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二十章 靈邑(2)
作者:冬烘阿  |  字数:1684  |  更新时间:2020-05-22 12:02:08 全文阅读

马车内的乐赋知晓已经到了靈邑国,便起身去了窗边偷偷的掀起帘子,又是一阵寒风扑面而来。

靈邑国……这个熟悉且又陌生的名字。

她曾生在这里,可最终直到死的那一刻却也没有真正的看过靈邑国的风景。

再一次来到此处确是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来此,带着无穷无尽的痛苦的回忆。

“小赋……”

端着药碗的萝萝去了乐赋屋内,发现乐赋并不在屋内便知道她一定是去了窗边,于是又来了这里,果然,乐赋一人站在窗边看着窗外。

听到萝萝在叫她,乐赋回过神来,转身笑了笑:“萝萝你来啦。”

“唉,你怎么自从上了马车就一直有些不对劲呢……”萝萝皱着眉头道,心里很是心疼她,“外面冷,你高烧才退,快把窗子关上。”

说着,萝萝走到窗边将那帘子拉下,回过头来拉起乐赋的手道:“你也别在这站着了,去屋里坐着吧。”

这一次乐赋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她便变得沉默寡言,生了一场病后更是明显。

心情沉重,乐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似乎脑子里也是空空的,可就是忍不住的发呆,愣着,心里的感觉很是不好受。

“萝萝,你有什么心事吗?”乐赋忽然问道。

心事?忽的一阵回忆如潮浪般拥入脑海里。

男人女人孩子的笑声,迎风摇曳的柳树枝条,潺潺的溪水,冲天的火光,妇人孩子的呼喊,男人的呵斥……

从疑惑逐渐到了惶恐,萝萝笑了笑,镇定的道:“萝萝能有什么心事……”

乐赋看得见萝萝的眼神变化,淡淡的一笑。

估计也是什么无法扒开伤口看的疼痛,萝萝不说,她也不再问了。

没过一会,这马车便停了下来。

.

又一阵铃铛声过耳,宋若司笑了笑,推了推身旁眯着眼睛小憩的齐归远。

“走吧,来客人了。”

他起身,随着宋若司一同到了门口。

果然不远处停了一辆非凡的马车,再看那前面骑马的人,不就是史贞镶吗?

“小镶你怎么有空来了?”齐归远看了看他身后的马车,明知故问道。

史贞镶笑了:“我道国师为何让我把人带到此处,原来是因为你们两位在这啊。”

“自然。”宋若司道。

见是宋若司和齐归远两人,史贞镶倒是松了一口气,当时还在想这晓巷酒馆会不会是国师派来刺杀马车上的这几位的,现在看来不是。

“二皇子,晓巷酒馆已到。”史贞镶转过身来拉起马车的帘子。

马车上的几人先后依次下了马车。

那宋若司看见上官皎若时微微吃惊了一会。

左丘川柏作揖回礼:“在下左丘川柏。”

“二皇子这礼我等凡夫俗子可受不了。”宋若司笑着说。

“既然已经不在乌圆国,来了靈邑国自然也不能端着在乌圆国的架子,更何况还是来了晓巷酒馆。”左丘川柏喜上眉梢,望着齐归远和宋若司。

“医师大人好。”宋若司见上官皎若和她两个小丫鬟站在一旁并未搭话,便去招呼了一声。

听见这声,上官皎若微微一笑:“不用多礼。”

“既然我人已经送到了,便回去给国师大人复命,你们二位好好招待他们,我过几日再来。”史贞镶道。

“怎么不进来坐一会再走?”齐归远问他。

“不了,国师大人说人一送到便立刻回去复命,不可怠慢。”

“既然如此,那路上便小心。”宋若司说道。

史贞镶上了马便原路返回,很快身影便消失了在众人眼中。

这边晓巷酒馆内的人都进了屋内,忽然之间也都沉默了起来,谁也不说话。

“我给几位准备了客房,归远,你带二皇子去吧。”宋若司嘱咐好后,自己带着上官皎若和她的那两个小丫鬟一起去了另一个房间。

都安置好后,她又敲响了上官皎若的门。

“请进。”

“皎若?”上官皎若正喝着热茶,听见宋若司的这声呼唤忽然愣了一下,随即又淡然自若的喝着茶。

“皎若,是你么?”宋若司走了过来轻轻坐在上官皎若身旁。

这时候上官皎若忽然笑出了声:“不是我,能是谁?”

听见回答的宋若司像是松了一口气般,也笑了:“自从那次之后,我们可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是啊……”

“你不是在一夕么,怎么忽然又想着回来了?”宋若司问她。

“帮小姑娘。”上官皎若的话轻飘飘的,从嘴里吐出来渐渐散去。

这屋内燃起的香炉散发着袅袅烟雾。

宋若司看着她,觉得上官皎若似乎变了一个人,后来想了想,也是。一个人几年不见就已经变化大了,更何况是几十年,几百年,她自己都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上官皎若又怎么不会变?

“是那两个同行的小丫头吗?”

上官皎若并未答话,算是默认了。

见她不答,宋若司也不问了,抿了一口茶道:“那你们这次来靈邑国,是为了参加鄙亦的登基大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