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十四章 寻找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20-05-14 06:31:17 全文阅读

少女不停的加快脚步,脑中唯有一个念头:若是师父没有帮他,怎么办?

白日里的淡定与悠然自得此刻已经荡然无存,忧愁爬上了少女的面孔,一如夜幕也悄悄的降临。

当最后一抹映红的霞云划破了天空时,夜已悄然而至。

撕破了最后一道红与黑的防线后,两处极致的美相互侵染,融合。

这是第一次,她觉得月华林好远好远,她感觉自己似乎走了很久,才终于跑到了这。

片刻的喘息没有让她久留在原地,乐赋抬起一只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又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林子里。

匆忙的奔跑,脚步的凌乱,砸落在枯枝与泥土之间。

终于,她还是有些累了,缓慢了脚步均匀的踩在这些枯枝败叶上。

咯吱咯吱、咔嚓咔嚓。

四周一片静寂,少女手中的烛火闪着微弱的光芒,尽管白日里的月华林有多么美,但此刻却依旧透露着一股骇人的气息。

是黑暗给这里铺上了一层可怖的气氛。

该去哪找……乐赋并不知道。

她停在了原地,耳旁忽然传来了逐渐走近的脚步声。

这令乐赋忽然警惕起来,是谁?是左丘川柏吗?

没过一会,她转身看见不远处飘来了一片会发光的叶子,再往后一瞧,是那个熟悉的面孔。

这颗悬着的心终于稳稳当当的落下来了,只是少女的喜悦并未溢于言表。

她平复了一下呼吸,迈着脚步走上前去,很显然,少年也看见了他,温润如玉的脸上露出了好看笑来。

“你怎么来了?”左丘川柏快步走了上去,微微低头看着乐赋,乐赋手中的烛火将二人的面庞映亮,在这黑夜的林子里,倒是特别。

左丘川柏此时心中是愉悦的,他没想到乐赋竟然会来此处寻他,还是在这个时候……

可接下来乐赋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自己果然还是小瞧了这个姑娘。

乐赋看了看少年,又偏过身子:“我来此处转转罢了,碰巧碰到了你。”

“小赋,我没有问你怎么碰上了我。”少年直白的话语让少女略微有些恼了,她不再多语转身就走。

可一转身便是望也望不尽的黑,她也忘记了回去的路,这可怎么办?

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左丘川柏可能更不知道了。

身后传来少年低声的笑:“跟着它走吧。”左丘川柏走到乐赋身旁,指了指不远处飘在半空中闪闪发光的枯叶。

他果然猜到了少女心中的想法。

乐赋也不再多嘴,点了点头跟在了左丘川柏身边。

左丘川柏接过少女手中的那盏蜡烛:“我来拿吧,小心脚下。”

说着,左丘川柏又伸出另一只空的手:“手给我,或者你拉着我的袖子,这里太黑,当心绊倒。”

乐赋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如同雨水打在了窗棂上般,欢快且又慌乱。

她愣了一会还是拉住了左丘川柏的袖子。

乐赋听见他又笑了,于是嗔怒:“你又笑什么?”

“笑你。”

一瞬间乐赋哑口无言了,笑我……确实好笑,明明就是来找他的,可他问道了却只说是恰巧进来走走,不小心碰到了。

好一个不小心啊,这一碰,就碰到了少年的心口上。

“哦。”她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于是就一个短暂的“哦”字打发了少年。

左丘川柏不甘落后,也回了一个:“嗯。”

乐赋此时只觉得脑袋乱哄哄的,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会过度的担心左丘川柏有无危险,开始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了,如果没有跑来找他,或许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对于这种只有一男一女的行走,乐赋很是不自在,不能说是讨厌,只能说是不知道该怎么搭话、相处,整个过程的走路,都令她尴尬不已。

终于,一个踉跄,少女不小心绊到了石头,差点儿摔倒,所幸少年快速的扶住她,吓得乐赋惊魂不定。

待站好身子,左丘川柏放心的呼出一口气,柔声道:“不是说了,注意好脚下吗?还是拉着我的手吧,一会若是再不小心绊到,我可不能保证能够及时的拉住你。”少年说完这句话就悄悄的勾起了唇角,其实,他只是想要“光明正大”的拉住少女的手,仅此而已。

“我是不小心,没事的。”乐赋只觉得脸上很烫,知道自己又脸红了,真是丢人。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会再被绊倒,少女推开了少年,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几步,哪知一个不小心,这会真的摔倒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乐赋心中如狮子一般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又摔了!太丢人了。

“噗……”少年走了过去拉起少女的手,“小赋,你还是拉着我吧。”

拉起乐赋,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近了好多,少年一时看痴了:“小赋,我们还是快走吧,再不回去都半夜了……”

“嗯。”

乐赋低下了头,也不再拒绝了,就那样牵着少年的手走着,她担心若是再不拉着他,自己恐怕一会又要丢人了。

难得的安静。

今晚的星星稀疏,零零散散不及昨晚,可眼下的景色却比昨日好看千倍万倍。

月色肆意挥洒,柔和点亮了月华林,勾起少年与少女的轮廓。

“你是来找我的吗?”左丘川柏忽然问了一句,原本已经逐渐平静的心情此时又被点燃。

怎么回答?

“不是。”乐赋想了一会决定还是这么答吧,她并不想让左丘川柏知道。

他们这些出生就是高贵的人一向十分的自傲,总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周围人似乎都在围着他们转,尽管此时自己确实是……

乐赋想到了自己也是出生在宫中,身份与他同等。可又不一样,他与她,除了出生地点差不多,其他的根本没什么是相似的。

她如今已没有王权贵族般的傲气,不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像他们这般。

乐赋感觉到握住她的手的另一只手的力微微大了些,他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

“你?”

“你明明就是来寻我的,如若不是,怎么连回去的路都不知道到了呢,小赋?”少年垂眸,温柔的目光如同流连的月色,他的眸子里映着少女的面孔。

乐赋觉得心里像是长了草一般,痒。

那颗种子要破土而出,不可以。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她强装镇定的抬起头看着左丘川柏。

“没有。”左丘川柏感受到她快要生气了,便笑着不再说了。

二人走了一会,便看见不远处就是出口了,左丘川柏又开始搭话:“小赋,谢谢你。”

乐赋抬起头看着他:“又谢我?可我明明差点就把你害死了。”

“所以,你是知道月华林内有那些奇怪的小东西?”左丘川柏停下脚步看着她,温柔的眸子里有一丝疑惑,他心里开始有些担心了,若是乐赋一早便知道这林子里的东西,还要将他往里送,那究竟是何意图呢?

“什么?”乐赋开始震惊了,月华林内的奇怪东西?“那是什么?它们伤到你了?”

看来她并不知晓,少年微微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并没有,它们伤不到我的。”

“那你今日见到皎若大人了吗?”乐赋又问道。

左丘川柏点头:“见到了,所以,我要好好谢谢你。小赋,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就还要等上几日。”

“那皎若大人是答应你了?”

“是。”

“那便好。”

二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冷了起来,全然没有方才的那般浓烈。

两人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终于,乐赋道:“已经出了月华林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好,不过去香风院还有那么一段距离,我们一起走吧。”左丘川柏答道。

他望了望那被月色铺洒出来的小路,如一条潺潺而流的小溪,通向四处。

乐赋未答话,算是同意了。

不过就算是不同意还不也是得走在这条路上一并回去吗——月华林通往青竹院与香风院的路只有这一条,想走别处也没得去。

“等会,你蜡烛还是给我吧。”乐赋忽然想到了蜡烛一会回去得将这蜡烛放回原位,不然明日被萝萝瞧见怎么少了盏蜡烛,不免又得多嘴。

左丘川柏看着燃烧了一半的蜡烛想了一会,问道:“需要我将它变回原样吗?”

“可以吗?”

“当然可以。”说罢,少年伸出手在蜡烛的上方一挥,那蜡烛便从短小的一截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然后他又将蜡烛递到了少女的手上。

一道岔路口,少年与少女终于就此别过。

执着蜡烛的少女小跑着回了香风院,少年则缓步走回了青竹院。

.

青竹院内的一间屋内,左丘川柏提笔写信。

大概便是将今日与上官皎若的谈话尽数写于纸上,再将其均匀的叠起。

左丘川柏将信装入信封,再从手心变化出了幽蓝色的灵蝶,那灵蝶便翩然而起,附在了信封上,飘飘悠悠的向窗外飞去。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少年躺在了榻上闭眸。

上官皎若让他挑个好日子,那后日便启程回乌圆国吧。

恰巧赶回乌圆国的第二日便是乌圆国内的百花日,到时候便可以带小赋一同观赏观赏。

少年是这么想的,但是少女到时是否会答应便不知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