,双双滚下悬崖。

两人落入水中,将那寒冬腊月的冰湖,硬深深的砸出了个坑。

天寒地冻间,肖雪心里那点莫名的情绪烟消云散,猛地抬手就是一拳。

出乎意料的是,影梦居然没有躲闪,脸上漫上了一抹轻轻淡淡的笑意,那是对解脱的渴望。她似乎就在等着这么一招,等着致命一招。

肖雪瞳孔骤然紧缩,仿佛在瞬息间掀起了惊涛骇浪,立刻变换招式,拳化爪,扣住影梦,缎带冒出一阵金光捆住影梦的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