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六章 乐赋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281  |  更新时间:2020-05-05 05:30:01 全文阅读

这一夕之景果真是美妙绝伦,二人坐于仙狐身上,小帝姬的眼中自那屋中出来之时便一直闪烁着惊奇之色。

原本正稳稳当当的往东去的仙狐白月,此时忽然一个转弯向南去了。

“诶,白月,你怎么将我们带去那边,皎若大人不是说要去月华林吗?”萝萝忽然意识到白月带她们去的地方不对,月华林是往东,而白月却带着她们向南去了。

南边……南边是沐光亭。

白月叫了两声,竟悠悠开了口:“大人改变了主意,要我带你们去沐光亭。”

“为何,明明刚才你还是往东边去的。”

“大人说是因为那位姑娘,所以一时改了主意。”

萝萝明白了,便不再询问,而小帝姬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接下来将会遇见什么。

这里的每一处都让人为之感叹不已,和风拂过每一处,春日的气息肆意蔓延。

“叮叮叮——”在靠近了萝萝所说的那个“沐光亭”时,小帝姬便听见了一阵一阵清脆的青铃之声,如潺潺流水淌过石板,玻璃器皿相互碰撞。

那声音直撞心灵,每一声都像是在洗涤来者的心脏。

白色仙狐向着沐光亭飞去,不一会便落了地,驮着两个小姑娘走去了沐光亭。

沐光亭的模样令小帝姬有些震惊,她本以为这沐光亭会像她所想的样子,棕褐色的尖角亭,亭中有一个石桌……可看见这沐光亭之后,她不禁觉得自己十分好笑。在这一夕屋里,还有什么是她料想不到的呢?

这座沐光亭不同普通的亭子,它悬于半空之中,层见叠出着模样,比普通的亭子大了好几倍,四面向下的底上挂着芳香不凡的花草,绿藤萦绕,缠绕而上。亭子的边沿悬挂着一排青铃,那便是方才小帝姬听见的声音。

这亭子的下面,还有一个泛着淡蓝色光芒的屏障,仙狐带着二人径直穿过,便到了那沐光亭内。

皎若大人听见铃声,便起身道:“可算来了。”

“皎若大人。”萝萝行礼。

皎若看了看萝萝,便示意她先退下,于是这座亭子内便只剩下了皎若与小帝姬。

“皎若……大人。”

“小帝姬无需这么生疏的唤我,我姓上官,名皎若……如若小帝姬愿意的话,便可拜我为师,唤我一声师父……”上官皎若说着说着语气便缓慢了下来,似乎在探查着小帝姬的神色。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拜师小帝姬还是略微震惊的,上官皎若有什么本事小帝姬虽然不清楚,可看这一夕屋的景象也该略知一二了。睢橪说她是乌圆国的医师,虽然她看起来十分柔弱,可也不能否定她是个深藏不露之人。

“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小帝姬说道。

“小帝姬尽管问,我便知道的都告诉你。”上官皎若温柔的笑着,牵着小帝姬的手走到了那方桌前坐下。

“我……你为何要答应橪姐姐帮我?”

上官皎若用那玉壶倒了一盏茶推到了小帝姬面前,答道:“橪橪是我的朋友,她的事便是我的事,既然她想帮你,我便就答应。”

“可你是乌圆国的医师,我是去取乌圆国的聚灵草的,那可是乌圆国的镇国之物。”小帝姬愈发觉得疑惑,难道就仅凭这一点上官皎若就答应了?作为乌圆国的医师,难道不应该保护国家的镇国之物吗?

“噗,小帝姬,很多事情都有意想不到的理由,我说了你或许并不相信,可事实便是如此。”上官皎若捂着嘴轻声笑了,微微苍白的脸上也显示出了一些红润。

小帝姬此时确实不懂,也无法懂得,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都会明白的。

“我还想问……这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夕屋之外虽是春季,可依旧是冰天雪地。而一夕屋内,为何四季分明,不受影响呢?”

“一夕屋虽属靈邑国的领土之内,可它又不归靈邑国所管,这一夕屋是建造在天地之间的,而我才算是它的主人,自然四季分明了。”

小帝姬低着头看着那杯中的茶水,微波荡漾,轻轻蹙了蹙眉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其实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可是我不知该从哪一个问起。”

她此时的一会心静如水,一会心如麻乱。

“无事,你可以慢慢的问,只要什么时候想好了便都可以问。”

“好,”小帝姬双手有些略微拘谨的捧起那杯水,偷偷抿了一口,“那你为什么想要收我为徒呢?”

上官皎若微微点头,小帝姬的动作神态她一目了然:“拜我为师,我可以帮你很多。”

这一句话让小帝姬立刻抬眸,那双眸子瞬间闪烁着光亮:“真的吗?”

上官皎若目光如水般注视着小帝姬,看着她不敢相信的模样颔首:“你若是信我,便放心。”

“我……”小帝姬心中不知为何对那上官皎若没有半点的怀疑,大概是因为橪姐姐信她?她不知道,只是自己心中一直在不停的告诉她——不如就信她吧。

“我信你,可你不许欺我。”她说完这句话又转念想到自己不过是个落魄的亡国帝姬,身上根本没什么可以图的东西,上官皎若更是不可能看上了她的身份,又如何会欺骗她呢?

上官皎若捂着嘴笑:“好,都听的你的,不过进了乌圆国可得听我的,我如今也算是你的师父了。来,叫声师父。”

“师父。”小帝姬也是听话,笑着叫了声师父,恭敬的行了个礼,也算是真正的拜师之礼了。

“我方才在听见你与萝萝说,你叫小赋?”上官皎若又问道。

小帝姬应答了:“我其实叫零姹羽,只是如今不想再唤这个名字,前去乌圆国总得做个掩饰……”

其实小帝姬并未说出实话,不想再叫“零姹羽”三字不过是觉得如今自己已然不是曾经的自己了,零姹羽三字不能就这么用着,她得换个名字。

“乐赋,乐赋如何?”上官皎若道,“如若你再想换个姓,也是可以的。”

“乐赋二字好,姓……我暂且姓李吧,待我为父王母后报了仇,再换回原来的姓。”

“李”是仰殊的姓,如今换作这个姓也算是纪念着仰殊。往后便要以一个新的身份活着,而“零”姓乃靈邑国贵族之姓,自然是不可用的。

这春意盎然的一夕里微风徐徐,上官皎若笑着点头。

.

靈邑国,六安殿。

六安殿一股浓重的金属气息,宫殿四角由深灰色的大理石柱支撑,每一根大理石柱之间挂着一排竹帘。竹帘的正中央,悬挂着一只倒挂金钩,于光之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我们令万人敬仰的国师大人姜天冬,此时正立在这六安殿的一根大理石柱旁。

一如往日,高挑的身姿,黑袍的袖口处绣着金色的神秘纹路,那双斜长眸子看似温和却暗藏着一股难以摸透的邪气。在六安殿等候鄙亦并要与其商讨要事。

靈邑国今日竟然难得的放晴了,尽管这四周还依旧是白雪覆盖,寒气袭人。不过,这种种迹象虽然看似十分恶劣,可细细感受却还是觉得今日不同往常那般寒冷了。

这怪事还是得从那个小帝姬坠入“恶海”之后说起。原本今年的冬日就格外的漫长,可即便是漫长,到了这个时日,也该显现出一丝春意了,而如今,不仅没有,风雪反而还在那日之后变本加厉。

姜天冬狭长的眼眸望向远处,不远处的山脉之上,是一片枯木林。沉思一会,国师大人又望了望没有一只雪离鸟的天空,忽然眼中的那抹深沉逐渐涌现起了浓厚的兴趣。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如一只潜伏于暗处的狼,他危险且又令人沉迷。

身后一阵脚步声移近。

“国师大人,王上令小的带话给您。”带着高高的黑帽子的小宦官弯着腰低着头向国师大人阐述着要说的话。

“说。”国师大人转过身用眼神扫过那小宦官,小宦官瞬间害怕的抖了抖,再开口时连声音都带着颤音。

这靈邑国谁人不知国师姜天冬有多么心狠手辣,尽管表面上温文尔雅,似个正人君子,可实际上他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是正是邪,还不知晓。

“回国师大人,王上说他今日有些乏了,若国师大人真的有要事今日非说不可,那便请国师大人前去往生殿。”小宦官说完便迅速的行礼向后退,再退了一定距离之后极速转身往回走。

国师大人心里顿时觉得不悦,眉头一皱,向着那小宦官的身影一指,那小宦官便睁大了眸子,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绞住一般。没过一会,那小宦官边口吐鲜血而亡重重的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呵。”姜天冬轻皱着眉头越过小宦官的身体向那往生殿走去。

.

此时往生殿前坐着一个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的男人,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他便是如今靈邑国的统治者鄙亦。

“国师大人好不威风,竟然杀了我的一个宦官。”鄙亦坐在往生殿的门口,远远的便瞧见了姜天冬,于是便高声问他。

对于国师大人,他早就心知肚明了,那小宦官有去无回,定是被国师大人所杀了。

国师大人扯了扯嘴角:“王上不也是么,就派这么一个小宦官就想打发微臣。”

“我是早就猜到你会来罢了。”鄙亦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也就只有姜天冬敢这么跟他说话了,如若是别人,他早就千刀万剐了。

国师大人看了鄙亦一眼,走到鄙亦跟前,略带着不快:“我有要事禀报,不知王上是听还是不听。”

“国师大人若是说,我便听着,不说我也就不过问了,毕竟国师大人的能力,本王还是信得过的。”鄙亦笑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