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四章 苏醒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20-05-07 18:05:56 全文阅读

“小殿下,我今日在西城楼脚下之时,听见有别院的宫女说西城楼的月儿弯弯,是观月的最佳之地。”仰殊着鹅黄色的布裙背对着零姹羽,两根麻花辫上的碎发被风吹起,像是绒花一般,于阳光之下泛着点点柔光,她的淡唇一启一闭,柔声吐出好听的字眼来,却蕴含着似有若无的悲伤来。

  仰殊?零姹羽抬起头看着仰殊的背影,小声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雪地里被晨曦的光照亮了一大块,泛着刺眼的白光,仰殊站在那里,像是天界里的仙人。

  “小殿下,月儿弯弯是靈邑国最高的地方,那儿离天最近,向下是广阔无垠的海,往往月亮映照其中,随波荡漾,十分美丽,可惜仰殊也只是道听途说,从未见过。”

  仰殊,我以后会带你去的,我会带你去月儿弯弯看月亮的。

  看海与月。

  “小殿下,”仰殊转过身来了,那张微微泛白的唇扬起,露出了一抹笑来,“请你一定要带仰殊去月儿弯弯看一次月亮。”

  霎时天地失色,仰殊的笑带着晶莹的泪,摇摇欲坠,鹅黄色的裙逐渐透彻,渐渐隐去,似是风吹散一般。

  仰殊,你不要走!小帝姬哭着喊着向她奔去,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到不了她的跟前,伸手去抓仰殊的衣袖,竟是一穿而过。

  小帝姬心底像是忽然漏洞了一大块的肉,霎时疼痛难忍,泪水如泉涌一般迸发而出。天边的白光也一刹那消失不见,如烟似雾,渺茫不已。

  此时天地间唯剩一种色彩,是灰色,那是夜幕来临的前兆。

  .

  恍然已过了数月,零姹羽显然不是那些优柔寡断之人,再白骨生花之后,不出半个月她便苏醒过来,这一副全新的皮囊让她又有了新的希望。

  这些时日零姹羽似醒非醒的在那些不知是梦还是现实的画面里中日游游荡荡,看过了记忆里的画面,也看过了那些未见过的画面。

  “梦境”里的仰殊、父皇与母后、哥哥与姐姐们……他们有时会对小帝姬笑,笑的眯起了眼睛,像是一朵朵好看的花儿;有时,他们会瞪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望着小帝姬,那眼神里藏着无尽的恐惧;他们的嘴巴会像木偶一般一张一合,却吐不出半点儿声音……无论如何,这些画里的最后,他们总是倒在血泊之中,毫无生气。

  小帝姬被吓得长大了嘴巴喊不出声,她醒不过来,也无法改变梦境。

  一颗原本鲜活的心似乎被这些画面惊吓的一点点的遮掩,被波涛汹涌的海水一点点的冲淡。她忘不掉那些情形,也无法忘却——他们总是在她睡熟之时来提醒她——他们那时是有多么的痛苦。

  躺在石床上的零姹羽不知自己究竟是睡了多久又醒了几次,这一次睁眼只见这屋里昏暗了许多,想必应是半夜了。

  她轻声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凝望着桌上那颗闪烁着微光的夜明珠陷入了沉思。

  这深海里的光影多数是斑驳的幽蓝色,总是让零姹羽时不时心底涌出一股悲伤来。

  在此数月,她甚至还未想好该如何报这亡国之仇,就连那仇人鄙亦她也不知他长得是何模样。

  零姹羽啊零姹羽,你真是没用。

  “小羽?”一声疑惑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帘,将她的思绪从深渊里拉扯了回来。

  睢橪轻敲了几下门,然后推门而进,一眼便瞧见了坐在床上发呆的零姹羽。

  零姹羽自醒来的那日之后,便常常如此。睢橪有询问过她是否哪里不舒服,可她也只是笑着摇摇头。

  小帝姬脸色惨白的抬起头来看着睢橪,像是新生花儿那般稚嫩的小脸上本不该出现这种表情,可就是那该死的鄙亦害的她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小羽……”睢橪移步石床前,拉起零姹羽的小手,那张恍若天仙的脸上眉头一皱,嘴中哀叹一声,“我的小帝姬啊,有什么难受的你便说出来,可别再这样了,看着我这心里十分的难受。”

  睢橪瞧着零姹羽这模样心里便心疼,小帝姬这年龄换成在他们那个世界里也不过是十三四岁,幼年经历这么一遭,往后便是整个人都不得不被这仇所影响着。

  有些人经历过如涅火重生,有些人经历过却陷入泥潭。小帝姬自幼便被“囚禁”于离清殿,对于靈邑国的王上与王后并无多大印象,谁知初离离清殿便遭人追杀,坠入深海。如今更是日夜梦魇,背负着报仇这一重任。

  他们也真是狠心。

  “橪姐姐……”小帝姬听见这番话忽然眼眶一湿,这么多天来压抑在心头的那份苦楚像是一个巨大的气泡堵在嗓子眼,一霎时被人戳破,委屈和难过化为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睢橪心里看着心疼,伸出手来捧起小帝姬的脸蛋,柔声道着:“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有了她这句话,零姹羽这时哭的更是凶了,抱着睢橪的手臂哭了半晌,眼泪将睢橪的袖子浸湿了一大片:“橪姐姐,我……我该怎么做?”

  睢橪轻轻拍着零姹羽的背,冥思了半会:“你既然愿意醒来,自然心中也有了想法,不是吗?”

  小帝姬红着一双眸子怔怔的望着一处,眼泪还挂在脸庞上,哭出来果然心里舒畅了许多。再细想橪姐姐问她的那句,她心里却是不知该如何选择。

  她想要得到别人的一个答案,或是支持或是反对,她都愿意接受 。

  见她不回答,睢橪似乎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又说道:“小羽啊,无论别人怎么建议,你都得先站在自己的角度想想,那个答案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我知道你这些天都在深受梦魇的折磨——这事换在谁身上都不好受,亡国之仇自然是可恨的,但你不得不接受,可如果我们换个方向思考呢?”

  “橪姐姐?”小帝姬抬起头来看着睢橪,似懂非懂的看着睢橪。

  “鄙亦确实才华过人、灵力高超,可他的野心过于强大,甚至不惜耗尽千万人性命来完成自己的大业,”睢橪歪着头想着,对于鄙亦的印象其实是停留在来这深海之前的,不过仅仅这些也足够否定了鄙亦不适合做一个国家的君主,“这样的人,不太适合做君主。若做个权野朝臣还好,可这样的人往往有了杂念,便依旧会变成这般……

  “我的意思是——小羽,若是你厌恶‘报仇’二字,大可以不将此事作为报仇,全当做是为了救百姓于水火之中,鄙亦这般如此,百姓也是十分不好受的,他这样的人,心里没有苍生,只有他自己一人。”睢橪说道。

  脑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那是在靈邑国的西城楼之上,乌云遍布、狂风呼啸。

  “所以,小羽你听明白了吗?你不仅仅是为了亲人报仇,更是为了拯救靈邑国的百姓。”

  小帝姬心中清楚的很,可现如今她似乎什么也做不到,不会灵术的她离了深海又该如何生存?她该从哪里起步,是靈邑国还是敌国?

  就是这样想着,零姹羽开始觉得自己十分渺小。

  “扣扣——”

  是司雾,他满是担心的看着二人,走到了睢橪身旁。

  “乖乖……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了个大概。”司雾轻声叹了口气。

  “橪姐姐,你说不无道理,可我并不会什么灵术,也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计划……”小帝姬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那双洁净的手什么都没有。

  司雾听见“灵术”二字,立刻说道:“小帝姬,你并非没有灵力,不会灵术。”

  “此话怎讲?”

  “那日我与乖乖将你的这副躯体造就好了之后,便发现你的骨骼似乎有些奇怪,像是隐藏了许多被封存的灵力……”司雾道。

  “是吗……可我从不知晓……”小帝姬听着司雾的话,也在回想着之前的事情,但是却从未捕捉到一丝有关于灵术的记忆。

  印象里自己是在及笄当日昏睡了很久,再次醒来已是翌日了。

  “你的一些记忆被抹去了些许,而且大部分都是有关于灵术的,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我不知道,只是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将你身上的这些灵力聚集起来,才能冲破你身上的那到封印。

  “灵力散布你的全身,每一根骨头上都有一到封印……”司雾皱着眉头说着,能够下那么多到封印的人想必也是个位高权重之人,精通封印之术且灵力十分强大。

  离了深海往南一百里是乌圆国乌圆一族,乌圆国内有一种奇草,名曰“聚灵草”。

  取聚灵草叶子两片、珊瑚枝二钱,放于画皮之日所用熏香的屋内熬制三日,其汤入腹,可凝聚灵力,冲破体内封印。

  而这聚灵草乃乌圆国的镇国之宝,唯有两株,想要得到定是十分艰难。

  “这几日我们会想办法将你带入乌圆国的宫内。那聚灵草便藏于宫中,如若这聚灵草可用他人之力得到便不用如此麻烦,可是这草十分奇怪,必须得亲力亲为,否则即便那到也是无用的……”

  睢橪说着,司雾便转身去了屋外,没一会儿又进来了。

  “一切都有我们为你打点好,小帝姬,你只管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便可。”

  光影疏离,微微荡漾。

冬烘阿
作者的话

仰殊是小天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