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我叫白运
作者:季筱涼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20-07-02 13:37:41 全文阅读

顾菱随着他开口说话,周身的寒毛直竖,她就意识到,那少年可能不是什么凡人。

  且,他的话,总觉得有一股子令人胆寒的毛骨悚然的错觉。

  于是乎,顾菱皱着眉头,直直地盯着那少年头顶的鸟窝,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还没有下蛋?我都盯着你这么久了,难不成真的要做无用功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景晖眼睛蒙着白色的布巾,怀中抱着一堆果子回来了。

  他手中还拿着桃木剑,愣是把千年的桃木剑当作了拐杖。

  “大师!”顾菱欣喜地爬起来,向他奔过去,小心翼翼地接了他怀中的果子,一手抱着果子,一手拿起一颗啃了一口,双眼一亮说:“这果子真甜!”

  “甜的话,你就多吃几个。”顾景晖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说来奇怪,昨晚上他弹奏了那首梵音曲子,夜里面竟做了个梦。

  在梦里面他看到自己和一只小白狐相依相伴,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沙弥。

  后来他感觉到大限将至,把还没开灵智的小白狐封印进了一幅画中,那幅画呕心沥血创造的一个世界,有助于那小白狐的修行。

  岁月斗转,他看到自己轮回成了如今的顾景晖,画中的小白狐也已经修炼有成,长出了九只尾巴,开了灵智。

  佛家讲究因果循环,梦里面他曾经向小白狐保证,轮回的时候,会报答她那一世的相依相伴。

  所以,他才会得了恩师这一幅画,和这画中九尾狐有了一段缘分么?

  苏醒之后,顾景晖就坐在顾菱身旁,一直看着她沉睡的容颜。

  因为视线有点模糊,他看不太清楚眼前小白狐睡着的模样,但是依稀能够看出来,她睡熟了就控制不住露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

  下意识地摸了摸她蓬松的大尾巴,顾景晖那一刻感觉心底滋生出了一股子喜悦。

  或许,他们俩真的是他梦中所见的那个样子吧!

  估摸着小狐狸快要醒了,他就起身用桃木剑开路,眼睛看不见,嗅觉就会异常的灵敏,他找到了几棵果子树。

  “原来是个瞎子啊!难怪找的都是酸酸的果子!”顾菱正装出一副很甜的模样,冷不防,那个白衣少年不屑地开口了,并且一溜烟没了踪影。

  混账小子!

  但是看眼前的顾景晖,似乎,他一点也察觉不到那个白衣少年的存在!

  越是这么想,顾菱越感觉那少年绝对有古怪。

  嗯,不管他怎么口吐芬芳,都决定不予理会!

  顾景晖因为眼睛的原因,他偶尔才会吃几颗果子。加上他就像是苦行僧一样的修行,对于果子酸甜还是苦,他其实没什么感触。

  所以顾菱吃得自己酸得龇牙咧嘴,就只有那同样摘了不少果子回来的白衣少年看到了。

  “嘁!那些果子都酸死了!只有我找的这些才是真的甜!一个愚蠢的瞎子,还有一只愚蠢的小狐狸!”白衣少年返回来了,一面捧着果子啃一口就扔掉一个,一面鄙夷地对着顾菱和顾景晖品头论足。

  气得顾菱险些要爆炸了!

  但是,她还是生生地克制住了。

   “大师,我发现周围有很多的药草,都是你给出的那个方子里需要的。就是有几株需要过几日才能成熟,我看我们在此处多停留两日,把除了那三种药材的都给收齐了,到时候我们直接赶过去找那三位味药,还能省下不少的时间。”

  顾菱这可是意外发现了。

  “嗯,那我们就多停留两日,届时去最近的城池买些干粮等物什,好南下寻找那三味药。”顾景晖感觉在理,更何况他如今眼神不好,自然是要听这只小狐狸的。

  白衣少年见他们俩开始拾掇周围,看样子是准备多停留了,忍不住有点儿纳闷。

  尤其是不管他怎么向顾菱找话说,都发现没有人理会她!

  当初那只小狐狸盯着自己的眼神还历历在目,怎么就看不见他呢!

  能够看到他都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了!

  无趣!

  实在是太无趣了点!

  白衣少年一副无趣地看着四周,手中抓着一把果子,正无聊地拿着随意地投掷出去。

  那些果子基本上都穿过所遇到的物体。

  直到一颗果子,精准地砸中了顾菱,而顾菱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之中,她气呼呼地爆发出了起床气,抓起那只果子,就怒目而视看向了罪魁祸首。

  白衣少年愣怔了片刻,还以为又是自己的错觉呢。

  结果就看到了顾菱手中那颗,嗯,他丢出去的果子!

  她竟然抓住了!

  再去看顾菱的眼神,又抬头确认了一下,嗯,头顶这一次没有一个鸟窝!

  所以,她看到他了吗?

  没来由地一阵的兴奋,他笑着说:“你能看到我?”

  这句话不是疑问,反而带了点笃定。

  顾菱刚准备回答,顾景晖就把她收入了画中,自己反正眼睛蒙着布,就这么抱着画继续进入了入定之中。

  呃——

  顾菱瞥了一眼,自己这会儿回到了那幅画中,那棵千年古树,摇摇头,她重新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看来,顾景晖并非察觉不到那个诡异的白衣少年的存在,恰恰相反,他一直都清楚感知到他的存在。

  之所以不予理会,必定是那白衣少年太古怪了,肯定藏着什么秘密,不能和他交谈。

  翌日。

  顾菱被放出来,她好奇地搜寻了一下周围,没有查找到那名白衣少年的身影。

  难道,他离开了?

  顾菱这么想着,就忍不住询问顾景晖说:“大师,昨天那个白衣少年前天就跟着我们了!一开始他就问我能不能看到他,我假装听不见看不到,没有回答。昨天我睡迷糊的时候被他吵醒了,忘了他的古怪,险些就和他吵起来了!幸而大师及时地把我收进了画中。”

  顾景晖微微地颔首,抿唇说:“那少年是有点诡异,不过他不是最让人害怕的存在,反而是他若是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你就是面临生死劫难也要假装看不到他才是!为了以防惹上黑衣的他,哪怕是白衣无害的他,你也要假装看不到!”

  顾菱若有所思,唔,他还喜欢穿黑色衣服?

  不管怎么回事,顾菱感觉顾景晖没错了,立刻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说:“大师放心,我不会理会他们,不管他们穿什么衣服,就是穿一身绿色,戴一顶绿帽子我也绝对不发出一点笑声!”

  绿帽子?

  顾景晖满头黑线,这只小狐狸究竟哪里听来的这些词语?

  罢了。

  她初开灵智,还是个小孩子,还是不要和她说太多了。

  小孩子嘛,好奇心重,要是没完没了打破砂锅问到底,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菱花了三天的时间,总算把除了那三味药材其余所有的药草都收集了,一人一狐便再次上路了。

  这一次听顾景晖的话,他们进入了一座城池。

  城池很小,只能用小镇来形容,不过里面是人山人海真的很热闹就是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今儿个赶巧,遇上了这一带城镇的庙会。

  在庙会期间,小镇的街道会多出许多的小贩,并且不会收取租金,小贩们可以纯利润。

  顾菱化作了一名二八芳龄的少女,扶着顾景晖去了一家客栈,结果才发觉没银子,她摸了摸,从耳朵上摘下来玉坠才化解了尴尬。

  原本正用鼻孔朝天的鄙夷看向他们的店小二,登时像是变色龙一样换了一副笑脸,殷切地接了玉坠,笑着说:“客官,您这一只玉坠价值十两银子,我们客栈上房一间一晚上需要一两银子,还需要找您八两银子。”

  “嗯,先给我们上一桌好菜,把你们招牌菜、好酒一并上了,银子先寄放你们那,我们一应吃喝都从里面扣吧!”顾菱这个时候很像是大家族出来的娇蛮千金,她发话了,小二哥连连点头,很快就引着他们上了三楼的上房。

  两个人住隔壁,小二哥给沏了一壶热茶,并四盘点心后,很快就下楼了。

  顾景晖有点儿羞赧,他这些年一直孤身一人,如今多了个小家伙,才知道囊中羞涩为何物。

  顾菱恰巧也想到了这一点,心说难怪大师总喜欢露宿野外。

  原来是身无长物!

  不过他一直穿着这一件袍子,奇怪的是袍子怎么也不会脏和破损?

  看起来应该是一件法袍?

  嗯,还有她那只玉坠,还是她自己在画中一处玉石洞里面,捡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玉石,自己磨成了玉坠呢!

  那么点边角料,竟然价值十两银子,不得不说,无论什么时代,玉都是很值钱。

  小二哥很快就带着几个传菜的跑堂伙计来了,给送了热水和一桌子菜,还不忘小声地嘱咐他们说:“几位客官,天黑之后,你们千万不要出门啊!”

  顿了顿又说:“还有,门窗需要关好,甭管听见什么声音,你们都不要理会!”

  “放心吧小二哥,我们都晓得!”顾菱满口答应,手中动作不停,给对面的顾景晖夹菜。

  吃饱喝足了之后,顾菱帮顾景晖把屋子里的桌椅板凳给推到了一个地方,防止他起夜了眼神不好撞上了。

  而后她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想不到夜幕降临了之后,顾菱又看到那个白衣少年!

  他坐在了窗户框上面,摇晃着自己的一双大长腿说:“我叫白运,小姐姐你叫什么?我好孤独啊!你是第一个可以看到我的人哦,你可以不要装作看不到我吗?”

  顾菱依然不予理会。

  白运好像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一个劲地自说自话。

  好不吵闹!

  忽然他惊呼一声,整个人呲溜一声,凭空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