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十三章 谈话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0-05-13 06:35:47 全文阅读

左丘川柏踩着地上干枯的枝叶咯吱咯吱的不知走了多久。

这个林子似乎像是个无边无际的大海一般,不知深浅,不知险恶,不知何为归路。

天色已渐渐黯淡下来,一轮浅浅的月牙已然挂在了天边,另一头又是红的似火一般的夕阳。它们相对无言,等待着另一方的坠落再悄然爬上这天空。

林子里似乎又来了些鸟,时不时叽喳的叫了三两声,徘徊了几圈之后,再穿过这些枝丫又飞回了天上。

左丘川柏的心忽然沉淀了下来,一点一点,像是杯中浑浊的水起初混沌杂乱,然而静放于桌面之上,经过时间的流逝,那些水中的尘土便一粒一粒的沉淀到了杯底。

厚重且柔软。

少年如今便是这种感觉,月华林内此时已经悄然无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一人。他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十分有规律的将空气吸进去吐出来;也听得见脚步声,它踩在这些枯枝败叶之上,咔嚓咔嚓,犹如夜幕降临前小兽在啃食着自己的食物。

耳畔传来丝丝风声,柔和的、又迅速的。很奇怪,这空荡的林子没有让少年感到一丝的不安与恐惧。

左丘川柏心中不知想过了多少的画面,一会是儿时回忆,一会是前几日,一会又是这一夕屋内的事情。

终于他反应过来,他究竟还要走多久?

少年不禁皱起了眉头,开始怀疑是否那个医师大人在欺骗他?她根本没有在这里。

不,不会的,少年又这样打消了刚刚的想法,医师大人是何许人也,想必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左丘川柏再次抬头,恍然发现前方立着个女子的身影,如纤细的树苗一般随时都可以被风吹倒,但又有一股难以理解的劲。

少年望着那身影眉间的纸扇骤然敞开,心头大喜,立在那不远处道:“医师大人果然没有骗我。”

那女子确实是上官皎若,其实她方才一直在看着左丘川柏,看他穿过一棵棵树,踏每一片土地,从清晨走到黄昏。

上官皎若原本便可以在黄昏之前停在一处等他的,可是她想看看这个少年会不会坚持那么久,会不会中途折返?

左丘川柏的做法似乎让她对他有些好感,但她依旧是那日一般的态度看着左丘川柏:“怎么,二皇子觉得我这个老太婆会有什么心思去骗你么?”

“自然不是,只是川柏觉得医师大人或许该制造一些阻碍来考验一下川柏。”少年拱手道,温文尔雅,谦谦君子。

未免也太过直白了,上官皎若心想,不过这样的性子也倒是好,不用绕着弯子说太多。

上官皎若笑了笑:“考验?那未免也太麻烦了些,我不喜欢做这些绕来绕去的东西,免得最后将自己都绕了进去。”

这句话不知是在说给左丘川柏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少年察觉到上官皎若说这句话时眼中闪过了片刻的异样。

“医师大人教训的是,川柏明白了。”左丘川柏倒是乖巧,便不再说了。

上官皎若转过身来往前走了走,见少年还停在原地,便微微偏头道:“二皇子也一并跟来吧。”

于是左丘川柏便乖乖的跟在了上官皎若的身后,连一句话也不敢随便开口,生怕医师大人一不高兴就将他又赶走了。

这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得好好把握住。

“二皇子今日在月华林内使用了什么灵术,为什么那些小东西一瞬间都变得那么温顺?”上官皎若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树干上的裂纹。

对于这个,她很是好奇,她还从未见过这种灵术。

左丘川柏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张口欲言又止。

“怎么了?”上官皎若回过头看了看他。

“医师大人,不是川柏不想说,只是川柏不知该不该说,毕竟这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左丘川柏道。

英俊的脸上忽然严肃起来,尽管自己的父王对医师大人是完全的信任,可是他如今不知道医师大人对于他这个皇子老说,是否可以做到毫无保留的信任。

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往后会发生什么。百年的交好也可以一念之间被摧毁,何况是才认识几日的人。

上官皎若明白了,颔首道:“那么二皇子是否愿意信任我呢?”

左丘川柏愣住了,他完全不懂得眼前这个医师大人的想法,猜不透更看不透。

真正的是个奇怪的人。

“自然是愿意信的,毕竟医师大人与父王是旧相识,父王十分信任您,所以,川柏也十分信任您。”这是个十分模棱两可的回答,上官皎若知道,这个皇子嘴上这么说,可他心里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狡猾的小子。

“我想听你内心的想法。”上官皎若道。

柔柔弱弱且清冷的声音在此刻空荡静谧的林子里响起,少年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似乎有些生气了。

“医师大人莫生气,川柏只是一时觉得您是父王所信任的人,自然能够成为川柏所信任的人,不过川柏与您才相识几日,若要完全信任,恐怕还需要不少时日。”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怕是所有人都说她真的值得信任,他左丘川柏也需要与其相处些时日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上官皎若似乎很是满意这个回答,浅浅的一笑:“如此甚好——二皇子,在你还未完全信任我之前,我不会强迫你回答我刚刚到问题,当然,如果你愿意说也是可以的。”

这种站在对方角度的话语令少年有些感动,不过,此时他还是不会告诉上官皎若有关于那个“灵术”的事情。

不过,看上官皎若这样,似乎是愿意听他说些什么了。

此时天空中的那轮夕阳也逐渐落下,映照的这片林子发出淡红色柔和的光芒。那些被光照在地上的残影凌乱而又美丽,如同毛笔染墨提笔绘在大地上的一般。

“多谢医师大人,如今川柏还有一些事情想要问您。”左丘川柏看了看这天色,又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上官皎若移步到一旁的石凳上,刚好夕阳的余晖洒在了这里。

温暖。上官皎若心中冒出了这两个字。

“你问吧。”

“医师大人是否愿意同川柏一起回乌圆国?”少年立在石凳旁,望着上官皎若,她看起来很是虚弱,唯有脸上被夕阳的余晖映照,看着倒是红润了许多。

上官皎若微微闭眸,像是在思考,不久又张开唇道:“二皇子觉得我会回去吗?”

“您一定会的。”

“为何?”

“因为往年来的那些使者都能够把您接回去,虽然您每次都不愿意回去,但消磨了几日,还是上了马车。”左丘川柏道。

是的,往年那些使者每每都是一月去三月回,中间那么长的时间都是在一夕屋内等待着上官皎若,劝说,讨好,什么法子都能用的上。还好最后上官皎若都会同他们一并回去。

“那二皇子既然知晓,为何又这么急着来催我呢?”你当她不知晓,上官皎若心中可明白着呢。

往年来的都是使者,这次,派来的竟是个皇子,且不说是皇子,怎么不派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呢,偏偏是个老二。想也不用想,那乌圆国的老头子无非就是想凭着这件事让这个二皇子在宫内立下好的名声。

除了这个,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左丘川柏不出声了,心中也知道,上官皎若肯定是心知肚明了。

“罢了,你随便挑个日子吧,我同你一并回去,只是这一次,我得把我那两个小姑娘一起带着。”上官皎若起身,轻声谈了口气。她这次也没有想要耗多长时间——还要进宫帮那丫头找聚灵草呢。

想到小帝姬,上官皎若蹙眉,定是她告诉的左丘川柏她在这的,不过好在没出什么事。

“自然。”听见两位小姑娘也会一起去,左丘川柏便想到了乐赋,心中的喜悦又溢了出来。

上官皎若望着左丘川柏,心中想着:这二皇子也是仪表堂堂,若是小赋和他关系够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打听到聚灵草的下落。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她问少年。

少年脸上被夕阳映的泛红,低头想了一会:“那位叫小赋的姑娘……她……”

上官皎若不禁觉得好笑,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打断了少年的话:“既然没什么要紧的事我便走了,你一会跟着它走就行。”

说罢,她随手拾起一片枯叶,指尖轻轻一点,那枯叶便燃起了明亮的光。上官皎若将指尖一松,那叶子便飘在了半空中,向着一处慢悠悠的飘去。

“走吧。”上官皎若对少年说着,自己的身影便渐渐淡去。

待少年回过神来,这林子内便只剩下来他与一片会动的叶子。

.

这会,香风院内已经点起了蜡烛,整座院子都明亮明亮的,少女提起裙来向二楼的露天楼台奔去,望向少年的青竹院,却见里面无一丝的光亮,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回来……”乐赋望着空无一人的楼台喃喃自语,半晌又慌忙跑下了楼。

她执起一盏蜡烛便向门外奔去,方向正是月华林。

月儿已经慢慢爬上了天空,柔和的光与光洒落。

洒在少女的发上,肩头,手上,烛火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