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八章 月华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0-05-07 07:24:22 全文阅读

已过三日,小帝姬在这一夕屋内过的也是十分平静,心中也不及从前那般烦躁,这几日连梦魇也少了许多。

上官皎若调出一味奇香来,那香燃起遍布整个房间,人在那香之中,便很快就会舒畅入睡。小帝姬也正是借助了这香的作用。

今日一夕屋内细雨绵绵,远处的柳树微微飘动着枝条,沾染雨水,绿意更浓。

清风似水柔和轻拂,小帝姬坐在那窗台上捧着一本书细细的看着,耳畔是一阵一阵悦耳的鸟鸣声。

“扣扣——”敲门声将小帝姬的神从书中拉回,她回过头来,嫣然一笑:“萝萝?”

“小赋,你又再看书啦!”萝萝笑着小跑过去,坐在了小帝姬身旁,“这是什么书?”

“就是普通的话本罢了,讲的都是些我从未见过的故事。”小帝姬笑着说,这书里的故事其实大部分都是来自靈邑国的,且其中很多都是讲述的与王室有关的故事。不过那些亦真亦假,写这书的人自然是给这书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不然又怎么会吸引到人呢?

“这书上写的东西多数荒唐,半真半假,用来消遣还好,”小帝姬又道,“萝萝,你要是想听我下次可以念给你听。”

萝萝从小没上过学堂,字不识几个,但她却对那些书有着前所未有的热衷,即便是看不懂那些书上的字,可她总是执着的想要懂得它们。

萝萝喜上眉梢:“真的吗?”

“当然了,我还可以教你识字写字!”小帝姬也瞬时开心极了,萝萝一笑她也跟着笑。

忽然萝萝脸色一变,惊呼道:“我忘了,忘了!刚刚来此处是皎若大人命我带你去月华林的!”

两位少女顿时慌了手脚,匆忙的往门外赶,骑上仙狐白月便极速的向月华林飞去。

.

月华林顾名思义,便是月色的光辉之下的一片林子,那些树是奇特的,小帝姬亦是从未见过,那树的枝丫向上生长,不屈不挠,徘徊直上。

萝萝与仙狐白月止步于月华林入口之处,那小帝姬便只身一人入了月华林。

如此高大的树木聚集之处并未让她心中觉得不适,反倒觉得这月华林中的气息令人十分舒适。

“来了……”缥缈之声从林深之处传来,小帝姬知道,那是上官皎若的声音。

于是她向那声音来源之地移步,暗绿色的裙摆随着脚步扫过了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少女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惊奇,眼中的水雾如波光粼粼一般。

一不小心脚尖踢到了一块石头,小帝姬像是十分抱歉一般低头看了一眼被踢远的石头,便又继续向前走着。

没有多久,只见上官皎若立在不远处等着她,望见她来,温柔一笑。

“可算来了。”她笑了。

小帝姬走了过去:“师父,如今已过三日,何时才能起身去乌圆国呢?”

她本以为睢橪让她跟随着上官皎若来这一夕屋后便会即刻启程去乌圆国,寻那聚灵草。可已经几日了,她还依旧未提此事,小帝姬心中自然是有些急了。她希望早日聚灵,替被惨杀的亲人报仇。

“你莫急,也就这一两日会有乌圆国的皇子来此处迎接。不过,我不会立即答应,待周旋几日再答应他。”上官皎若捂着嘴道,她忽然觉得嗓子一痒,忍不住的轻声咳了几声。

小帝姬立马上去扶住了上官皎若走到了一旁的石凳上坐下:“师父,我还是不明白。”

上官皎若长叹了一口气,缓慢到来,眼中弥漫开来淡淡的忧愁:“我是乌圆国的医师,但是在乌圆国之内我是个不太爱与人来往的医师,性子孤傲。所以我常年都是住在这一夕屋内。唯有乌圆国有什么事,派了人前来接我去乌圆国,我才会勉强答应。”

多年如此,乌圆国的王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起初是会恼怒,可她是乌圆国最好的医师,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说起这上官皎若的来历,也是十分神秘,曾与靈邑国的医师交好,可后来那靈邑国医师消失不见之后,上官皎若也不再提及靈邑国医师的名字。

也是从那时起,上官皎若很少去朝堂之上了。

于是便有人传言说靈邑国的医师就是被上官皎若所杀害,所以她心虚不敢再去朝堂。这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上官皎若便就这样被人们所认为。

但她也毫不在意,毕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她是何模样自己还是心知肚明的。

小帝姬对上官皎若产生了浓厚的疑惑,她深知上官皎若身上一定是有很多的故事,可是她现在并没有再问。

那些故事对于上官皎若来说,是刻骨铭心却又不肯再去想起的一部分,那就像是一道疤痕,撕开一定会很痛。

令小帝姬还奇怪的事情便是上官皎若的身体,为何她一个医师,身子却如此弱不禁风。

“师父,为何你的身子从我刚见到你开始就是这般,你不是医师吗,为何不将自己医好?”小帝姬思来想去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师父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来:“老毛病了,治不好的。”

回过神来,上官皎若眼底一片凄凉的望着这片月华林。

“这病,世间无药可救。”

“可我记得,有一本书上写着所有疾病的医治方法,难道那本书上也没有答案吗?”小帝姬问。

她记得她曾经好像看过一本书,名字叫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那本书上写满了救治疾病的方法,十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上官皎若听后,又一次笑出了声:“我的傻徒儿,那书可是叫《北临医》?”

“我记不大清了,或许是。”

“噗……那书是我……和一位故人所写的。”上官皎若说道。

那位故人,便是靈邑国的国师,当年二位医师闻名天下,医术高超,于是便一同著作了这样一本书来。

小帝姬一时语塞,不言,望着上官皎若许久,心底衍生出来一股忧愁。

细雨绵绵,洒落在月华林,灰色与绿色相间,朦胧之间,眼底升起迷雾来。

是否有人的故事尽是欢声笑语,忆起来总是嘴角上扬,而不是苦意长绵,忧愁肆意。

小帝姬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也更加的坚定起来。

“师父,你以后就有我了。”冷不丁的,小帝姬忽然说出了这句话来。

上官皎若显然吃惊了一下,但随即笑了:“你以后也有师父了,所以有什么事情就不要自己憋着。”

语罢,她起身又轻轻说了一句:“不出意外,明日那位皇子便会来到此处,小赋,记得抓住每一个机会。”

每一个机会?小帝姬心中念了一句。

此时细雨也停住了,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泥土与雨水混杂的气息。

.

再说鄙亦返回往生殿没多久,只听一阵“叽叽喳喳”,向外看去,见那只白色的鸟儿蹦蹦跳跳的竟然进入了往生殿来,他瞬间眉头一皱,走了上去用脚拦住了鸟儿。

“出去。”往生殿怎可让一只来路不明的鸟儿进入?这往生殿,飞禽岂可又怎么有资格进入。

何况还是个不会化成人形的鸟。

鄙亦心中不悦,见那鸟在他足旁停了半晌,他心想那鸟也该识趣往回走了。谁知没过一会它竟然一下跳上了他的靴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令他更加的不快,他直接将那只鸟儿用手提起,就那样拎着往往生殿外走去。

“啾啾啾……啾……”鸟儿不停的挣扎,可鄙亦又怎么会管呢,他才不会允许自己的往生殿有这样的“脏东西”。

在鄙亦看来,除了一些贵重的东西,其余不会灵术且对他没有任何用处的都不会允许这些小玩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到了往生殿外,鄙亦手一松,那鸟儿却没有坠落在冰冷的地面上,而是扑哧着自己小翅膀徘徊在鄙亦身旁,并且不停的叫着。

鄙亦冷眼看着那只鸟,竟然心底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只鸟会不会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可是他又听不懂鸟语。

望了望四周,鄙亦伸出手来一把将那只鸟儿抓在手里,塞进了袖中,又若无其事的走回了往生殿。

.

外面寒意袭人,屋内却暖气十足,国师大人此时正躺在自家府邸之中的书房内的摇椅上,摇椅靠在窗边,窗子却半开着,时不时一阵寒气从窗子的缝隙里溜了进来。

可那国师似乎并不在意,依旧闭着双眸小憩着,毕竟国师大人身上可是裹着一层厚厚的狐裘,这点寒气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国师半梦半醒间似乎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那里不像是地面,周围幽蓝的波光荡漾,四处游荡着如繁星一般闪烁的东西。

他望见自己站在一棵巨大的珊瑚下——不,那一定不是自己,他从未有过那种神情,那种……十分奇妙的感觉。

耳畔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但是他又觉得这声音似乎在哪听过,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为何在这?”那声音问他。

他疑惑的转身,只见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径直穿过他的身体走向了那棵珊瑚树下。

原来,那人是在与一个很像他的人说话。

国师也像那走去,想要看看他们究竟是谁,可他每走一步,那珊瑚树便与他遥远一步,便是他向前,那珊瑚树与珊瑚树下的人便向后退了一步。

“扣扣扣——”

国师忽然清醒过来,惺忪的眸子望了望窗外的白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