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五章 一夕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256  |  更新时间:2020-05-04 13:26:07 全文阅读

在那之后,这深海里来了位客人。

那日小帝姬虽然在深海之中,但却听见了海上巨大的声响,一时有些担心。睢橪告诉她,那是海上有人用灵力开了一道路,要入深海。

小帝姬觉得奇怪,怔怔的抬起头来望着那看不见天的海面,头顶是微微泛着五彩斑斓的光影,又问睢橪:“那会不会是靈邑国派来的人,来抓我的呢?”

“自然不是了,那是我请来的客人,她是来帮你的。”一句话轻飘飘的吐出,小帝姬只觉得心中的石头落了一大半。

来者是一位着着浅绿色襦裙的女子,梳着垂鬟分肖髻,好看是好看,可面目略微苍白,唯有那一点唇还算有些颜色,红霞似的颜色。

那女子是被司雾接来的,走起路来瞧着柔弱不已,一股病秧的气息。

小帝姬望着那女子,心中不禁诧异,她看起来十分柔弱,真的可以帮到自己吗?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睢橪,睢橪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便伸出手来揉了揉小帝姬的头,介绍道:“她是皎若,便是乌圆国的医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此去你跟在她身旁做个小婢女与她一同入宫。”

被称作“皎若”的女子浅浅的笑了,温柔的看着小帝姬,柔声道:“橪橪和司雾早就让鱼儿告诉我了,我愿意带你一同去乌圆国宫内,帮你一同寻找聚灵草。”她说完这些似乎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也仅仅看了看小帝姬一眼便不再说话了。

小帝姬觉得这名字与她甚是相配,“皎若”,娇弱……那唤作皎若的女子给了她一个还算好的印象,她心中知道,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女人。

深海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许微妙,司雾便开口道:“好啦,大家都去屋内坐着歇会吧!”

这话一出,哪知姣若竟然开口回绝:“司雾大人、橪橪,我想我不能在此处待太久,就让我先带着小帝姬回去吧……咳咳……”

“也好,这深海里湿气太重,你身子本就不好,待太久恐会引发旧疾,”见皎若的身子摇摇晃晃,睢橪慌忙过去拉住皎若的手臂,生怕她下一刻就要倒下,忧心忡忡的说着,“司雾,便先送她们回一夕屋吧。”

司雾轻点头,一摆袖子又走进了屋内,没过一会拿了个泛着光泽的小木盒出来。

木盒上有着一排又一排细细的纹路,看不出是什么花样。司雾将那木盒交于小帝姬手中,告诉她:“此木盒里一把匕首,是用千年珊瑚与一百种鱼骨混合镶嵌为芯放入寒冰与深海之水熬制三年而成的。你如今没有灵力,去了乌圆国若是遇到一些事情也是手无缚鸡之力,这匕首便给你用来防身用。等到你聚灵之后,这匕首的用处可更大了。”

“橪姐姐……”小帝姬面露难色,不知这木盒是该接还是不该接。司雾与睢橪为了帮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又是救她的性命又是帮她出主意,如今还要送给她如此昂贵的匕首,她不知这些欠下的何时才能还完。

那匕首,听着便是不凡,她真的有那个本事去接下这重任么?

亡国之仇与救赎期望。

“收着吧,小羽……我知晓你心里定是不好受,可你想想我之前同你说的那些,若你不肯又怎么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呢?”睢橪笑着看着小帝姬,司雾的手始终举着那一木盒等着小帝姬接下。

犹豫片刻,小帝姬咬咬牙将那木盒手下,随即又向他们行了个靈邑国最大的礼,咬着牙说道:“我零姹羽,定不负众望,报亡国之仇,取那鄙亦之首,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一语罢,万千鱼群游荡至深海的天空,长鱼一跃而起,冲破海水,荡起巨大的声响。一声长鸣冲破海面,直至云霄。

.

二人骑在长鱼的背上离了深海,在浮出水面的那一瞬间,小帝姬觉得万分刺眼,于是便试着一点一点的张开双目,环顾着四周。

长鱼漂浮在半空中,她居高临下的望着靈邑国的这一片土地。

这是她死后再活过来的第一次看见人间。

小帝姬掐着手指算着时间,靈邑国此时应该算是要入春了,可这遍地还依旧是雪白的,唯一瞧见的一抹颜色还是松柏树上抖落下雪后的枯枝,棕色带着潮湿。

真是可怕啊,连松柏都枯了。小帝姬望着这满目荒凉的景色,不禁潸然泪下。

耳旁亦是寒风呼啸而过,刺骨的风如同锋利的冰刃狠狠的划过她的面颊,连带着心一同疼痛撕裂。

天空中没有一只雪离鸟,也听不见雪离鸟的长鸣,只是泛白的长空,望不尽也看不穿。它发着冰冷的光,毫无生气,四处静谧无比。

小帝姬微微颤抖着哭了,泪水一落眼眶,便被风干成为泪痕。

“别哭。”耳旁是那位皎若的声音,柔和的似春风一般,就那样在她的耳旁响起。

女子扣起拇指与食指,在小帝姬的身旁一挥,那刺骨的寒风竟然变得柔和起来,吹在她的面庞上,也不觉得疼了,只是那心里,还是一阵一阵的绞痛。

小帝姬摇了摇头,哑着嗓子道:“谢谢你……皎若姐姐。”

皎若轻声的笑了:“此去一夕屋还有些许距离,你便在我怀里睡会吧,睡着了就不会难受了……”

说罢,一双白净的双手抚上了小帝姬的双眸,瞬时她便觉得一阵睡意袭来,眼皮挣扎了几下,便紧紧的合上了,怎么也没劲儿睁开了。

皎若勾起了嘴角,将身上的披风向小帝姬拢了拢:“长鱼,你速度再快些吧,这儿风大,她又睡着了。”

长鱼晃了晃鱼尾,便向上空极速的飞去。

.

“叮叮——泠——”

半梦半醒的小帝姬听见了一阵一阵的铃铛声,但细听又像是水声,可又是哪里有细水长流的小溪呢?

零姹羽闭着双目始终不肯睁眼,她记得自己还在长鱼背上时忽然睡了过去,怎么再清醒过来就是在一个奇怪的地方……那个叫做皎若的女子呢……

“醒了么?”忽然一个冰凉的手抚在了她的额头上,小帝姬心中一惊,竟将眼睛闭的更紧了。

听着声音,应该是皎若?

“醒了一会便起来,萝萝在门口,让她给你弄些吃的。”话音刚落,小帝姬便感受不到身旁人的气息了,想必是使了什么灵术去了别地了吧。

灵术……以后我也会拥有的。脑中想了一小会事情之后,小帝姬便睁开了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带着无辜且忧郁的神情坐起身来,环顾着这四周的摆设。

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所有的摆设似乎都恰到好处。在靠近屋顶的地方,悬着一个像是鸟巢的黄绿色光环,上面蹦跶着二三只小鸟儿,歪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俯视着她,她的嘴角慢慢扬起弧度来,再像他处看去,这屋内有还一面墙上悬着一面帘子,淡白色与水绿色相间。

小帝姬此时觉得一阵风吹过了发梢,可看了看那帘子,依旧没有摆动的迹象,却见一朵小巧的花瓣从那帘子里穿入了屋内的小方桌上。她便一时觉得新奇,走到前去用手轻轻拉开了一条缝。

这一面墙上有一个与人同高的“窗子”,可以透过此处望向屋外。这一拉开,清风徐来伴着花草的香气,引入眼帘的是一片缥缈的云海,似在仙境之中。向下俯瞰,是一片锦绣山河,春意盎然;潺潺流水,自天而下;云雾缭绕,飘飘欲仙。小帝姬的眼中从惊诧逐渐变成了惊喜。

清风吹起小帝姬的发,她已经多久没见过这绿意盎然的景象了?靈邑国自她一百零五岁那年起便常年大雪纷飞,四季不明。

这地方被称作“一夕”,按道理也该属于靈邑国的那一范围,可为何此处确实分明的春季的呢?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小跑着将房门拉开。

屋外的门旁立着个与她岁数相仿的少女,淡蓝色素衣裹身,可爱双丫髻上发夹带着一朵小翠花,栩栩如生。那小丫鬟睁着双明亮的眸子瞧着小帝姬半晌,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但却没有丝毫的慌张,从容的给小帝姬行了个礼。

“奴婢萝萝,是奉皎若大人之命前来照看姑娘的。”小丫鬟萝萝偷偷的抬起头来看了看小帝姬,那小帝姬似乎见什么都新奇,瞧了萝萝许久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点着头。

萝萝跟随着皎若大人也一年多了,前些日子皎若大人告诉她有关于这个小帝姬的事情,她人虽小,可却也懂得一些道理。这小帝姬同她一样,也是遭到了家破人亡,可唯一不同的是,她是帝姬,身上重任可想而知。想到此处,萝萝不觉心生怜悯。

“姑娘若是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唤萝萝过来的。若姑娘一人在此处觉得闷,便可以让萝萝带你四处转转,若是你心里不好受,便与我说说心事,我都可以一一替你分担。”

萝萝此时已将那生分的“奴婢”一词换成了“萝萝”、“我”。她想着小帝姬初来此处,又是那般遭遇,若是多与她亲近亲近,或许她心中也会开心一些。

小帝姬听闻她说的这些,也确实欢心了不少,弄了弄唇,吐出了几个好听的字来:“好,你应该还不知我的名字……我叫……”

正脱口欲出“零姹羽”三字,忽然觉得心口疼痛,便皱了皱眉头又道:“叫我小赋便可。”

微风袭来,伴着一声冲破云霄的兽吼,一只长相清秀的巨大的仙狐踏云而来,萝萝还未来得及回答小帝姬,便随手拉起小帝姬的手坐上了仙狐的背上:“白月来了,那我先带你去见皎若大人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