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回十六岁
作者:江月糖  |  字数:2183  |  更新时间:2020-04-22 23:01:24 全文阅读

天,大亮了起来。

  唐楚睁开眼,就对上双喜那张笑脸。

  小丫头生的眉清目秀的,平日里总是一副笑脸,跟在身边总能带给人欢乐,唐楚不由的也微微笑了。

  “双喜,什么时辰了?”

  双喜连忙回道,“小姐,已是辰时了,邹家的人在偏厅等了一个时辰了,老爷不忍叫醒您,就让奴婢在这候着,等小姐醒了再出去见邹家的人!”

  ‘轰’的一声,脑袋像是被惊雷炸开了。

  她瞪圆了双眼,四处张望。

  床、被褥、梳妆台、衣柜、桌子……

  她不是瞎了吗?怎么又能看见了?

  而此时的双喜,就算自己瞎了五年,也该知道年近五十的双喜不该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的。

  “你说什么?”

  双喜一边准备洗漱的东西,一边笑着打趣,“小姐,是邹公子和他的家人上门提亲来了!”

  唐楚从第一眼看见邹时焰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之后就央了爹爹给邹家出银子,让邹时焰安葬了病死的爹娘。

  当时邹时焰无力偿还债物,唐楚便说让他娶了自己。

  一听这话,邹时焰的二叔二婶高兴的不行,回家也不知道对邹时焰说了什么,最终邹时焰来唐家提亲了。

  想到这里,唐楚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她赶紧往梳妆台前一坐。

  铜镜里出现了一个少女的面容,端庄秀丽,眉眼间有骄纵的少女独有的一抹英气,再配上年少时的不知所谓,着实是让人惊艳的。

  唐楚不可思议的抚上自己的脸颊,这绝不该是年过五十的妇人的脸,此时,这张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俏的如同刚绽放的花朵。

  同一时间,唐楚也明白了过来,她确确实实病死了,死后,老天爷却让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六岁这一年!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小姐,老爷又派人来催了!”

  门外有丫环来传话,双喜前去说了几句,回头又来催唐楚。

  唐楚记得这个情形。

  上一世,邹家人等了她两个时辰,虽然没说什么,但邹时焰的眉头从始至终都是皱着的。

  说是来提亲,不如说是来商量个价钱。

  唐楚的爹唐富长给了邹时焰的二叔和二婶三百两银子,直接就将婚事给定下来了。

  “双喜,快给我梳妆!”

  她一定要赶在婚事定下来之前出现。

  上一世,她如愿以偿的和邹时焰纠缠了一辈子,却也害了彼此一辈子,邹时焰苦,她又何尝不苦呢?

  她一心只想得到邹时焰的爱,而邹时焰却躲了她一辈子,两人过了几十年的‘相敬如冰’,白瞎了对方的一生。

  更何况,她到后来才知道,邹时焰的父母死前,就为他订下了一门婚事。

  那个女人叫李青青,唐楚记得,在将军府的时候,李青青还曾上门来闹过。

  “好的,小姐别急,奴婢一定会帮您化的美美的!”

  双喜显然不知道她此时的心思,掩着嘴笑。

  丫头手脚麻利,很快就为唐楚梳了个漂亮的发髻,正要为她抹胭脂,却被唐楚制止了,她提起裙摆就走,嘴里念叨着,“希望还来得及!”

  双喜微微一愣。

  唐楚极为爱美,特别在邹时焰的面前,上一回见邹时焰的时候,唐楚单是梳妆打扮就用了两个时辰。

  “小姐……”

  此时唐家的偏厅中。

  邹家的二叔和二婶正一口接一口的吃着唐家下人端上来的点心。

  邹时焰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眉头从始至终都是紧锁的,从进门开始,他便一直低着头。

  “哥,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吃一口吧!”

  跟过来的男孩不足十岁,一双眼睛又大又圆,脸上还没褪去婴儿肥,看起来又圆又可爱。

  他是邹时焰唯一的亲弟弟邹时初。

  小男孩并没像二叔二婶那样贪婪,而是小心翼翼的捏了两块桂花酥在手里,又小心翼翼的询问他大哥的意见。

  “我不饿,你吃吧!”邹时焰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

  唐富长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大家子,在喝完一盏茶后,仍旧不见唐楚的身影,他已有些坐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如果二位没有意见的话,那么婚事就这么定下吧!”

  邹家二叔和二婶连忙停下嘴里的活,对望了一眼,而后含糊不清的开口,“唐老爷,您看,我们含辛茹苦的将时焰养这么大,还供他读书识字,很是不易……您给的那些银子,只够我大哥和大嫂的下葬费……”

  邹家二叔的话很是明白了。

  意思就是要加钱。

  唐富长给了他们一百两银子,当时说的是好好安葬邹时焰的父母。

  但对于一般的百姓来说,安葬两个人,顶多就是数十两,这一百两银子,其实有九十两,都落入了他们的口袋。

  听了这话,唐富长不禁心中厌恶。

  倘若不是唐楚要死要活的一定要嫁给这个邹时焰,他才不舍得将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去。

  唐楚自小就没有娘亲,再加上自己这辈子也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因此可以说是疼到溺爱了。

  邹时焰的手背青筋暴跳,嘴唇已经抿成了惨白色。

  就连小小的邹时初也忍不住嘀咕道,“二叔、二婶,唐老爷给的已经够多了……”

  邹二叔回头狠狠的瞪了邹时初一眼,压低了声音训道,“小孩子,懂什么?”

  邹时初嘟着嘴,半低着头,连手里的点心也吃不下了。

  小小年纪,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隐隐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有多屈辱。

  “一口价,三百两!”

  邹二婶一咬牙,冲着唐富长伸出了三个手指。

  邹二叔亦双眼一亮,附和道,“三百两不过份,养这小子这么多年,哪样不是钱?往后他若是出息了,唐老爷也是赚了!”

  像是买卖物件一样,邹家的二叔二婶一唱一和,内心完全沉浸在数银子的快乐当中。

  唐富长虽然不耻这种行为,但想到女儿前几日在家闹自尽,他一咬牙,正欲让管家去取银子。

  便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在厅外响起,“且慢!”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唐楚快步走来。

  她今天穿了身青绿色的裙子,脸上未施脂粉,一头秀发绾了个精致的发髻,却没来得及装点,似乎是挺急的……

  邹二叔和邹二婶一见唐楚,皆双眼一亮。

  两人立马迎了过去,就像是看见财神爷一样。

  唐楚的眉头一皱,她记得邹家二叔二婶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会道德绑架的压榨邹时焰。

  邹时焰甚至因为这两位的闹腾,被皇上责罚,险些陷入牢狱之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