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姬是朵黑莲花 > 一夕光,谓汝
第二十九章 纸团
作者:冬烘阿  |  字数:2302  |  更新时间:2020-06-09 14:11:58 全文阅读

等了许久,她才终于听见有人推开这屋子的门。

乐赋悄悄转过身去,偷偷看了一眼,这一看便吓了一跳。

左丘川柏?!来者的衣裳十分眼熟,尽管还未转过身,但乐赋绝不会认错,那就是左丘川柏。

他来这做什么?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他来这有什么目的?

一个个疑惑不停的从乐赋脑中蹦出来。

她想到了左丘川柏在一夕屋内对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在马车上,属于女人特有的怀疑此刻便出现在了乐赋脑中。

难道他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难道他一开始就想要骗她?

她忍不住的难受起来,可目光还在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

“左丘川柏”似乎只是来这里随意看看,没一会便要转身离去,什么也没带走,甚至也没有往屏风后瞧,他像是误入了这里一般,很快便走了。

这让乐赋更加的疑惑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心中想着绝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于是便趁“左丘川柏”走后没多久也跟着出去了。

月如钩。

在离清殿时,乐赋觉得那个人或许是左丘川柏,但一出来,她便又觉得那人不是左丘川柏。

在她的印象里,左丘川柏不该是这样的……

除了身形,走路的姿势压根就不像他。

“左丘川柏”似乎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于是刻意加快了步子。

乐赋跟在小火苗之后,无法走的太快离开火苗照耀的范围,无奈之下,便只能返回。

只是今日发生的这件事却牢牢的记在了她的心里。

.

翌日。

王宫内似乎比往常热闹了许多,天刚刚露白,便能听得见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乐赋走出了殿外,便看见一排排整齐的队伍向往生殿去。

“萝萝,这是?”乐赋伸手拉了拉身边的萝萝。

明明昨日还没有这么多人,怎么今日便突然多了这么多的侍卫和婢女?

“你有所不知,昨日在前殿的时候,那些大臣们在鄙亦登基大典结束后,便都张罗着要给这宫内多添些人……听说这些,还是宋决明宋大人提出来的。”萝萝看着那些人走过。

其中有一个低着头小声哭泣的婢女,瞧着年纪也不大,怎么就被这么送进了宫里呢?乐赋蹙眉,心里倒是十分心疼这个女孩。

“走吧,我们去皎若大人那里。”

这靈邑国的天气似乎越来越好了,乐赋抬头看了看天,身旁潮湿的地里也长出了一些新绿。

或许该开心吧,等我报了仇之后。

“哥,你看,那不是昨日皎若大人身旁的小丫鬟吗?”正在走着的落茶茶忽然拉住了落俞盛。

“是,怎么了?”

“哥,我们过去和她们打个招呼吧。”落茶茶道。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可以拉拢一下上官皎若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毕竟她心里最崇拜的就是上官皎若了,要是能够和她说上几句话,那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落俞盛点头答应。

“你们好!”

萝萝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有些疑惑:“你们是……”

“在下是玄素国的玄素国的皇子落俞盛,她是我的妹妹,落茶茶。”落俞盛道。

“见过二位,”萝萝和乐赋也行礼,“小的是萝萝,这是小赋。”

“不知二位姑娘要去何处啊?”落茶茶问道。

乐赋上下打量了一下二人,然后道:“我们正要去皎若大人那里。”

果然如此,落茶茶心里暗自高兴:“那不如也将我们带着一起去吧,久闻上官大人大名,昨日竟然有幸能够在前殿见上一面,不知二位姑娘方不方便带着我们一起去见见上官大人呢?”

落俞盛猛的看向落茶茶,心中道着他就知道落茶茶心里打着小算盘。上官皎若的性子谁都知道,她并不喜欢有人突然靠近,尤其是生人,这样擅自前去指不定会让她心中厌烦。

乐赋笑了笑:“二位有所不知,皎若大人不太喜欢有生人突然靠近,不如待我们向皎若大人禀报之后再带二位前去,如何?”

毕竟突如其来的两位人士,还不知道是敌是友,总要有些防备。

“如此甚好,”落俞盛拉住正要说话的落茶茶,“那待二位姑娘向上官大人禀报之后我们二人在前去拜访。”

说罢,落俞盛立刻拉着落茶茶转身就走。

“他们还真是奇怪。”萝萝看着落俞盛和落茶茶的身影道。

“我们快去吧。”

.

“哥!你为什么不要我去见见皎若大人!”落茶茶不高兴了,两人走到无人处,落茶茶立马甩掉了落俞盛的手。

“你这个死丫头,难道不知道上官大人最讨厌一些生人随意靠近吗?你若是今日真的不听阻拦跟过去了,即便是见到了上官大人,她也不一定会对你有什么印象,指不定还会讨厌你。”落俞盛皱着眉头道。

落茶茶似乎明白了,低着头:“我知道了……我就是想早点见一见上官大人……”

落俞盛伸出手来摸了摸落茶茶的头:“好,我晚些去一趟上官大人的住处,争取帮你一下。”

“耶!”(σ≧∀≦)σ(落茶茶表情就是这样)

.

“师父。”乐赋轻轻扣了扣门。

“来了……”上官皎若回过神来,微微一笑。

乐赋将门关好,走到上官皎若身旁坐下。

“师父,昨夜我去了离清殿……”

“可遇到了什么事情?”

乐赋点了点头:“我在仰殊的屋子里发现了一个纸团,还有……我在那看见了一个人,穿着左丘川柏的衣服……”

乐赋并没有直接断定那就是“左丘川柏”,一是因为心中还是想要相信他,二是因为或许是有人故意假装成他的样子,毕竟昨晚她也只看见了“左丘川柏”的背影,并未见到真实面孔。

上官皎若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左丘川柏还是多加小心提防着,那仰殊的纸团你可看了?”

“徒儿看了……”乐赋点头,“那上面写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所以我带过来想给师父看看这究竟是什么。”

说着,乐赋将那纸团从袖中拿出,递到了上官皎若手上。

上官皎若接过纸团,放在手心里看了看,继而向那纸团注入一股灵力。

那纸团逐渐向上缓缓升起,在柔和的光下慢慢铺平,轮廓又逐渐变为一本不薄不厚的簿子,再缓缓落在了桌上。

乐赋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师父,这是……”

“这是仰殊在簿子上加上了一道咒语,使见者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纸团,然而灵术破除那道咒语,簿子的模样就会显行,给,你看看仰殊写了什么,”上官皎若微微一笑,将那簿子移到了乐赋的面前,“可不用告诉我。”

“为何?”

“那是仰殊留给你的东西,自然不希望有他人看见这里面是什么,况且,这簿子也只能你打开,我只能令它显形,却是无法打开的。”

“多谢师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