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怀孕
作者:酒糟冰糖心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2020-04-27 01:26:47 全文阅读

上官烛挑眉看着她,一双凤眸里闪着危险的光,白净的面庞分明带着锐利的弧度,微薄的红唇正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凤西言心里慌得一米,但一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个皇帝,还是叉着腰显示自己气场有两米八,“朕在跟你说话呢!”

“陛下确定要自己待着?”上官烛轻笑了一声,眼神锐利地打量着她,“陛下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突然性情大变了?”

凤西言一懵,这人说的话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是原来的皇帝了?还是有些别的意思?

“我就喜欢一天一个样,不行吗?”凤西言有些虚,又怕在这个危险的男人面前露了馅,硬是逼着自己将气势顶上去,

“原来是这样。”上官烛定定地注视着她,还是那张白净秀丽的脸,只是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怯懦,眼中也多了几分灵气。

“来人。”低沉的嗓音从薄唇中传出,带着不容拒绝的威慑力。

不过片刻,王茸便带着一个端着托盘的宫女走了进来,他取过托盘上的药碗,递到了上官烛的面前。

整整大半碗黑乎乎的汤药,里面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让凤西言忍不住皱了皱眉。

上官烛接过碗,递到了凤西言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陛下,是该喝药的时辰了。”

凤西言凑过头看了看,捏着鼻子推开,“这是什么药?怎么这么难闻?”

“安胎药。”上官烛淡淡地扫了眼碗中的黑色药汤,吐出了几个把凤西言雷得外焦里嫩的字来。

“啥玩意?”凤西言怀疑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太好使了,怎么年纪轻轻地就出现幻听了呢。

她抬头看了看上官烛无比笃定的样子,顿时感觉脑子里一大片的黑人问号脸,难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男扮女装的假皇帝?而且还怀了孕?几个月了?怎么怀的?谁的娃?

“谁的?”她愣愣地看着上官烛,想要从他嘴里知道答案。

上官烛将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冷漠地回了一句:“我的。”

“哈?”凤西言下意识地低头看着上官烛的两 腿之间,若不是残存的理智阻止了她,她定要冲上去摸一把,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那玩意。

“哼!”注意到她的视线,上官烛不自在地冷哼一声,“喂陛下喝药。”

凤西言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两个宫女便端过药碗,捏着她的嘴灌了进去。

“唔!唔……呸呸呸!”一大碗汤药喝下了肚,喉咙里蔓延开来的苦味让凤西言回过神来,她顿时皱起了眉,伸出舌头用袖子擦了起来。

上官烛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转身带着王茸和宫女便出了寝宫。

他抬眸扫了王茸一眼,王茸瞬间意会,二人转进了寝宫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里。

王茸看了看四周,恭敬地垂首说道:“主子,凤西言最近不太对劲,言行与之前相差甚大,属下担心她已有了反抗之心。”

上官烛长袖一洒,冷冷一笑,不甚在意,“哼!反抗之心不可怕,一个小丫头,能奈我何?我手上有的是筹码让她乖乖听话!”

王茸沉默不语,比起主子的手段来,他真是太弱了,难怪当初他和全家会被那人害得那么惨。

正当王茸想要说点什么,上官烛突然一勾唇角,“不过,这丫头最近倒是变得有趣了许多,比起以前那个木头疙瘩要好了不少。”

王茸点点头,“虽然人还是那个人,但那周身的灵气劲确实跟以前不太一样了,难道是那日遇到的事吓着她了?”

上官烛沉默了一瞬,板着脸叮嘱道:“我走了,那药要按时给她喝,记住了。”

“是!”王茸正了正脸色,拱手应了一声,等上官烛已经走远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凤西言呆呆地坐在龙床上,感觉整个世界都瓦特了,自己从小接受社会主义熏陶的三观早已经碎成了渣渣,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太监有丁丁,还和皇帝搞在了一起,还搞大了皇帝的肚子,他俩有一腿的事还搞得天下皆知?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

突然,她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开始翻箱倒柜,嘴里还嘀咕着:“不行!必须要趁肚子大起来之前赶紧离开,那个猪公公敢让宫女强行给我灌药,分明就是不把我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后面指不定还有什么阴谋等着我呢!”

她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包袱皮,突然一拍脑门,在皇帝的寝宫找什么包袱皮!她四处扫了扫,眼尖地看见了垂在一边的明黄布帘,顿时冲过去一顿撕扯。

“撕拉——”

一大块布被扯了下来,风西言匆忙在床上铺好,到处翻找着方便携带的东西。

双龙吐珠金丝冠,太脆了容易坏,羊脂玉的白菜,死沉死沉的不方便,那些印章龙纹玉佩什么的虽然轻便小巧,但标志性太强,容易被人发现,不行不行……

最后,凤西言发现,她连一件衣服都带不走,因为她所有的衣服,连缠胸的布条,都是明黄色的,若是穿着这些衣服招摇过市,还不得直接被官差抓起来?

最后的最后,她抱着一大堆放杂物的螺钿漆器和珍宝盒喜滋滋地往守夜的太监屋里走去,这些东西虽然比不上那些值钱玩意,但也都十分精致,应该能卖点钱!

“好歹也是当过皇帝的人,临走的时候居然只能带些放肥皂面油的盒子,还得去偷宫女太监的衣服,真是悲哀!”凤西言嘴里小声抱怨着,但小手还是十分诚实地往包裹里塞着衣物。

突然,外面一阵响动让她警觉起来,抓着沉重的包袱从后窗翻了出去。

“陛下选了秀女,今晚是不是要彻夜不眠?明日我们就可以晚点去当差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当心陛下掌你的嘴!咦?我的衣服呢?”

“什么衣服?啊!我的柜子!我收藏的红姐姐的海棠肚兜也没了……”

凤西言听到身后的动静,撇了撇嘴,“没了丁丁的太监,还收藏人家小姐姐的肚兜,没节操!”

虽然她压根没想过,自己偷太监收藏的肚兜是不是更没节操,但这并不妨碍她欢快的奔向自由的脚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