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七章 天赋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96  |  更新时间:2020-05-06 06:40:35 全文阅读

“不知王上可还记得数月之前我们追杀的那个小帝姬?”

“自然是记得的,不过——后来她不是就没下落么,入了恶海,也无存活的可能性了。”鄙亦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似乎心里还未完全确信。

姜天冬一挑眉,冷峻的脸上一副了然神色,显然已经看出了鄙亦心中的纠结:“王上,若是那帝姬并未死去呢?”

寒冷的空气里似乎突然多了那么一分焦灼,鄙亦眼中的神情也逐渐变为略微的震惊。

“不可能,你与白纪兵不是都亲眼看见她坠入了恶海之中吗?”鄙亦阴声道着,那双鹰鹫一般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国师。

帝姬零姹羽必须得死。

“可我也说过,那日风雪巨大,帝姬坠入恶海之时有一大鱼一跃而起,将其吞入腹中。”国师大人面色如常,语气平淡的说道。

他知道鄙亦有些恼怒,鄙亦一度认为帝姬已死,帝姬若是不死,那便是心头大患。

只要先王上的子女还剩一人在这世上,他便一日不得安心。

鄙亦的眉头皱成一团,缓缓道:“本王知晓,可本王也命国师大人你带领白纪兵四处搜寻了帝姬的下落,可不是没有任何结果吗?国师大人当时信誓坦坦的告诉本王帝姬已死,无需挂心,可如今国师大人又对本王说这些,又是为何?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是国师大人搜寻不到的吗?!”

鄙亦大火,对于国师大人这次的“错误”他显然不是很能接受,当然他心中也在不停的思考着国师所告诉他的话。若帝姬真的没死,那又会躲在什么地方?难道是那个大鱼的腹中?开什么玩笑。

这靈邑国上下该搜的都搜了个便,能有什么是寻不到的地方?

国师大人依旧面不改色:“这也是我近几日忽然意识到的,之前只是个过失,我此前也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那国师大人这些时日发现了什么?”鄙亦嗤之以鼻。

“前日我特意去了趟西城楼,俯瞰恶海之时,感受到了一丝怪异的气息,那恶海显然已经有人去过了。再看这几日,尽管寒风依旧,可明显的让人觉不及从前那般寒冷了,”国师细细道来,每一句话在鄙亦耳中似乎都有理有据,“我相信,能造成靈邑国如此巨大的动静的,绝非是个平常之人。甚至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坠入深海的帝姬。”

“靈邑国灵术高者数不胜数,随便抓一个都可以造成如此动静,更何况那帝姬根本就不会灵术。”鄙亦反驳道。

那帝姬自诞生之日鄙亦就只见过一次,虽然是靈邑国最小的帝姬,可他知道,这个帝姬并不得宠。自一百零五岁那年被关入离清殿便再也没有音讯了,更别说什么学习灵术。靈王与靈后也似乎从不提起这个幼小的帝姬,似乎这靈邑国之内从未有过这么一人。

若说这帝姬有什么天赋异禀,使靈王靈后要将她关入离清殿保护起来是话,他还真想不出这帝姬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他现在根本就觉得国师所说的是无稽之谈。

鄙亦语罢,国师竟然闷声一笑,似乎略有嘲讽之意:“王上,您难道不知道这些动静有时是不需要灵力也是可以做到的吗?”

“此话怎讲?”

“看来王上并不知晓?”国师大人一个转身,将手背于身后,深沉的眸子望着鄙亦,像是对鄙亦的这句话略有不满。

作为先王上的弟弟,竟然连此事也不知晓,究竟是该觉得他可怜还是觉得他并不上进呢?

“国师且说。”

“这种情况在靈邑国的历代王朝之中很少出现,能够不依靠灵术来影响到靈邑国的天气与季节的人屈指可数。算来百年,也只见过二人,天赋异禀,却动有歪心思,最后下场便都不是很好。我相信王上听到此处还是不会相信,那我接下来说的这句话王上便不可不信了。

“有这种天赋的人,只会出现在靈邑国的宫廷之中,并且都是出现在王子与帝姬身上。王上在掠杀先王上的所有子女之时,也或许遗漏了一二。”国师一字一句道。

那声音像是在讲述着一个又一个令人震惊的故事般,可这些都不是故事,而是真实的。

有如此天赋,若用于不正当的道路之上,后果可想而知。鄙亦竟然不觉得可怕,反倒是令他更加的兴奋,如若他能寻到这个人,将他(她)归于自己手下,那他鄙亦岂不是就是无人能敌了。

到时候莫说是靈邑国,整个北临都是他的!

“那国师——可有什么想法,遗漏了一二或许也不一定会是那帝姬呢?”鄙亦佯装不悦问道,其实对于他来说,无论是谁,哪怕是那个坠入深海帝姬他也愿意将她归入自己手下,如若她不愿意,那就抹去她的记忆罢了。

国师大人若有所思,多年的合作伙伴他自然对鄙亦的心思心知肚明,于是道:“想必也略有耳闻,多年前先王上曾经除去一位帝姬的姓氏,并且将其流放。”

“是,国师有何见解?难道那位被流放的帝姬也会有可能拥有这种天赋?”鄙亦问道。

“那位帝姬流放之时也已经一百二十岁了,天赋早已形成,如若拥有控制天气与季节的天赋,早就该传出来了。所以,一定只有那位离清殿里的帝姬会有此等天赋。”国师的眸子里似乎藏有一只恶兽,正观望着这一切,伺机等待着最好的时机,然后出其不意。

鄙亦眸子一紧:“那当务之急便是要寻找到那帝姬?”

“正是。”

“可国师你不是说了,这些地方都搜寻过了,那我们该去哪寻找呢?”

“哪都不用去,等待便可,猎物会自己上钩的。”他信心十足,对于一个亡国帝姬来说,报仇是必然的,而他们只需等待。

到那时,说不定这只猎物还会带着其他的猎物一同到来。

鄙亦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本王便等待国师大人的好消息了。”

国师不屑的轻哼一声,转身离去。

而身后的鄙亦咬牙切齿,如若不是国师姜天冬确实才谋过人,而他还需要依靠他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大业,否则,他早就杀了他,那个令人厌恶的国师。

毕竟——这宫内流言蜚语四起,甚至有些不要命的说国师姜天冬比他更适合做这个王位,他还听到有人说他野心蓬勃,他想要的是天下,而不是一个小小的靈邑国,对于百姓都是视如草芥。为了王位竟然杀死了先王上,那可是他的哥哥啊,杀了一个不够,竟然还杀尽了先王上的子女,真是个吸血之人!

呵,那又如何,这些鼠辈也只敢在背后这么议论他了,如若真有什么本事,那便来取他的项上人头,夺取他这个位子就是!

正在满心怨恨的想着这些事情,只见不远处雪白的草丛里滚出来了一只浑身雪白的鸟。

于是鄙亦凶狠的目光便落在了那只鸟的身上。

那鸟轻轻的跳了起来,待站好之后便转着一双灵动的小眼珠看着鄙亦,啾啾的叫个不停。

“死鸟,闭嘴。”鄙亦喝道。

不过这声怒吼对于那些下人们来说还管用,对于一只飞禽来说,便是觉得奇怪,那鸟儿看不懂也听不懂,便一蹦一跳的走到了鄙亦脚旁,抬起头歪着脑袋看着鄙亦。

“哼,鸟就是鸟,连人话也听不懂。”鄙亦心中的怒火也渐渐熄灭,自己也意识到了无需同一只飞禽多嘴多舌,那东西压根就听不懂,说再多也只是让自己更加的恼怒。

他一摆大袖,转身走进往生殿内,一阵寒风恰好袭来,灌满了他的大袖,将袖子吹的膨起来。

忽闻远方传来幽幽吟唱之声,那是宫廷乐师在为他不久的正式登基大典所作的曲。

.

此刻的国师大人已然在回府的路上,傍晚的夕阳的光照射在那一片一片的白雪之上,洒满了余晖。

很难想象,这种情景他已经见过了无数次,至今他甚至都觉得有些厌恶了,他的内心无比渴望着望见四季分明的靈邑国,那黎明的日出、黄昏的余晖,映照在靈邑国古老的建筑上又会是怎样的样子?

他记不得了,那好像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靈邑国只是一年又一年的冬季,一年又一年的冰冷。

男人如狼一般深邃的眸子里此时也忽然有那么一丝的疑惑,他的内心开始有些纠结一个问题——这么帮鄙亦究竟是为什么?

是为了自己心底那一份荣誉还是什么?

当年天地共主将靈邑国国师重任交于他的时候,他是喜悦的是激动的,他觉得自己终于有朝一日可以帮助一个国家经历一个国家。而如今,那份最为原始的初衷已然不见,他觉得无趣,他开始想要在这些天地共主所建造的国家里完成一个游戏?

他开始寻找一个又一个新颖的、令人兴奋的东西,可他至今还未寻找到。

“国师大人,已经到了。”跟随着他的一个手下是一个看似年轻的男人,名字叫做史贞镶。自天地共主派他下来那日起便跟随他了。

“国师,你是否在纠结什么?”

国师大人眉头一皱,果然又被他看出来了,不过,他又怎么会承认:“没有,这几日你去深海旁的几个小国巡查一翻,见到什么异常之事记得回来禀报给我。”

他撑着下巴,微闭着眸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只管现在跟随着自己的心走便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