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十六章 大雨
作者:冬烘阿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20-05-18 06:19:17 全文阅读

姜国师皱着眉眉头问他:“捡的?”

“是。”鄙亦答道,目光此时却已落向了肩上的白鸟身上。

“倒是十分特别。”国师道,心中想着鄙亦怎么就突然开始喜欢飞禽了,他之前不是一直很抵触这些没有灵力的东西么?

“国师,你说本王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姜国师点了点头,显然并不想与他再谈这只白色的鸟,他又接着开口打断了鄙亦的话道:“史贞镶去了深海附近的小国,乌圆国近日派了二皇子左丘川柏去接上官皎若。”

鄙亦将那鸟儿放到了另一处,再看着国师大人,语气中带着疑惑:“怎么就派了二皇子?往年不是派的使者么?”

姜天冬微微颔首,清冷的声音透着一股饶有兴趣的感觉:“是——微臣也觉得很奇怪,所以臣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求王上的同意。”

“国师且说。”

“再过两日便是王上的登基大典,臣想去邀请乌圆国与玄素国的使者前来一同恭贺王上。”姜天冬微微一笑,那双深沉眸子里异样的色彩。

鄙亦似乎明白姜天冬的话语,便道:“如此甚好,国师有心了。”

往生殿外忽的刮起了一阵大风,横冲直撞入了大殿。

“对了,宋决明为何没来?”鄙亦忽然问道,按道理今日本该是要上朝的,可就只有国师姜天冬来了。其余的大臣都去了哪?

自从靈邑国先王上的最后一个帝姬被鄙亦“追杀”入了深海之后,曾效忠于先王上的那些大臣们多数都躲在了自己府邸内,不再抛头露面。

一是害怕鄙亦,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愿意去效忠鄙亦,二是尽管不去上朝,鄙亦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们是靈邑国内位高权重的大臣,如若没有了他们,靈邑国也危在旦夕。

“那些老头都不愿意上朝,王上还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姜天冬反问道。

“哦……也对,不过——他们过不了多久就得乖乖的上朝。”鄙亦如鹰鹫一般注视着大殿之外,顷刻间,那双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杀意。

如果两日之后的登基大典,那些大臣们没有如约而至,那就不能怪他不念旧情了。

“王上说的是,我回去就派人去各个大臣的府邸通知他们。”姜天冬道。

“还有天赋,务必要把人找出来。”

“是。”

“怎么了国师,今日你倒是不如往常那般,可是遇到了什么事?”鄙亦觉得姜天冬今日的性格似乎比往日稍微好点,这倒让他有点意外,甚至有些不大习惯。

不过国师既然如此反常,那么是否他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姜国师似乎并不想将事情告诉鄙亦,所以他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谢王上的关心,臣先告退了,事情办好会立刻禀报给您。”

说罢,姜天冬便转身走出往生殿,那只白色的鸟叽叽喳喳的又飞了过来。

白鸟在姜天冬身旁徘徊了一会便飞回了鄙亦的身边。

姜天冬轻挑眉梢,不以为意。

.

日子似乎过的十分迅速,很快便到了晚上,乐赋坐在屋内的烛火前,再次翻开了一本书。

《靈邑》,讲的就是靈邑国的事了。

翻了几页,她忽然想起来左丘川柏今晚会在二楼的露天亭子内等她,乐赋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今晚,她是不会去的。

正如下午上官皎若同她说的那番话一般——看得出来左丘川柏对你很不一般,你也似乎并不讨厌他,而且我也觉得这个孩子很好。但是小赋,我们此次去乌圆国是有要事的,你可以同他亲近,喜欢他,爱上他,可最终,你们或许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不知道师父同你说这些,你听进去了多少,但我还是得提醒你。如若你不是靈邑国的先王上的帝姬,亦或者他不是乌圆国的二皇子,你们彼此之间产生怎样的感情都无所谓。但偏偏这些一个都不是,所以,你们的感情都无法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

立在上官皎若身后的乐赋沉默着,她并不知道自己对于左丘川柏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不喜欢?可是为什么听见上官皎若说自己与他最终都不会又一个好的结局时心里会忽然疼一下。

说喜欢的话,自己仔细想想,似乎没了左丘川柏自己也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毕竟她有很多很多比左丘川柏还要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于是乐赋将心中的这个想法告诉了上官皎若。

上官皎若告诉她这是因为自己并没有陷进去太深,等到真的完全喜欢上他了之后,那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你知道怎么做了吗?上官皎若温柔的看着她。

怎么做,依靠左丘川柏拿到聚灵草再将他推走?乐赋心中一惊,自己并未想要这么做,她相信自己不依靠左丘川柏也可以找到聚灵草。

可在上官皎若面前,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忽的一阵风从窗外吹进了屋内,一下子将屋内的一只蜡烛吹灭,屋内瞬间暗了不少。

乐赋被惊到了,恍然从回忆里回过神来,起身慢悠悠的走到窗前,将那窗子关关紧。

那几只被吹灭的蜡烛,乐赋也没有心思再去将它重新点燃。

头脑此时已昏昏沉沉,满脑子都是上官皎若的那些话。

屋外一阵雷鸣,从天而下,下起了倾盆大雨。

少女此时愣了一会,静静地听着这雨声,还有她一阵一阵的心跳。

左丘川柏,今晚会在二楼的亭子处一直等到她出现么?乐赋低着头叹了口气,不再去想此事。

她伸出手来翻了翻《靈邑》的几页,又将书合上。

心烦意乱,此时是这样的,而外面的雨也愈下愈大,乐赋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起身去取了把伞拿了盏蜡烛推开门上了二楼。

与此同时的左丘川柏正立在亭子中央,眼神一直在望着香风院二楼的亭子内。

他在此处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从最初的期待到最后逐渐的失望。

大雨滂沱,砸在地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左丘川柏的眸子逐渐暗淡下来,微微皱了皱眉欲转身离开,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左丘川柏!”少女撑着伞奔了上来,微微喘息着,手中的蜡烛已然被大雨打湿,熄灭。

少年转身睁大着眸子看着少女。

“小赋?”左丘川柏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他快速的抬起手来使用了灵术到了少女是身边,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声音略微带着一丝委屈,“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伞从乐赋手中滑落,她微微一怔,片刻的犹豫之后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背部,或是对少年亦或是对自己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傻子,为什么不回去?”

少女皱着眉头,如若她上来时左丘川柏不在该多好,那样至少她会有片刻的失落,然后转身离去,一切都会如往常一般。

他们便不会产生任何情愫。

可他偏偏就在等她,一直到她来的那一刻,转身,瞬间来到身旁,又将她拥入怀中。

“我在等你……如若你再晚一些来,我可能就真的回去了……”左丘川柏微微闭着眸子,他现在听得见雨声之中夹杂着两人频繁的心跳之声。

他将少女拥的更紧,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少年一遍遍告诉自己。

不知怎的,也许是被雨水打湿了脸庞,也许是自己真的流泪了,乐赋感到鼻子一酸,便有雨水往下滑落。

“你该早些回去的。”乐赋带着点哭腔道。

左丘川柏低头看着少女,目光温和起来:“怎么哭了?”

他担心乐赋是因为自己冒然拥抱了她而生气的哭了,正慌忙的想着怎么道歉。

“我不是有意要抱你的,我是看见你太开心了,所以一时激动……”少年有些语无伦次。

此时的少女却被他这副模样给逗笑了,捂着嘴笑着说:“傻子,不是因为这个。”

“那便好。”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言。

“真是……就在这淋雨了……”乐赋看着两人身上潮湿的衣裳,见左丘川柏还是立在那看着她,便拉起左丘川柏的袖子进了亭子内,“堂堂乌圆国的二皇子,怎么如今倒像个呆子?”

左丘川柏微微勾起了唇角:“你还是嘴上不饶人。”

很奇怪的是,尽管少女这么说他,左丘川柏却也无法讨厌起来,他知道,乐赋是故意这么说气他的。

可他就是没有被气到,反而觉得乐赋的小性子很可爱。

“哪有二皇子口才好?”乐赋抬起头看着左丘川柏。

看来两人已经恢复了平静,少女的心也开始静了下来。

“小赋,往后在乌圆国的日子里,我会有空去医师大人那找你的。”左丘川柏不知怎的又说了这句话,乐赋轻皱着眉头看着他,心中暗道不好。

“还是不用了,回了乌圆国你就得好好做你的二皇子,我不过上皎若大人身旁的一个小丫鬟,你不用找我,免得到时候被人瞧见了多舌。”乐赋低着头道。

今晚她上来就是想要跟他道别的,乐赋并不想今日之后还会和左丘川柏有什么联系。

多次的见面联系对他和他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左丘川柏沉默。

没过一会乐赋又道:“我们去了乌圆国之后便不用再见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