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谜影梦蝶 > 正文
花香蝶自来
作者:谜影梦蝶  |  字数:2460  |  更新时间:2021-08-01 23:13:49 全文阅读

冰湖旁边,两个人相拥在无比妖治的血红玫瑰中。她们身边仿佛隔绝了一切,自成天地。

“别试了,脊椎断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影梦长睫不停的颤抖着,尝试遮掩住眼底的复杂情绪,语气故作轻松。

”别装。”肖雪薄唇抿成了一条平直的线,在良久之后用冷硬的口气下达了一个命令。“将自己拼起来。”

影梦低低咳嗽了好几声,声线低哑,语句有些断断续续。“别闹,你不是我的将军。”

肖雪狠戾又果断的拔出刀子压在影梦的脖子上。“有点被生擒了的自觉。”

影梦闭了下眼,回想着当初的情景,孩提时代的记忆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清晰,本该被遗忘的色彩却清清楚楚的刻在脑海中。

良久,她选择了服从,服从敌人下达的自救命令。

刀架在影梦的脖子上,肖雪指节微微泛起了森冷的白。“你是故意的,你得实力不止如此。”

“或许吧。”影梦耸耸肩,是随意的态度,但声线哑的很低,像极力压抑着什么。“你赢了。怎么,你要送我去天牢吗?”

肖雪面上漠然到极致,嘲弄又讽刺的开口。“为什么?”

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周围的空气似乎在慢慢凝固,气氛安静到了极点。

影梦忽然笑了,是悲凉却又意外轻淡缱绻的笑意。“或许是因为花香蝶自来吧。”

肖雪收起了刀,一把扯过绳子,影梦身形被迫前倾。

肖雪深深的望着她,脸上异常平静,但她的手在颤抖,她克制着所有的情绪,以非常冷硬而强势的语气咬重了字眼。“仙界高层已经下令了。不用活捉,你的人头即可。”

“仙君大人啊,真狠啊。那你为什么不动手呢?”影梦窥不见任何光影的眼眸,闪烁了一下,贴近肖雪的耳边,轻缓的喘着气,语气似温柔的缠绵,却莫名染着病态。“多好啊~我的人头,再用上我留下的势力。他们会扶你为仙主。想想狗东西算计了一辈子,最后登上仙主之位的如果是你那就好玩儿了,呵呵~”

肖雪清澈见底的眼睛,如同一张白纸,没有沾染一丝污渍,这反倒是深深的激怒了影梦,让她感到无比的挫败。

肖雪皱了皱眉,看着影梦周身翻滚的黑雾,直视那无法窥探的黑瞳,注视那其中的混沌与喧嚣。

影梦无声的勾了勾嘴角,无尽的讽刺,她没有肖雪眼中看到除怜悯意外的任何情绪,她注视着深渊却没有丝毫恐惧,依旧纯洁,为什么?!

要知道害怕这股能量的有很多人,他们中有不少大人物,比肖雪强的数不胜数,从风邪长孙到弦青圣元,成名已久,新生强者……肖雪,你一个连名号都没有的人凭什么不恐惧。

影梦舌尖抵着上颚,声音尖锐,似无数怨灵咆哮,字字泣血诛心。“你为什么不害怕?”

肖雪声音放的极轻,却又理所当然。“我为什么要怕你。”

“哈,哈哈。”影梦顿了一下,喉咙中滚出几声碎裂的笑,接着变成了疯狂的大笑,笑着笑着,眼角挤出了几滴血红。

影梦半跪在地上,双手被捆扎在身前,笑的越来越肆意,指尖却抠着地面,越发的用力。她彷徨,却不恐惧;虚弱,却从容;狼狈,却尊贵。

肖雪一直深深地望着她,耐心的等待着她再也笑不出声了,她说:“我说过要带你回去。”

影梦:“天牢吗?”

肖雪:“家。”

“为什么?”这次轮到影梦不置可否了。“不对,我没有家了,我是魔,肖玄仙,按照规则你不该……”

“回答你是白颜时,问出的那个我未回答道问题。”肖雪像没有没有听到影梦后面那一大段道理一样,而是自顾自的平静的叙述道。“我相信你。”

曾萦绕在唇齿间无数遍却欲语还休,在分外清醒中止于口的话,终于落在了该听到的耳畔,只是会不会有些晚了。

影梦所有的动作在那一瞬间停顿下来,仿佛被时光冻结。那一字一顿,宛若轻羽,好像眨眼间就会消逝,可落在影梦的耳畔,却像是重重砸在心底,撕裂开深沉的血口,鲜红的血液涌入那早已腐烂的伤口。

那一天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寒意,带着一丝期望问肖雪。“告诉我,你相信我吗?”

啊哈,答案来了,是当初她想要的答案,却也是她现在最不需要的。

影梦眸色深沉,眼底再也没了当初希望的火苗。“这句话来的太晚了……小雪球,你永远都是在危机过后出现的最好谋士!”

影梦感觉有一把火炎正灼烧着她的心,那本来让人感觉温暖的光,照耀在沉沦于黑暗中的怪物只能带来灼伤的刺痛,心里的戾气极速升腾,让她忍不住想摧毁些什么。

她恨。但她最恨的还是那束光。光除了能温暖人,还可以将人照得更加肮脏不堪。她所谓理智的策划,步步为营的计算,都是基于情感之上。

痛苦是她行为最原始的燃料,将自私包裹在大义的糖衣之下让人心甘为她卖命。她骗过了世人,骗过了天下,甚至骗过了自己,可肖雪那如明镜般的眼睛却好似照出了一切不堪入目的真相,迫使那大义凛然的谎言为之让道。

“你以为我需要吗?!”影梦声音突然拔高。她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心情,又是对谁,但她可以确定她很难受,而带来这一切的是那没有一丝恶意只有关切的眼瞳。

“你曾经需要……”

“啊……小雪球,过期的食物,还不如没看到。”影梦声音突然软了下来,就像失去了所有力道,理智回归,放弃了无谓的争辩。

命运戏人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

肖雪:“闹够?闹够就要离开了,我不想对上你的军队。”

影梦看着肖雪冷着脸,开玩笑的样子,一切似乎回到了孩提时期。她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手腕挣了挣……

肖雪看到影梦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震愣,很不给面子的笑了,那满心满脸的笑意,让周边的飞雪仿佛都温暖了几分。

“那是锁星绳,我说过要带你回家,又怎么会没有十足的把握能?”

影梦:“……”锁星绳?那可困日月,索星辰的锁星绳?

得到肯定的眼神答复后,影梦彻底无语了,不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蠢的让肖雪给自己绑上锁星绳,更是因为这是玄录宫的藏品之一,也就是说曾经是她的……

“世间最痛苦的是莫过于知道自己是个有钱人的时候,所有的钱财却进了别人的腰包。曾经有无数财宝摆在我眼前,我没有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

肖雪像小时候那样打断了影梦的耍宝,丢给她一把生锈的剑。“看来心情好了。心情好了就御剑,该走了。”

影梦看着生锈的剑……奇耻大辱!

她举起被捆绑的手腕,把嘴角肖雪晴歪了歪,示意这被捆的双手,怎么御剑。

肖雪知道影梦这是拒不配合,毕竟这理由太水了,还有就是她曾说过她高贵的脚只能踏在神器之上。

听到上发传来的风声,肖雪也没给影梦继续耍无赖的机会。

最后影梦被踉踉跄跄地扯起来,扔到了铁剑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