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在古代开外挂 > 正文
第五十二章:坑钱书轩
作者:亦江春水寒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0-06-03 17:08:24 全文阅读

  莫辰宇:“这件事,交给爹地吧,你就不要操心了。”

  “不,这件事我必须查清楚,爹,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你一个孩子,不行。”

  莫轻云扶额,就算她爹有心想保护她,可也不行了,“爹,我和赵亦庄已经撕破脸了,你想保护我也没用。”

  莫辰宇低垂着头,自责着。

  “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莫轻云终究不忍心,“我一定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那,你小心点,有事情就告诉爹爹。”

  “嗯。你快去和娘坦白吧!”莫轻云心里暖暖的,一个不是亲生的孩子,能做到莫辰宇与姜雪之这样的,她真的很幸福。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莫轻云打算告诉钱亦笙不要去调查了。

  可现在天色已晚,还是决定明天再说吧,正好她明天也要出门,顺便一起去了。

  亦王府

  “王爷,您回来了!”秦管家站在门口笑脸相迎。

  “有事?”钱亦笙的心情不是很美妙,回来就得面对钱书轩。

  “皇上让您回来后立刻进宫一趟。”秦管家脸色也不是很好,外人不知道他家主子与皇上的关系,可不代表他们谢谢你做下人的不知道。

  钱亦笙没觉得惊讶,因为这是他那皇兄必然会做的事情。

  “先吃饭,等会儿本王再进宫。”钱亦笙不慌不忙地走进府中,秦管家领命吩咐厨房的人去了。

  王府中发生的事情,没一会儿便传到了宫里。

  钱书轩咬牙切齿,“钱亦笙,几个月不见胆子越来越大了!”

  “皇上,要不奴才去催催?”王公公谄媚道。

  “不用了,朕倒要看看,他出去学会了什么!”钱书轩摇头,如果他去催,朝中大臣又有话要说了。

  他都不知道这群老东西脑子里在想什么,一个废物,非得如此宠着。

  天色渐渐变暗的时候,钱亦笙这才不紧不慢地坐着小马车晃晃悠悠进宫了。

  “皇兄,臣弟回来了,外面好苦,吃不饱,穿不暖的,而且,还有人要杀了臣弟,臣弟好害怕见不到皇兄了!”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让原本还有些怒气的钱书轩一阵无力,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怎的这么晚进宫,天黑了就应该待在王府里才安全。”

  “回来的时候臣弟太饿了,就想吃点东西再来见皇兄,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所以就晚了点。皇兄不生气吧!”

  “没事,下次天黑了就不要进宫了,皇兄担心你!”

  “嗯嗯,那皇兄,这次,臣弟的任务完成了吗?是不是有奖励呀?”那傻乎乎的模样,倒真像一个废物,什么都不懂。

  “有,你这次非常棒。”钱书轩眼皮子抖了抖,这个傻子要起东西来完全不像个傻子,每次赏赐,要礼物都是专挑好的,贵的,稀有的。

  “你跟着王公公去库房拿吧!”钱书轩生怕自己再多说一个字,就要反悔了,熬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次了。

  “好的,谢谢皇兄。”钱亦笙心满意足的跟着王公公离开了。

  来到库房,这次,钱亦笙不在选自己喜欢的了,而是找一些莫轻云喜欢的。

  名贵的珠钗首饰拿走,珍贵的字画拿走,一把锋利的宝剑拿走。

  王公公站在一旁双手颤抖,这次九王爷挑的东西怎么奇奇怪怪的,他以前不是很喜欢一些奇珍异宝吗?

  那些东西虽然珍贵,可基本上没什么实用的。但这次,那把剑可是李永大师最后一件作品,世上绝无仅有了啊!

  还有珠钗首饰,那些都是皇上准备赏赐给后宫嫔妃的,这好看的,值钱的都被九王爷拿走了,皇上会不会拿他开刀啊!

  王公公张了张嘴,想阻止,可又怕这位爷不开心到处宣扬,又乖乖闭嘴。

  琢磨了半天,王公公终于想到了办法,“九王爷,您这么多东西也不好带走,要不您看上哪些,告诉奴才,奴才找人给您送到府上去!”

  钱亦笙怎么可能不明白王公公的心思,但既然有人愿意帮他,他也乐得轻松,“行啊,还是王公公好。”

  转而,将邪恶的小眼神投向架子上,“这排的花瓶好看,我要;我看那个书都积灰了,是不是没用啊,我想拿回去看看,他们都说我不愿意读书,对不起皇兄的栽培,经过这次出行,我觉得读书非常有必要,我要读书。”

  那傻气的样子似乎在为自己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废物。

  “还有这个,这个布匹我听别人说,穿起来春暖夏凉的。”

  王公公颤抖的心在看向布匹的时候都要跪了,那可是皇上今年要送给皇后娘娘的生辰礼的布匹。

  “九王爷,这布匹……”王公公想拦住,准备说是皇上送给皇后娘娘的,却被赵亦庄打断了。

  “你也觉得这布匹好看吧!我看四哥都娶王妃了,是不是我也可以了?只要把这布匹送给心爱的姑娘我也可以成亲了?”

  王公公欲哭无泪,“是的,如果那姑娘对您也有意,你们就可以成亲了,您只需要想皇上说一下您喜欢哪家姑娘。皇上一定会为您赐婚的。”

  “真的吗?这样我就可以有王妃了吗?”钱亦笙脸上扬着傻兮兮的笑,似乎真的很想娶王妃回家。

  “是的,奴才可以先帮王爷您问问皇上。”

  “好呀好呀!”钱亦笙欢快的鼓起掌,手中的一根簪子不小心掉落在地,“啪嗒”碎成了两截。

  王公公吓得当场跪在地上,“九王爷,这可是血玉簪子,是皇后娘娘找人定做的。这下可完了!”

  钱亦笙眨眨眼,“怎么了吗?这是皇嫂的簪子吗?”

  “是。”

  “那为什么放在库房里?不应该在皇嫂身上吗?”

  王公公低下头,这是皇后娘娘的想法啊!

  为了能在众嫔妃里凸显自己的地位,自己找人寻来血玉,又找人定制成簪子,在皇后娘娘生辰那天与布匹一起送给她。

  布匹是皇上准备的,加上血玉做的簪子,那些后宫嫔妃可不得羡慕死。

  但王公公知道这是不能说的。

  “是皇上要送给皇后娘娘的礼物。”

  “哦!但是皇兄不会责怪我的,我只是不小心的。”钱亦笙因为紧张而皱起的眉头送开了,傻兮兮的笑,“皇兄对我可好了,而且皇嫂也不会生气的。”

  王公公:“……”

  他看不出这个九王爷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明明脑子没有问题。

  可偏偏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

  可若你说他傻,东西要挑最贵的,最好的,告状专挑能引起公愤的,自己的错一句话也不会说。

  “不过,既然这支簪子这么贵重,我就不其他奖励了!”那语气,好似在自己惩罚自己。

  “王公公,那我先走了,这些你帮我打包好送到府上。”

  王公公含泪点头,终于送走了这个折磨人的家伙。

  来到钱书轩书房,王公公摸着眼泪道,“皇上,九王爷又拿走了好多东西,库房都快被他搬空了!而且,九王爷还打碎了皇后娘娘准备的血玉簪子。”

  钱书轩非常清楚皇后的心思,但从不戳穿,女人间的争风吃醋那是女人的事情,他看着就行。

  “无所谓,这次又拿了多少?”钱书轩揉了揉眼角,看来钱亦笙是越来越嚣张了,废物又如何,留着就是祸害,还不如死了!

  傻人果然有傻福,他都与东辰太子联手了,都没能将这个废物杀了。

  然而钱书轩不知道是,由于钱亦笙在东辰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废物,南宫墨早就不再信任他了,所以并没有控诉钱书轩的知情不报!

  他们窝里的事情,南宫墨觉得。自己看着就好!

  “珍贵首饰拿了不少,还有,李永大师的最后一把剑,也被九王爷拿走了!书也拿走了!”王公公越说声音越小,那把剑皇上都不舍得用,这下便宜了九王爷。

  钱书轩差点没把书桌掀翻,“你就不知道拦着点?”

  “奴才,奴才拦不住啊,奴才怕九王爷又跑到大臣面前说皇上坏话!”王公公立刻跪在地上磕头解释。

  钱书轩真真要被气死了,“下去吧!”

  他本只想除掉这个让他糟心的人,现在,他恨不得将钱亦笙千刀万剐。

  “奴才还有一事。”王公公停止了磕头,却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而是依然跪着。

  “什么事?”

  “九王爷似乎想娶王妃了!”

  钱书轩顿时警觉起来,“娶妃?”

  “是的,他问奴才,送女子金叶蚕丝的布匹送给心爱的姑娘就可以成亲了!”

  钱书轩突然笑了,“既然他想成亲了,改天便帮他物色一个。”

  “是。”

  “这件事你告诉他,朕同意了,你也打听打听,他是不是真有喜欢的人。若是有,找去查清楚身份,如果可以,朕倒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办法!”

  钱书轩越想越觉得可行,他让自己受了那么多气,死了岂不是便宜他了。生不如死才能平复他这颗暴躁的心。

  “是。奴才告退!”

  “嗯,退下吧。”钱书轩现在心情格外轻松,如果钱亦笙中意的人。他就给他安排一个,若是有,他就收买那个姑娘,要那个姑娘好好折磨一下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