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十一章 梦境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20-05-10 08:38:01 全文阅读

夜里一夕屋的天空繁星似锦,风一吹,那天上的繁星便是缠绵的黄沙被吹散了一般,少女抬头看着这些星星,竟然担心这些繁星会从天上流落而下。

少女乐赋趴在香风院二楼露天的栏杆上,素白的一只手臂伸到了栏杆之外,晚风柔和的拂过她的肌肤,痒痒的,很是舒服。

她微微闭眸,静静的趴在栏杆上,想着这些日子。从靈邑国到深海再到一夕屋,犹如一场梦一般,如若说靈邑国是囚笼,那深海便是给了她生命的地方,一夕屋便是抚平她伤口的地方。

时间会让人的伤口渐渐愈合,但完好无损的内里确是刻在骨子里的伤口,那是去不掉的。

乐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果然一想起靈邑国便是钻心的疼。

“仰殊,我想你了……”少女忽然睁开了眸子看着漫天的繁星,泪水盛满了她的眼眶,于繁星之下,忽闪忽闪着,“这满天繁星,可有一个是你?”

满眼春风百事非,乐赋又紧紧的闭上眸子,眼眶中的泪便顺着眼角滑落,她未将泪抹去,只待风干成为泪痕。

此时在青竹院的左丘川柏正在桌案前翻着书籍,然而每一页翻过去却都没有心思看进去,脑中时不时的浮现出白日里的那个小姑娘的身影。

小赋。少年心中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忽然皱起了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将面前的书合上,起身走出了门外。

少年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最后又登上了第二层的露天楼阁上。

来青竹院几日,却很少来到二楼。少年只知青竹院的后面还有一座院子,里头应该是住着人,但他却从未在二楼看见过那院子的主人。

踏上台阶的一刻,左丘川柏抬起头来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心中道:今夜景色如此美丽,想必那院子的主人也会出来欣赏一下吧。

这二层的露天楼阁确实好,抬起头漫天繁星尽入眼帘,少年刚才的心烦意乱也顷刻间消失不见,他转身走到了另一处的栏杆,向对面的院子望去。

这一望,少年便屏住呼吸,怔了半晌。

对面院子二楼的栏杆上趴着一位姑娘,而那位姑娘便是小赋。

左丘川柏从惊愕变为了一种奇妙的喜悦,嘴角忍不住的上扬起来。他也靠近了栏杆处,想要张口叫她一声,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少年扶着栏杆,看着她好一会。

“竟在此处睡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去叫醒她,明日又会不会生病,”左丘川柏喃喃道,“若你病了,可还会去赴约……”

少年张开手掌,从掌心变化出了一只幽蓝色的蝴蝶,轻轻的向熟睡的少女推去。

那只优雅的灵蝶便忽闪着翅膀朝着少女去了,它绕少女飞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少女的头上。

睡着的乐赋似乎闻见了淡淡的香气,又忽然觉得一阵凉风吹过,一个激灵的睁开了眸子,已是深夜了。

那个姿势睡在此处确实是难受,此时乐赋觉得脖子十分的酸痛,揉了揉脖子才起身。那只灵蝶便又忽闪着翅膀从乐赋的头顶飞了下来。

少女眸中熠熠生辉,伸出手来想让灵蝶停在她的指尖,可那灵蝶只是短暂的停了一会,便向少女的前方飞去。

顺着灵蝶飞去的方向,乐赋才注意到了伫立在对面静静的看着她的左丘川柏。她一时惊慌失措,是自己大意了,竟然来此处没有想到青竹院的二皇子也会来。

她不知此时该怎么办,是该捂上脸将自己的脸遮住,还是迅速的跑回屋内?但她转念又想,现在天那么黑,距离也不算近,左丘川柏不一定就能看清她的脸。想到这,她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看着灵蝶飞入左丘川柏的掌心,然后消散不见。

是灵术。乐赋望着左丘川柏,只见他笑着看着自己,不知是否认出她来了……

“小赋,你该去睡了。”左丘川柏说道。

夜色已深,是该早些休息了,小赋是个女孩子,要多睡会。

她站在那愣了一会,忽然才意识到左丘川柏早就认出她是谁了,于是瞬间面色潮红一大片,跑回了屋内。

也幸好这夜色深沉,才没有让左丘川柏看见她红了的面庞。

没过多久,乐赋躺在了木榻上,用手捂着滚烫的脸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那一声温柔的“小赋,你该去睡了”,换谁谁能不脸红?

“丢人。”乐赋看着屋内的鸟巢,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一阵困意袭来,最后乐赋终于睡着了。

那是一片幽蓝的深海,似乎就是睢橪与司雾所住的那个地方,也是她给了她新的生命的地方。

周围是一模一样的景,只是这里比之前还要更加的安静一些,那些五彩斑斓的鱼儿不见了,只剩下了珊瑚。

乐赋抬起脚步向前走着,是在做梦吗?乐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是一件象牙色的裙子,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袖子,顿时心中一惊。

这料子……与她离开靈邑国穿的那件裙子的料子一模一样,可那日的那身衣裳也该已经没了。从前虽然被囚禁在离清殿,衣裳什么的虽然薄,但是料子可都是上好的。

如今这身完好无损的衣裙令乐赋心底不禁害怕起来。

这是梦吗?如果是她希望自己快些醒来。

冰冷海水的气息迎面而来,乐赋觉得冷意袭来。

她不知自己何时才会醒来便只能不停的在这深海里走着。

远处是一棵巨大的珊瑚树,若是在陆地上,那高度应该有离清殿的花树那般高。树下有一个人,乐赋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一时好奇心上来,便走了上去。

在快靠近那个地方时,乐赋忽然停下了脚步——她看见有个和她穿着一模一样衣裳的女子朝那个人走去了。

那个女子手中拿着一把匕首,但距离还是稍微有些远,乐赋并未看清那匕首和那个女子的面孔。只是见那女人快速的走到那人的面前,趁那人还未转身便将匕首刺入了那人的腰部。

乐赋睁大了双眸,心口处忽然莫名其妙的疼痛起来,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如同涟漪一般。

她在梦中昏迷了过去。

.

冰冷的海水,白衣的女子,可怕的匕首。

乐赋忽然惊醒,满头大汗。

已是翌日清晨了,少女缓了好一会,压根来不及去细想梦中的情形,便忽然记起来今日晨时还要去那月华林前见那个二皇子,便快速的起身。

洗漱完毕之后,乐赋便急急的朝月华林那跑去。

左丘川柏早就在那等着了,他还担心乐赋不会来。

“你终于来了,”见到乐赋小跑着过来,少年笑着从石凳上起身,“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毕竟昨天晚上她看起来好像很不好。左丘川柏心想。

乐赋低着头往前走,清晨急急的洗漱让她并没有来得及多照照铜镜,她并不知道此时两个眼睛已经微微肿了起来。

“做了个梦,起的有些晚了,抱歉……”乐赋答道。

脑中又忽然浮现出了那个白衣的女子,还有珊瑚树下的那个人。

“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身后的左丘川柏道,今日的乐赋确实不同往常,瞧着忧心忡忡的。

哪知这句话一说出口乐赋心中不悦了,转过身来说:“我与你才认识几日,又见过不过两次,怎么就断定我今日不对劲了?”

于是便是这样,左丘川柏注意到了少女微微红肿的双眼,柔声问道:“你昨晚哭了?眼睛怎么都肿了?”

左丘川柏皱起了眉头,难道昨晚看见她的时候她便已经哭过了?她趴在栏杆上是哭过了睡着了而不是困了才睡着的?

到底怎么回事,少年心中疑惑。

乐赋怔住,慌忙用手捂着眼睛转过身去:“与你有什么关系。”

她径直向前走去,也没有再去搭理左丘川柏。

越是这样,少年的心中越是有些担心,但怕她反应再这么强烈,便先不多说了。

乐赋带着左丘川柏来到了月华林前,望着那片生长着大片大片奇异的树的林子,开口道:“你来一夕屋是为了迎接皎若大人,可皎若大人只在第一日见过你,剩下的这几日你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于是你想去四处转转,说不定就能碰见皎若大人或者是我还有萝萝?”

少女将少年这几日的大致状况复述了一遍,甚至还猜到了少年那日的心思。

左丘川柏点了点头:“是。”能够猜到他的心思,少年很是欣赏这位姑娘,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眼前的少女下一句又会对他说什么。

乐赋转过身来,抬起头看着左丘川柏:“可你不知道,皎若大人不喜欢陌生人在她的地方四处瞎逛。那如今,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左丘川柏扬起嘴角:“我觉得你会。”

“为什么?”乐赋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肯定的说出那句话。

虽然她确实打算帮一下他,可这么直白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你昨日都已经约了我今日在此处等你,不是帮我是什么?”少年温柔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少女的身上,乐赋这才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愚蠢了——自己说过的话怎么都记不住,确实是昨日自己这么对他说的。

“你……”乐赋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他的,便直接带入到了主题,“皎若大人就在这林子里,你一会便进去罢,只是这次能否说服她,还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少年恍然大悟,眉眼带笑:“谢谢你,小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