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的上司是美男 > 正文
第一章 被丢出门外
作者:爱吃白米饭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0-04-09 11:24:54 全文阅读

今天是七夕节,月老庙里香火鼎盛,人来人往,看着这比平时旺了不知多少倍的月老庙,林牧洁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一头扎进了人群中,她必须进去里面跟他道个歉,不然她这辈子可能就嫁不出去了。

挤进去以后,她发现里面远比外面看的时候还要人满为患,以至于她每向前挪动一步都要用力往前挤,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她赶紧双手合一,把之前想了很久的话在心里默念出来。

出来的时候,她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根普通的红绳手链,付钱的时候一脸肉疼样,平时一块钱一根的手链这会儿花了她十块,要不是为了圆梦,她才不想付这个冤枉钱。

回去的路上,她还在纠结那十块钱的事,意外发现路边的草丛里似乎有东西在悉悉索索的动,她放慢脚步躬着身体小心翼翼走过去,好奇心让她很想知道草丛里到底有什么,却一不小心摔下了山。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她坐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环境,这时候,一道磁性中带着一点不耐的声音传来:“醒了就赶紧起来。”

在这道声音的吸引下,林牧洁抬头,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她痴痴的看着对方,花痴让她忍不住认认真真的把他打量了一遍,桃花眼,红唇以及那180厘米以上的身高,整一个二次元里走出来的花美男啊,美而不妖娆,不过…他头上怎么会长着狐耳?身后还长着狐狸尾巴?

“狐妖?”林牧洁喃喃自语,难道她不仅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仙妖的世界?

听到狐妖两个字,涂止明显一愣,微微侧头看了看身后的尾巴,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似笑非笑说到:“呵呵,算是吧。”

听到他的回答,林牧洁也不犯花痴了,心跳加速的她用手捂着胸口的位置,在深呼吸一口气后小心试探道:“你吃人吗?”

涂止皱眉,似有不悦,语气生硬回答:“不吃。”

不吃人的妖怪?太好了,她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但运气还不错,被一个心肠还算不错的好妖怪救了,不然她可能得再投一次胎。

“你既然醒了就赶紧离开。”他看林牧洁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耐着性子开始下逐客令。

听到对方让她回离开,林牧洁皱眉,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确认自己是身穿过来的,也就是说她在这个世界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她离开这儿后能去哪儿?没地方去啊,不行,她得想办法留在这里,不然出去了遇到吃人的妖怪怎么办?虽然她是孤身一人,即使死了也没有人会为她感到悲伤,但她还是不想死,她想好好的活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

她垂眸,一脸悲伤说到:“狐妖先生,我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她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的整理着身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企图唤起对方的同情心。

涂止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但他的脸实实在在的红了,他撇过头去,毫不留情说到:“不行。”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这就这么没有同情心,让我一个弱女子……”话还没说完,林牧洁人就已经到了门外,外面火辣辣的太阳对着她当空照,她错愕的看着眼前已经关起来的木门,心想,那狐妖居然就这样把她丢出来了?他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回去后记得去后山那座月老庙捐点香油钱,要不是他救了你,你就看不到现在的太阳了。”

她的命是月老救的?原来月老不仅为人牵线搭桥,还会救人性命,看在这两者的份上,让她捐香油钱报答他老人家的救命之恩没问题,问题是她穿越过来,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的,自己生存都成了问题好不,哪儿来的钱去报答他老人家?不行,她得跟里面那位狐妖说清楚。

“狐妖帅哥,我没钱啊,你可不可以收留我,我可以做家务抵钱。”

人长的不怎样,想的倒是挺美的,没有钱还想白吃白住白睡,做梦呢,涂止嗤笑一声便离开了。

哪怕林牧洁在门外喊的声嘶力竭,木门被她拍的邦邦响,里面依旧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是又气又累,无精打采的靠着木门坐下来,把狐妖的祖宗十八代全都友好的问候了一遍。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早已疲惫不堪的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黑暗的四周,准备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嗷呜…”

一声狼嚎由远而近传来,让她浑身一震,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她的正前方,发现原本黑漆漆的环境突然出现了一双双发亮的眼睛,这一幕让她不寒而栗,她咬紧牙关缩着身体躲在角落里,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妖怪们看不见她。

不过片刻时间,一双散发着幽幽绿光的珠子就冲到了她的面前,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甚至从那两颗发亮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原来此刻的自己如此的狼狈,这妖怪也真是的,她那么脏它也吃的下去,也不怕拉肚子,挑点食不好吗?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划破夜空,让她死气沉沉的双眸重新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

“放肆,何方妖孽竟然敢在此地吃生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天道存在?”

怒吼过后,那对亮的让人发怵的眼珠子被一双黑色眼睛取而代之,顺着黑色眼睛往上看,她看到了一只黑色耳朵,还有黑白相间的毛发,她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老乡?

她想摸摸他,但刚举起来的手还没触摸到他就晕了过去。

林牧洁晕倒后,她身边的猫亚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发现他正在训妖呢,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狼妖此刻带领着他的一群小弟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乖乖的趴在地上接受训话,他也就没开口,挥动爪子直接把人抱了进去。

没多久,涂止笑容满面的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两颗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珍珠,当他看到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林牧洁时,脸上的笑容一收,眉头一皱,径直朝她走去。

一直守着林牧洁的猫亚看到了,以为他又想把她丢出去,立即起身挡在她面前,态度坚定说到:“你不可以草菅人命。”

涂止听了之后,白了他一眼,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提醒他道:“笨球,人类的成语不是这样用的。”

猫亚不耐的推开他的手,固执道:“我不管,总之你不能把她丢出去,不然我就跟你绝交。”

“我没说把她丢出去,我只是想过去确认一些事情而已。”话落,他几不可闻的叹了叹气。

猫亚半信半疑的让开肥嘟嘟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谨防他做出对她不利的事。

走到林牧洁的身边蹲下,从薄被中抽出她的右手,发现她的手上果然如狼妖刚才说的那般戴着一根红绳手链,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之前他居然没有发现它的异常,是他大意了。

但这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她怎么会有这根手链?要知道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手链,它是月老随身携带的东西,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它,更别说戴上它,可如今它不仅被戴在一个普通人的手上,它还认她做主人了,也不知道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因为它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就是一根普通的红绳,但在妖怪眼里,它就是一个香饽饽,只不过它现在已经认主了,香饽饽变成了她,所以今晚的狼妖才会找上她。

“这根红绳手链,好像有点特别。”猫亚虽然没发现它是月老之物,但他也发现了它的异常之处,他主动走到林牧洁身边,仔细的打量着她手上的红绳手链。

“感觉不像是一般的红绳手链啊。”

靠近它后,他才发现它对他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他扭头茫然不知的看着身边的涂止,期待从他嘴里听到答案。

“你的感觉没错,只不过这不是好事。”松开她的右手,涂止闭上眼睛片刻,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之前眼里的复杂和无奈全都不见,剩下的是满满的计算。

不是好事?猫亚震惊了,不知所措的看着旁边的人,他想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他开口询问。

涂止想了想,觉得没有刻意隐瞒的必要,就把他能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那你的意思呢?”知道答案后的猫亚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他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留下她,还是让她出去自生自灭。

“留下吧。”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他的东西的,但既然她身上戴了他的东西,多多少少跟他有点关系,让他完全不管她他也于心不忍。

确定涂止不会再赶她走后,猫亚开心的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之后在一旁手舞足蹈起来,他终于有同伴了,再也不用一个人自说自话了。

看到好端端的猫亚突然发起神经来,涂止白了他一眼,不屑的“切”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