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沈府(一)
作者:独去闲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0-04-17 22:49:54 全文阅读

这日正是腊月二十三, 天方露白不久,已能渐渐听见人语声,或是推门开铺声,或是路人低语声,或是商贩叫卖声……因着天尚早,虽众声皆有,河内烟雾未尽,愈发称得静谧。然,不多时,人声渐沸,文昌路上,处处拥门,茶坊酒楼,勾肆饮食。纵使是平日里,也是热闹非凡的。

况今日祭灶,街上布满了行人,一来为了买些年货以备接下来十几天的大年,二则为了今日的祭灶买些糖果,料豆等。巷口垂髫小儿围成圈儿,蹦蹦跳跳唱着童谣,不过须臾,人气便将昨儿个伏了一夜的雪化作吊挂屋檐的珠儿。

往那城东方向看,矗立着座府衙,院外粉墙环护,院内甬路相携,山石点缀,垂花门楼,抄手游廊,未入内窥探,不知其中妙处。府外立两个大石狮子,尽显庄严肃穆之气,从外看来,真真是一户规矩深严,知书达理的人家。

这便是沈府了,这沈家原是沈先忠当家,从商多年,后致力于与官家结上关系,于是花了大功夫将大女儿培养得知书达理,落落大方,最终与当地府衙成了亲家,不几年,那姑爷争气,便慢慢升到了户部,去了京都。

其余的三个儿子,老大沈先忠仙逝后便把生意做到了南边去了。老二做了几年父母官后升任衮州府首府兼总督,上任途中一家老小几十口人遇到了强盗,财产被洗劫一空,人也无一幸免。

而南堰城的家业大都留给了老三。老三名文志,字学之。而今任了南堰城的首府的府衙,承了沈家老宅,在这南堰城也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沈老爷觉得家族基业不可止于此,那日后若是出个经世之才,流芳百世,才算光耀门楣。于是比父亲一代更注重教养,家规森严,沈老爷与沈老太太一起过了大半辈子,育有四子二女,可惜小女儿未足七岁便夭折了。

府内人员流动,或洒扫,或劈柴,或整理,忙得不可开交。饶是如此多人,未见半分荒乱,各处有条不紊。

“都安排妥当了吗?”沈太太抬眼问道。

梨花椅上那位相貌身材纤细,眉清目秀,三十多岁的样子,看着确实温厚平和,女子放下手中雪白茶盏,语气温柔的答道:“是,母亲。今日祭灶一应事务已安排下去。”

“各处院落可收拾妥当了?切记不可铺张浪费,你第一次管理,有什么不懂,大可问我,不必拘着。”府里的事虽说由三夫人代管,然一切不过照着从前的样子。

“是,一应都差不多了。衣食住行的用具都备下了。”顿了一顿,又道“四弟弟家那位小千金,我原还想到哪找一位好的乳母帮着照料,可巧前几日英儿的乳娘便向我推荐了一位。”

“嗯,思虑倒是周全。”

“另有的,叫管家再另雇了五位粗使婆子,五位小厮,五位小丫鬟,您看是否足够?”

“够了,那些个贴身照顾的他们自会带着,用旁他倒使得不称意。另外每个院子再置两个丫鬟婆子,挑些伶俐的。叫管家去周家娘子那儿找,我们家自来是从她那儿找人,是个心实的。挑来你也过过目,学着看看人。”

“儿媳谨记。”妇人起身微微行礼,复又落座。这妇人是沈三爷的媳妇,沈家的三夫人,本是离南堰城百里外的泗水镇一户员外家的女儿,,又听母亲说大户人家规矩多,自入了沈府,越发小心翼翼,性格更显沉闷。又闲话了几句,沈老太太便叫她回去了。

三夫人走后,沈老太太招呼身边的碧露:“你找个人去把三儿找来。”最近沈三爷似乎有些不大成样子,一连几日不回家,马上过节了,若闹出什么来,一家上下也是不快,她年纪大了,一家和和美美的最为重要。

碧露回了话,在院子里招了一个小厮,叫他去传三爷来。

说起袁秀娥这姻缘,又是一桩孽缘。她家虽不是什么大户,却也殷实,母亲为正室,也跟着教书先生识得几个字,另有一个表哥,家里遭难,只剩他一个,居住在她家,自小一齐长大,略许芳心。

谁承想沈家一纸婚书过去,便嫁了过来。刚嫁过来时,那沈三爷也算安分,沈家人相貌端正,看起来确实是位文质彬彬的公子。

回门那日,袁家看了直夸,说是这三少爷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袁老爷更加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做得英明。

日子久了,人的本性也露了出来,沈三爷原先是个纨绔的公子哥,真是什么样的混账事也干得出来。

沈老太太因他年幼生了一场怪病,险些丧命,溺爱非常。那时四女儿刚去不久,沈老太太怕又再造丧子之痛,寻遍名医,碰巧从一道人那儿得了妙方,方捡回了一条命,所以打小宝贝着他,就养出了骄横的性格。

沈三爷深知沈老太太就是自己在沈家的护身符,平日里对沈老太太孝顺有加,哄得老太太只认为是别人抹杀了她的儿。

对袁秀娥而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今儿女俱全,也就这么过着吧。

那小厮出了门,便去了墨轩居寻沈三爷,扑了个空,沈三爷用过早膳就出去了,想着又是去哪出风流快活去了。便回芙曲院回了碧露。碧露叫他先候着,又进屋回了老太太。

“你叫那小厮到门口守着,三爷一回来便叫他来见我,若是申时初未归,便叫人出去寻。”碧露原话告知了小厮,小厮领命便慢慢的朝府门走去,他也不急,这会儿巳时未完,依三老爷那性子,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

才到门口不一会儿,便看见管家带了两个身着棕布衣裳的小厮走来,他远远的便行了礼。笑着道:“沈管家一大早是要到哪里去?”

沈管家向他回了礼:“三夫人遣我去再雇雇几个暂时的丫鬟婆子。”

小厮疑惑:“前几日不是已经雇过了吗?”

管家答:“那哪够啊,马上年关了,各位爷,夫人,都要回来了。各房各院还得再添几个可供使唤的人。”

小厮一副了然的样子:“您忙,您忙。”一边说一边帮沈管家开了府门。

送走沈管家,小厮又想着三爷一时也不会来,找了个暖和的地儿偷懒去了。

到了午时,沈老太太觉得有些疲乏,进里屋略略在床上躺了躺。天又飘飘洒洒下起了漫天小雪,飘飘洒洒。

芙曲园东面的游廊上,一身着红色披肩的小女孩正向芙曲园方向走来,约莫十二三岁,身旁跟着一个身着浅蓝衣的小丫鬟。因着天冷的原因,红衣小女孩小脸有些通红,看着粉粉嫩嫩的,惹人怜爱。女孩手中捧着一金色小手炉头发,梳了一个极为寻常的双丫髻。

过了抄手游廊,又是一处小门,入了小门视野一片开朗。方才那处是一片荷花池,原是别人家的院子。而这处原是沈府的后院。山石林立,怪柏多生,又配有其余各种奇花异草。过了山石,便是杏花路,两侧植有杏树。只是现在冬日,不见落英飞舞。

又过了墨渊居才到芙曲园。

刚进芙曲园,一个绿衣丫鬟迎了上来:“四姑娘,您来了。老太太这会儿正午休呢。”

说话间便引着她超正屋走去。“祖母正在午休吗?碧蝶姐姐,不必打扰祖母啦,我在外屋等着祖母醒来就是。”

碧蝶在前掀开门帘,屋内一股暖流扑面而来。蓝心将沈子悠红色披肩拿了下来递给碧蝶。碧露听见声响从里屋走了出来。

微微福身,“四姑娘。”

沈子悠赶紧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在找了个椅子安分的坐着,双手放在膝上,看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碧露笑了笑,不再言语。

另叫人准备了些梅花糕,八仙果粒,杏酪给她作零嘴。糕点看着精致馋人。沈子悠只尝了两口杏酪便不在动。虽然这会儿午时了她有些空腹之感,但娘亲告诉过她在别处不可贪嘴。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沈老太太醒来,碧露在里屋伺候她起身。

“老太太,四姑娘来了,在外屋候着呢。”

老太太由碧蝶伺候简单的整理了妆容,双眼看着镜子,但也不是在看自己,又问:“几时来的?”

“一盏茶的功夫。

一切妥当后,碧露扶着老太太坐了榻上,又拿了一个小枕给她垫着,一块貂皮小毯盖着膝盖。

“叫她进来吧。”

外面沈子悠听见老太太起身时已经站了起来,这会听见传她,由碧露领着入了内室。

“给祖母请安”她声音清脆利落。

“坐到祖母身旁来。”老太太朝她摆摆手。

子悠谢过礼,轻轻坐在沈老太太对面。

“去备碗熟水来,再把昨儿个七味斋买来的零嘴拿来。”待她吩咐完沈子悠便道:“祖母今日身子好?”

“一切都好,你不必担忧。”

“这天寒地冻的日子,祖母您腿疾便又凡了,不可大意了,要叫碧露姐姐好生照料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