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二章 深海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20-05-07 17:57:55 全文阅读

靈邑国有一片海,色泽深蓝带黑,广阔无垠,无边无际,位于西城楼之后。海水深不可测,冰冷刺骨。内有大鱼,长相奇异,巨大无比,吞噬人身。

  .

  幽兰的光影透过木质的帘子撒进了屋内,昏暗的房间内只见一桌一椅一塌,再是层层叠叠的纱布挂满屋子,每一条纱布上画着不同女子的模样,或坐或立,曼妙身姿,花枝招展。

  “沙沙——”“沙沙——”微风吹起柔软的纱,纱布四处蔓延,随风摇曳,画上的女子翩然起舞,嫣然一笑。

  层层叠叠的纱幔之后坐着一个带着人面具的男人,穿着月牙色的衣裳,袖口绣着一只深蓝色长相奇异的鱼。男子低头拨弄着琴弦,鬓边碎发轻轻摇晃,看似一副美妙绝伦的“画”。然而此情此景在这幽深的深海里却是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海水冰冷的气息使这个房间犹如在冰天雪地之中。

  忽闻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踏风而来,再闻“铮——”的一声,琴声止,那脚步声也停住了。

  霎时静谧无声,寒意侵骨。

  “噗……哈哈哈哈,司雾啊,我今日带长鱼出去,你猜怎么着?”沉默许久,是个女人开了口,声音清脆欢快,话语间用素手拨开白纱,一步一步走到了屋的最深处。

  “哦?”被称作司雾的男人抬起头,面具里的那双眼睛里微微发着光,似乎对她的那番话有些感兴趣。

  女人叫睢橪,眉目如画,只随意挽了个发髻,插着一只珊瑚簪,便是美到动人心魄。她上身着白烟色的衣裳,下身着着水绿色罗裙,裙摆千褶,裙四角绣四只灵鱼,灵动自然,每走一步,那鱼就像是在碧波上游动。

  “是呢。”睢橪一笑,嘴角漾起了涟漪。她立在不远处瞧着司雾,见他起身向她走来。

  “我的好乖乖,同我讲讲呗?”司雾拉着睢橪的袖子,这一开口先前的那股寒冷之气便荡然无存,甚至还夹杂着略微的撒娇。

  睢橪捂着嘴笑出了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把面具摘了,你便同我来!”

  屋内的白纱轻摇,画上的女子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

  .

  巨大的灵鱼徘徊在海底的天空里,浑身发着幽幽的蓝光,它就是司雾袖口绣着的那只鱼,也是睢橪口中的“长鱼”。

  不一会儿,司雾便慢悠悠的来了,取掉了面具的他,眼圈发黑,面色泛白,唯有唇上有一丝的血色。那衣裳被风带动着吹起,晃晃荡荡的,显得他十分瘦弱,像个行走的衣架子。

  “长鱼。”司雾抬起头看着长鱼,那灵鱼幽幽的飘了来,飘过司雾身旁,最后停在了一个石床旁,从嘴里吐出了一个泛着白光的骨架。

  然后长鱼就晃了晃身子看着司雾,只见司雾的整张脸都黑了,回过头看着睢橪,支支吾吾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乖乖?”

  “喏……”睢橪笑着指着那具白骨,“本来我想带着长鱼上岸看看的,哪知刚巧赶上靈邑国的帝姬被人追杀——应该算是追杀,她身后有好多的白纪兵,最后追到西城楼,她居然就跳了下去……”

  “然后呢?”

  “然后我就想,她若是直接坠入深海里肯定是会死的呀,我就让长鱼把她先吞了。”睢橪撑着下巴看着那具白骨,若有所思的道。

  司雾此时不知该作何表示,有些恼怒但是又知道自己并不会对睢橪破口大骂,便微微噘着嘴:“可就算是被长鱼吞了再吐出来,她现在也被吃的只剩骨架了,还是死了的。”

  “你当我没想到?长鱼那肚子吞下去是东西软的一会儿就给化没了,硬的倒是能留些时日,我本想让长鱼先吐个泡泡再把她吞了,谁知我话还没说完它就已经把人……”说着,睢橪瞧了一眼长鱼,长鱼注意到了睢橪的目光,悻悻的掉头游走了。

  “所以呢,好乖乖,现在要怎么办呢,突然平白无故多出来一具白骨。”司雾摸着下巴问睢橪。

  “当然是把她救活了。”

  救活?!我的乖乖啊,我与她不曾相识,我为何要救她性命啊?!司雾满脸写着不愿意,睁大了眼睛望着睢橪。

  “对,你不是会活死人肉白骨的术法吗?”

  “可我为何要救她啊,我并不认识她。虽说我画张皮肉个骨很容易,可我这几日有些犯懒,不想动……”司雾一想起这几日平平淡淡的就有些不太高兴,乖乖已经三日没有亲他了,他心里有些烦躁。

  “司雾——你知道我之前在靈邑国待过一段时日,这小帝姬我其实是认识的,但是她不认识我,我呢与她的父母曾经交好过。如今先王上被鄙亦杀死,取而代之,靈邑国已物是人非,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睢橪拉起司雾的手,像是在恳求他。

  她曾在靈邑国生活了许久,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心灰意冷,跳入了深海之中,谁料没死成,被司雾救了,从此便在这里住下了。

  前段时间知晓靈邑国的先王上被鄙亦杀死后,她便时常会回想在靈邑国的一些日子。好的回忆起来自然是心头都是甜的,不好的无论过了多久回想起来心头也还是隐隐作痛。

  鄙亦是一位有野心的君王,可他的野心是可怕的,骇人的,是那一种为了自己的目的能够不惜耗尽千人万人的性命的。

  如若靈邑国实实在在的落入他的手中,那靈邑国命不久矣了。

  现如今小帝姬没有死,也就是说靈邑国还有一丝的希望。

  司雾见着睢橪说完这些话沉默了许久,便心知不妙,从前在深海之中救活她时,她也曾这般。

  若不是走投无路,谁又会选择跳入这万恶的深海之中。

  司雾撅着嘴,半晌开口:“好啦乖乖,我帮你救她便是了。”

  此话一出,睢橪便开心的抱住司雾的脖子亲了一口。

  .

  半个时辰之后,睢橪燃起回魂香来,便就在那挂满层层叠叠的纱幔屋里。而司雾则从里屋取了个奇异的种子来,置于骨架的心口之处。

  一时间屋内似乎刮起了一阵大风,将纱幔吹的肆意飘扬,那些画上的女子也纷纷抱怨不知出了何事。

  屋内烛火忽灭,半晌便觉得有一鬼影飘飘悠悠的来了白骨身旁,那就是零姹羽的魂魄,腹部还有一个大窟窿,不过也没事,鬼魂是感受不到疼痛的。

  “吓我一跳……”司雾瞧着那半透不透的鬼影忽的出声道。

  “你快些画皮。”

  燃完回魂香的睢橪望着零姹羽的魂魄,轻声叹了口气:“幸好你的魂魄还在此处,不然就麻烦了。”

  零姹羽不做理睬,幽幽的飘去了自己的白骨旁,望着那赤裸裸的骨头里扎着一颗种子,恍然失魂。

  “谢谢你们……”零姹羽看着白骨道,嗓音沙哑,像是深山里老鸦的声音,枯燥至极,十分难听。

  “不用谢我,是乖乖让我救的你。”司雾看了看零姹羽。

  “你叫什么名字?”睢橪问道。

  “零……姹羽。”

  靈邑国最后一位帝姬,传说是第一个看见花树的人,也是葬送整个国家的人,虽说这些消息都被先王上压下去了,但是也难免有些多舌的人八卦着。

  不过按如今的形式来看,那倒是被人说中了。睢橪蹙着眉想着。

  零姹羽此时似乎像是忘记了什么东西,痴痴呆呆的,不知是还没反应过来,还是被吓傻了,总之,这不该是一个刚刚遭受到家破国亡的帝姬的反应。

  “唉,我看她的记忆是被长鱼的口水给冲的淡化了,你把她的魂魄放进泡泡里先养着吧,这肉身一时半会也长不出来。”司雾在这些悬挂着的纱幔中慢行,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一张新皮,可似乎都不太适合。

  睢橪对着掌心轻轻吹了一口气,掌心便形成了一个圆圆滚滚的彩色泡泡,再将那泡泡轻轻的对着零姹羽的魂魄一弹,她的魂魄便进了那泡泡中。

  “你画的这些皮好像都不太适合她,”睢橪回过头来看了看司雾,“不如等过几日她记忆多少恢复了些,与她相处一段时日之后再做出新的皮给她吧。”

  司雾画的这些皮虽然都十分的漂亮,可大部分都是照着人间那些青楼女子画的,到底沾染了一些风尘低俗的气息。

  “也好。”司雾想了一会,觉得睢橪说的十分有道理,零姹羽是帝姬,该用些上好的皮。最好是能够还原到最初的模样才好。

  不过,就算是随随便便的一张皮画在那白骨上,也都会变得不凡吧,那些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是怎么也都覆盖不掉的。

  司雾施了灵术,将那白骨封存好,转眼便见睢橪一脸愁眉苦眼的样子。

  “我的乖乖,你又怎么了?”

  “无事,只是脑中忽然闪现出了一些旧事。”

  “那你同我讲讲?”

  睢橪轻轻摇了摇头:“过去的便就过去了,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再提就是我的矫情了。”

  幽蓝色的光撒入昏暗的房间,一时间竟让人有些微微伤感。

  睢橪细细想着,她是从何时来到了此处的呢?记不大清了,只知道那是个夏季,独身一人的她坐着一条长长的火车穿过了一片从未见过的地方,最后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就莫名其妙的下了火车。

  转过身后,不见火车,不见人影。只留下她一人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那时的靈邑国还是四季分明,春花秋月,夏蝉冬雪。

  她曾经以为会像自己曾经看过的穿越小说一样,最后还会穿越回去,哪知道,自己这一过就是几百年?认识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靠着自己那点医术颇有了些成就。可惜最后,自己还是走投无路,心灰意冷,跳入了被人们称作“恶海”的深海之中。

  靈邑国已然非靈邑国了,人亦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冬烘阿
作者的话

睢橪是穿越来的靈邑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