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三生面 > 正文
第二十八章《梦青虚实录》
作者:荷花树下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20-04-16 10:23:05 全文阅读

12.22号上午,东3理论楼七楼半。单纯的爱情之后,人才会明白所谓的残酷现实不是靠嘴巴就能撑起的一片天地,越纯死的就越惨。于骄说完看着下面座无虚席的三四百人。你们谁知道“年轻气盛的时候啊,总是要追求美的事物的,否则又怎么会懂得如何尊重现实。”是谁说的。

古人梁庆生,是《梦青虚实录》里的句子。很好,梁庆生,想都不用想,你们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

他在以前是被列为散播极端思想的伪学成员。有关于他的记载,也是少之又少。不过正如刚刚那位同学说的,《梦青虚实录》是梁庆生唯一被完整流传下来的作品,同时也是巅峰之作。

我为什么而活,生我的没有养我,养我的没有爱我。

我向五角星诉说我和懿青的爱情,它说年轻气盛的时候啊,总是要追求美的事物,否则又怎么会懂得如何尊重现实。

我那时不懂现在明白,越是纯粹的爱,就越像是枷锁,锁住的却不止是我的一举一动,连心都感受到了那冰冷枷锁的锁头在上下浮动。

无论是有多么大的压抑,我知道放下手中的笔,我还是要怀抱着那个我不爱的女人,因为生存我别无选择。

她说爱我之深,深渊万丈无光芒。

多少次那个撑着白叶树叶编成百叶帽的头颅在我身边飞舞,那被鲜血染红的树叶我又擦拭干净了多少次!记不得懿青说了多少次爱我,也记不得她哭了多少次带着鲜红色的泪水。

它们笑我无能不敢赴死,它们说是我让你痛苦飞舞在空中与我相伴。

我怎么会呢,又怎么舍得。我只想在夏日裹被的世界里,有你温暖陪伴。

多少次我都在庆幸,多好生我的人没有养我,养我的人没有爱我,不然我身上的枷锁岂不更多?

他们说是时代造成了这些,我觉得错不在时代,是传承。

怀里搂着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也有温度。生不如意,也自然有它的道理。有天晚上我问五角星“从古至今的传承,都是对的,有意义的吗!”它说:对与错相互交融,意义却是绝对有的。

如果我们没了那些亘古不变的传承,又要怎样生活呢!没了赡养父母,相夫教子,养儿育女和无止境的攀比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又有什么理由再继续努力,动力又从何处抽取方向呢?没了恩将仇报,尔虞我诈,活着又还会有什么意义,存在的价值又该如何去体现呢!

是啊,我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无心无神,无望无求不也依旧不愿轻易死去吗。我整日八方神游,不都是在麻痹自己?说到底是我没有找到理由说服自己放弃继续呼吸下去的权力。

我在留恋什么,又或者是在对什么抱有希望!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面对懿青滴着鲜血的孤单头颅的,只知道那是我最开心快乐的时刻,我把握那难得的时刻,把我和她的过去一遍一遍的诉说着。

别人都说我疯了,说我已经疯了,疯了。可我怀抱里的女人为什么会笑,她的笑声很悦耳,喜欢和我说话,像我和懿青说话的时候一样真正开心快乐。

我从不懂失去了一切后的自己该如何活下去,也不知道失去了传承的自己该如何面对眼前已经陌生的生存法则。

他们一举一动都在散发着狡诈气息,他们一字一顿间都带着阴谋。

如果说我是被世界所淘汰,那这份洞察是不是应该算是最严厉的惩罚了呢。

活的开心快乐的很多很多,却都不久,而最难受的则是那大部分的“好人”不敢做自己所想,又不愿违心行好。

我说的基本都是假的,对于传承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做人不能恩将仇报,做人要知恩图报,做人要有情有义这些基本东西。

五角星也只会散发淡红微光,从不会回答我白痴的提问,只不过是我自说自话找的台阶罢了。我也不知道懿青是谁,更不知道她和我有着一段怎样的感情,可我就是想有那么一个可以让我永生难忘的人存在,哪怕只是有个血淋淋的头颅。

至于怀里爱我之深,我却不爱的温度,我也不知道是谁,可能是只处在发情期的狗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拿起笔写下的是这些毫无由来的字句,可我却清楚的知道,再放下笔后,我所能吃到的就只剩唯一的半个梆硬馒头了。哈哈,我又为何坦白这些。

谁又会懂得如何为一个我产生些无关重要的怜悯和同情呢!冰冷的铁柱牢房,困住了我的身体,也困住了我的灵魂。

我没有先人大师们的无畏精神,却也不怕后辈耻笑无能卑微。

我羡慕他们能把自己的处境比喻的那般让人向往。

我同样羡慕他们不吃不喝的身体机能,我就不行了,半个馒头我想象不到它是如何变成味美景好的美食,也想象不到监狱的简陋他们是如何说服自己常住下来的。

监狱小卒给我找来笔墨,让一百五十斤,此刻八十不到的我饿着肚子提笔写字,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却知道这样做他肯定可以赚上不少,就是不知道傻乎乎的他会不会听我明天早上劝他出狱搬家改名换姓再售卖这写满他不认识字的厕纸。

我以为自己再也没有胡扯八道的机会了,可善良的小卒哥哥一眼就看出了我对文字的热爱,半个馒头,这是我此生最为昂贵的稿费。我不得不妥善的安排它,试图将它未被你们发觉的潜力发挥到最大,至于极致我希望留给后人去传承,无论他是出于对美的无限渴望还是对生的永不放弃。

懿青是我这辈子最深爱的女人,是我青年时所有动力的源泉。不管你们信否,我都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她没有叫也没有教唆我说这些鬼话。

她是我的思想启蒙,是她让我知道活着原来是可以为了一个人,死也亦然。

如果你以为懿青和我真只是笔下和笔上关系,那你们就太传承了。刚刚的坦白只不过是我无趣的玩笑,我对懿青的爱,对于你们无关重要,因为你们永远都只是读者,不可能是亲身者。对于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我无言,也没有资格再对世界做任何的事,说任何的话。

我就好像是个傻子,在你们眼前一跃而过,博君一笑。

而我却担心白痴会不会明白我在笑些什么。年轻过,是我最大的骄傲。

起码它在实质上让我超越了无数古人和短命后辈。这是我最大的成就,比我和懿青的爱都要大。我现在最后悔最悔恨的,恐怕还不是懿青成为了一颗让人恐惧的头颅,而是我头上这颗连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想到些什么的头颅。

我怕是变成头颅都会用我不长的发条卷着懿青的美丽秀发在空中我上她下,她下我上翩翩起舞。

空中留下的不一定都是我俩血腥的味道,肯定会有她白叶树叶的幽然芳香。这也是我为什么总要在上她在下,血腥味道她不会喜欢,特别是血腥味加上白叶树叶的混合苦涩,懿青怕苦,我又怎么会给她制造苦涩呢,我那么爱她。

梁庆生,两万六千年前,我们认知中的一代五角星滑落击散天星后的四千年的思想文明。

他用最后的心血铸成了他无与伦比也无人能比的逆向灵魂。说到底也算是引魂学的鼻祖,只是心理学从不认可他罢了,最主要的还是梁庆生的《梦青虚实录》的确让后来不少人对天星造成了太多无法愈合的伤痛。

那于骄老师是怎么看待梁庆生的呢!毛小妹听的热血沸腾,她真是无法想象,梁庆生是如何把她的沸腾点跳起的。

怎么看,如果我说我追崇梁庆生前辈的思想,你们会不会放下要报警的念头呢。我有幸读到过《梦青虚实录》并一字不落的看完,从最初的观众鉴赏和侥幸心理到合书后几近矢志的崇拜。

你们不能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是有多跌荡,时而想死,时而想拉个人垫背也好,多一个赚一个,最恐怖的是我把一个女生骗出来,差点就,你们懂的。

于骄的手在他光秃秃的头顶顺逆时针的转着,这是他几乎不曾做过的不自信动作。

他此刻的心情,不少人都能感觉那种灵魂都在颤抖的恐怖,却体会不到。后来我以自己的不怕死理念,勉强算是压住了《梦青虚实录》给我带来的冲击。

简单说就是当我脑子被梁庆生前辈的思想占据时,我就努力告诉自己,这又有什么,大不了就是死。

后来大不了就是死差不多就成为了我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了。

于骄摇头苦笑。

第一课的“不喜欢我,你可以选择死”就是受梁庆生影响的结果,和梁庆生前辈相比,这简直就是小儿科,想必你们也能感觉得到那节课的沉重性。毛小妹这节课听的简直入神,而余晓娃则一句话也没听进,满脑子都是龙文的正面,侧面后面以及另一个侧面的画面。

爱,总是这样悄无声息的改变着每一个深陷其中的男男女女。

于骄冲着毛小妹跳了个眉毛舞,笑意甚欢。

毛小妹看了看余晓娃,当时就震惊了。晓娃,你干嘛呢,你竟然上课还会发呆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