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奈何皇兄独宠我 > 第一卷 起喧嚣
第一章 还雏迷雾
作者:韵知寒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20-04-19 13:45:22 全文阅读

沧澜殿,因嫡公主洛漓瑶降生时天边的几道澄澈蓝光而得名,是而嫡公主漓瑶自幼便居住在此。

  宫中人尽皆知,这位瑶公主生来便是不凡,更是帝后与太后的掌上明珠,自小便是疼惜得不得了,各式珍稀摆件物事便是流水一般往沧澜殿送。

  故而无论是侍女还是侍常,都以能在沧澜殿侍奉这位瑶公主为荣。

  毕竟公主不同于妃嫔,公主有着无可争议的皇族血脉,是永远的金枝玉叶,不会像侍奉帝王妃嫔一般需要时刻担忧自己的主子是否恩宠依旧。

  洛漓瑶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恍若已经神游天外,想动一下自己的身体都略有些艰难。

  恍惚中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清丽少女脸庞,见她悠悠转醒,少女几乎要喜极而泣:“殿下,您终于醒来了。”

  洛漓瑶闭了闭眼,整理了一番凌乱的思绪,安慰道:“没事了,挽月。”

  眼前这个少女便是挽月,沧澜殿的掌事侍女之一。因着与挽华一样是自小便被母亲选定而侍奉在侧的缘故,平日里二人也深得洛漓瑶信任。

  挽月抹了一把控制不住溢出眼眶的泪花:“皇后娘娘刚离开不久,师小姐也被请进宫了,现如今正在小厨房与挽华一起煎药呢。”见洛漓瑶点头不语,又道,“殿下这次可是把大家都吓坏了,皇后娘娘特许了师小姐以后长住沧澜殿呢。”

  闻言,洛漓瑶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又让母后和越真担心了。”她理了理额前的乱发,“你没有将吾在太液池见过大皇兄的事情告诉母后吧?”

  迎上洛漓瑶略带了几分审视的目光,挽月连忙摇头:“奴婢谨遵殿下的吩咐,连挽华都没有说过的。”

  见她目光有些茫然却并不躲闪,洛漓瑶心下明了,便也不再追问。

  既然当时唯一一个在她身侧的挽月没有说出这件事,便也为自己与大皇兄省下了不少麻烦。

  洛漓瑶就着挽月的手坐了起来,抬眼便看见身着海棠襦裙的少女端着碗走进了内殿,碗中的药汁黑得有些发亮,冒着氤氲热气。

  洛漓瑶温然一笑,亲切唤她:“越真。”

  师越真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便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中了这许久的毒也不知道,哪日死于非命也是个糊涂鬼!”

  闻言挽月大惊,脱口道:“怎么可能?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她慌忙去看自家公主殿下,却并未在那一张端丽冠绝的俏脸上看出惊讶或震惊的神色。

  洛漓瑶面色微动,却也的确并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师越真见状,更加生气,直接将药碗塞给她,凶神恶煞道:“喝药!”

  洛漓瑶:“......”

  洛漓瑶知晓此时师越真是真的生了气,也不多言,乖乖喝了这一碗看起来苦得倒胃实际上也的确苦得倒胃的药汁。哪怕是这样难以忍受的味道,她一口气喝下去时神色也半分未动。

  “果然是天生的药罐子,这样的药也面不改色喝下去。”见她喝下药才松了一口气的师越真接了空碗,还不忘再刺几句,实实在在将塑料闺蜜情贯彻到底。

  洛漓瑶深知她刀子嘴豆腐心,也不与她逞这一时口舌之快,单刀直入问出自己唯一的疑惑:“是什么毒?”

  “还雏散。”言已至此,师越真也正了几分神色,“你也知道这是北域为了炼制药人的毒,如此用在你的身上,就是想让你的身子慢慢垮掉。”

  “多久了?”洛漓瑶敛下眼眉,仿佛是在沉思些什么。

  “至少半年,至多不过一年半。”师越真将药碗递给挽月,示意她将其拿走。

  挽月领命退去,临走之前向洛漓瑶投来担忧的目光。

  洛漓瑶恍若未觉,待挽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她才缓缓道:“你没有告诉母后。”是肯定的语气。

  “你又知道了。”师越真也不意外,她与洛漓瑶自小一起长大,自然是知道洛漓瑶这看似弱不禁风的外表之下是怎样深的心思,“那你肯定也知道是谁下的手了。”

  出乎师越真的意料,洛漓瑶轻轻摇了摇头:“我还没有确定。本来这次毒发,便是想要引得背后之人有所动作,目前看来......若不是藏得太深,便是太沉得住气。”

  “若我是那人,至少也会等到你只剩一口气再无回天之力的时候再进行下一步。”师越真翻了个白眼,“恐怕没有人会忘了当年那个七日便退敌十万的漓瑶公主有多可怕。”

  洛漓瑶:“......”

  洛漓瑶:“还得仰仗师家女神医为我解毒了。”

  “这话倒是我爱听的。”师越真拍了拍她的肩膀,“包在神医身上了。”

  洛漓瑶看着她因为被夸而飞扬起来的神色,像极了幼时随皇兄出宫时碰见的街边小贩自卖自夸自己家货物的样子,充满了浓浓的不靠谱的感觉。

  到底还是师越真,既然是师家家主公开承认的师家千年难遇的一位医术天才,必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情。

  “这个人早在半年之前便已经把手伸进了沧澜殿,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内应,然后变成自己人。”洛漓瑶用食指圈着自己的头发,这是她思考时的表现。

  用师越真的话来说,每当洛漓瑶作出这个动作时,便是有人要倒霉的前兆了。洛漓瑶这个人吧,出身尊贵也被养得娇贵,有着令人艳羡的好样貌好身份,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看似柔弱得就是个好说话更好欺负的绣花枕头,实际上却是一个心计极深的主,她似乎总能很快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利,知道怎么做会让事情朝着她想看到的方向发展。

  “我每天要入口的东西都是挽华挽月亲自经手的,但是烹调和熬药的器皿却不是她们保管。”洛漓瑶放下食指上已经圈了许多圈的长发,理顺后又继续圈了起来,“到时候你让挽华挽月注意一下保管这些器皿的人,查清楚她的底细。”

  “然后抓住这人的家人要挟他为你办事?”师越真想了想,竟然觉得有些兴奋。

  “......”

  洛漓瑶被她这句话堵得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能道,“那人的软肋肯定早就被主使抓在手里了,我要做的不过把那个软肋抢过来。”

  “不也是差不多嘛!”师越真越想越有些起劲,“虽然拿把柄要挟人委实不是什么光彩手段,但毕竟是他们下毒理亏在先,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办法我觉得没问题。”

  “既然敢做,那肯定是要付出代价。”洛漓瑶终于放过了自己的头发,“不过不必牵扯不相干的人。”

  师越真点头,看着她躺下后还顺手帮她掖了掖被角:“今日也不早了,先安心睡吧,我会去知会挽华挽月的。”

  洛漓瑶微微点头算是回应:“出去的时候帮我把灯灭了。”

  “知道啦,殿下。”师越真一一灭了烛火,在一片昏暗中转身出了内殿。

  洛漓瑶清了清脑海中有些纷乱的思绪,强迫自己闭眼,不再作他想。

  天祁的夜总是雾气有些浓重,映得近处的景色都不太清晰。

  但当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漏进内殿时,迷雾也只得渐渐在这柔和的光芒下无功而返,消散而去。

......

醒来时才放天光,洛漓瑶刚睁眼时便见挽月正在香炉边轻手轻脚地清理着昨晚燃尽的香灰。

  洛漓瑶缓缓起身,略微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挽月,什么时辰了?”

  闻言,挽月抬头莞尔一笑:“殿下难得好睡,今日竟是在辰时三刻才醒呢。”说罢,挽月将隔开内外殿的珠帘用绸带卷起,又从外殿候着的小侍女手中取来了早已准备妥当的青盐与热水。

  洛漓瑶起身漱了口,挽月又用热水绞了帕子来为她拭脸。

待得洛漓瑶洗漱穿衣一切快要整理妥当、正坐在妆台前要将长发挽成发髻时,师越真已是端着装满了玲珑盏的乌黑药汁到了。

“哪有你这么尽心的医者,还未用早膳呢就端来这么一大碗。”洛漓瑶瞥了一眼与昨日一般乌黑发亮着就差贴上“我非常苦”四字横幅的药汁,无奈笑着将自己梳理好的长发几下挽成凌云髻。

  “嗐!世人皆道师家人亲手熬制的补药可是万金难求,怎得到了你这里便是这般讨嫌?”师越真将玲珑盏往状台上一放,就着一旁的贵妃榻便躺了下来。“这药就是要在晨起后喝掉才最有效果,可怜我卯时便起来生火熬药,竟然还被我们的漓瑶公主这样说。”

  洛漓瑶被她说的一番话弄得哭笑不得,端过玲珑盏便是一饮而尽:“好好好,吾一定遵守师家女神医的医嘱。”

  “这可是我在专门用新罐子守在偏殿熬的,等会用过早膳挽华会端一碗跟平时一样用沧澜殿中器皿熬好的药来,倒掉即可。”师越真单手托腮,看着挽月将玲珑盏拿出去的背影,本就很薄的双唇微微撅起,十足的闺阁小女儿模样。“昨日那一碗也不是用你平常熬药的罐子做的,这一次你可得好好谢我。”

  洛漓瑶抬手将一支赤金凤钗稳稳插进发髻,微微一笑的神采令头上熠熠生辉的赤金凤凰也不禁黯然失色,“师小姐出身世家,又在行医一术上无人可出其右,可还是缺了一样......”

  “嗯?”师越真秀眉一挑,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公主殿下觉得,我还缺了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