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恋爱协议计划 > 正文
第一章 相遇
作者:清荷雨殇  |  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0-04-23 12:06:04 全文阅读

  王杰坐在教室后排呼呼地生气的时候,班主任将萧叶领了进来:“这是新转来我们班的萧叶同学。萧叶同学,你向同学们介绍一下自己。”

  

  萧叶穿着黑色的校服,庄严肃穆,站得笔挺,怯怯地说:“大家好,我叫萧叶……”

  

  “为什么要叫宵夜呢?是因为你家里的人喜欢吃宵夜吗?”

  

  萧叶被打断了,不禁抬头,循着声音望去,他看见了一个头发有些长但是梳理得很整齐的“男生”。

  

  萧叶不喜欢说话,于是没有回答。王杰转着她的笔,继续刨根问底:“这是你爸爸给你起的吗?”

  

  萧叶:“是。”

  

  王杰:“是不是因为你爸爸姓宵,你妈妈姓夜?”

  

  萧叶:“是……不是。”

  

  王杰:“那是不是因为你妈妈姓宵,你爸爸姓夜?”

  

  萧叶:“也……也不是。”

  

  全班大笑。

  

  萧叶的座位定好了,下课后,王杰很绅士地伸出手,大咧咧笑着说:“新同桌你好,我叫王杰,王者的王,英雄豪杰的杰。”

  

  周围的几个男生嘻嘻哈哈地附和着她的话,和她一起说:“王者的王,英雄豪杰的杰!”说完哄的一声闹起来。

  

  萧叶来这所学校之前,转过两次学,他的同桌都是男生,但现在他的新同桌是个剪着寸头的女生,他很不喜欢,少言少语的他选择了沉默,从上课到放学,他埋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王杰很不识趣地总爱和萧叶搭话,萧叶不理她,她就孜孜不倦地自讨没趣,然后,也知道了是“萧叶”,而不是“宵夜”。

  

  隔天下午放学后,萧叶照例半低着头冷着脸从她的一帮兄弟中间挤出去,第一个出了教室。没过一会儿,一个不知道是三年级的还是四年级的学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对她说:“老大,你项链在萧叶书包里呢,我们都看见了,他还死不承认。”

  

  王杰眉头一皱:“人呢?”

  

  来报信的学生把她领到了学校操场里,萧叶被四五个学生堵在栅栏角,抱着书包,受气包一样哭着说:“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偷,是我昨天捡到的。”

  

  当首一个比萧叶矮一些的学生挥着木棒,说:“你捡也捡的太是时候了吧,我们老大昨天丢的,你昨天捡的,太巧了吧?”

  

  王杰拨开人,并没有去看萧叶,而是问那个学生:“我的东西呢?”

  

  那个学生嚷嚷道:“还在他手里呢,这小子不肯给。老大,我看就是他偷的,要不是他偷的,怎么把包抱的那么紧,不让你看?”

  

  王杰一眼瞥向萧叶,伸手说:“还给我。”

  

  萧叶哭得眼睛通红,抱紧了书包,不后退,只是喊:“东西不是你的,我凭什么还给你?”

  

  项链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有几十块钱,但对于王杰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她一下就没了耐心,一拳向着萧叶的脸挥出去。萧叶几乎是下意识地身体一矮脑袋一歪,险险躲了过去。

  

  萧叶抱着书包从几个学生中间挤出去就跑。他从来不认为王杰和那些学生是好人,现在更不认为项链是王杰的。

  

  王杰跑得奇快,萧叶没跑几步就被她抓住了,一摔摔在了地上,但还是两手抱紧了书包。王杰怕把书包里的项链抢坏了,不敢像平时那样大开大合,束手束脚的,一时没办法让萧叶松手,反倒被萧叶突然的一个翻身压在了底下。

  

  周围的学生大张着嘴巴干看着却不敢动,因为王杰的脾气他们还是很清楚的,这个时候动手,是会被王杰秋后算账的。

  

  萧叶抱着书包,朝周围看了看,一起身想朝操场大门走,刚跑了几步,后面的王杰凶神恶煞地追上来,从后面抱死了他,冲着他的肩膀和脖子的连接处就咬了一口。他伸手去摸脖子,手里的书包就被一个学生抢走了。

  

  那个学生三翻两翻从萧叶书包里找出了项链,一边抖着项链给王杰看,一边大喊:“老大老大,我找到了。”

  

  萧叶的手掌上沾了不少血,王杰咬的可不轻。王杰松口后想去拿回她的项链,再看看萧叶受伤轻重的事儿,才一转身接过了项链,萧叶就从后扑住了她,两个人很快扭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放学还不回家,在这儿干什么呢?还有你,你们两个?”

  

  巡校的保.安凭空一声吼才制止了王杰和萧叶两个,而他们几个也十分光荣地被保.安举报到了各自的班主任那里。

  

  因为不想叫家长,在班主任面前,王杰很有耐心,嬉皮笑脸地和班主任扯皮,不时还拿手肘杵一下萧叶,示意他说两句配合配合。谈了半天,萧叶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班主任还是照例的“明天叫你们家长过来”。

  

  萧叶终于抬起了头,两只眼睛无措地看着班主任。他知道没有人会喜欢麻烦的孩子,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转了两次校,如果今天打架的事再让……他们会不会也像院长那样?萧叶不敢再想,只是尽量地控制着声音,可还是颤抖地说:“老、老师……”

  

  王杰稍一思量,已有对策,怕他坏事,用手肘大力地一杵他,凄凄惨惨地说:“老师,我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带着我弟弟,噢,也就是他,重组了家庭,这个……是我昨天回家之后才知道的,你知道,小孩变化很快的,我们自己都没认出来。你说是吧,萧叶?”

  

  萧叶惊惶的眼睛望向她,好半天才在她殷殷切切的期盼目光下,点了头说:“是。”

  

  班主任不信,推了推眼镜:“可保.安来明明说的是看到你们两个在打架,是怎么回事?”

  

  王杰满脸堆笑,殷勤地给班主任把杯子递了过去:“怎么会呢?那是我弟弟想给我这个姐姐买点儿礼物,我不让他非要买,我是怕他乱花钱,才摁住他不让他掏钱出来乱撒的,这怎么能说我们是在打架呢?肯定是保.安叔叔看错了。”

  

  班主任喝了口水,抬眼狐疑地看着他们俩,眼镜片在灯光下闪了两下:“我明明就看见萧叶的衣领上有血。”

  

  王杰一瞥萧叶的衣领,立刻笑着说:“那怎么会是血呢?噢,我记起来了,那是下午李明的记号笔不小心在他衬衫上面画的。”

  

  萧叶见王杰又向他飞快地一瞥,低下头掩饰了自己,又说了句:“是。”

  

  出了办公室,王杰深吐出一口气,看旁边的萧叶蔫头耷脑的,手肘杵了杵他,萧叶敏感地离她远了些。她没知没觉地感慨说:“今天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你也别那样了,我出门向你道过歉了……呵呵,其实我发现你撒谎还是很有天赋的,就是还不太自然,不过撒谎这种事情嘛,说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回了,要不要我教……哎萧叶!”

  

  萧叶已经一步紧一步走远了。

  

  从办公楼出来,王杰本来还想带着萧叶去学校医务室处理下伤口的,可是刚一出来,远远就看见一个高大冷漠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也许是她盯着人家看了,那个男人冷冰冰地告诉她,自己是萧叶的叔叔,来接他回家,并且给了她和萧叶一人一根棒棒糖,就带着萧叶走了。

  

  第二天上学,王杰起床晚了,差点儿迟到,那个女人昨天一天一夜没回来,什么晚饭早餐的都不要想了,她习以为常地从冰箱里胡乱抓了些东西塞嘴里就跑学校了。上课铃响,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却没看到她的同桌萧叶。

  

  萧叶从昨天晚上进了自己的房间就没再出来过,早上叶泉和萧寒轮番上阵叫了好几遍,他不出声,也不肯出来。到最后,两人还是进去了。

  

  萧叶不知是被他们的动作吓到了还是怎么了,穿着睡衣缩在衣柜角,眼睛里已经溢出了眼泪。叶泉轻轻走过去,俯身摸了摸他的头,又擦掉了他的眼泪,轻声问他:“小叶,怎么了?不喜欢新的学校吗?”

  

  萧叶涵着一包眼泪抬起头看着他,哽着气说:“我不想去学校了。”

  

  叶泉把他刚刚流下来的眼泪又擦掉,一边慢慢地擦,一边说:“没关系,不喜欢就不去了,明天咱们再换一个。”

  

  萧寒在他身后走近了一步:“小泉,你知道,不是换不换的问题,换哪一个……”

  

  叶泉起身面对他说:“小叶还小,不适应他的环境总不能逼迫他像我们那样去适应。老萧,别把小孩子都看得太坚强了。”

  

  萧叶转学了,是班主任临下课的时候才来通知的,王杰觉得挺没意思的。她这个人挺好相处的,谁今天惹了她,挑个地方打过了,无论输赢,明天一说开照样还能在一起玩儿。萧叶白白净净的,看着文静庄重,也很好看,虽然不怎么爱说话,可她的同桌一位已经空悬了有些日子了,都是上课说话得罪了她,被她打跑了,有个同桌她其实挺开心的。至少,有人可以听她说话,而又不会惹火她。

  

  第二节课间休息的时候,隔壁死党张豪吊儿郎当地晃到王杰后排的窗口,靠着窗口对她说:“杰哥,听说您老人家昨天发动兄弟给找项链呢?我这儿有线索,听不听?”

  

  王杰耷拉着眼皮望窗外:“爱说说,不说滚。”

  

  张豪贱兮兮地一笑:“得嘞。您那条项链啊,我昨天看见一小白脸在校门口捡起来塞书包里了,我估计是你早上跑得及掉那儿了。我当时是想回来通知你来着,这不,你看请一趟假也不容易,我当时着急出去,想着回来再告诉你呢。我跟你说啊,那小白脸我刚才上体育课看见了,就在跑道上遛弯呢——杰哥……哪儿去啊?”

  

  误会,原来都是误会,她当时为什么不能多控制控制自己,为什么不能耐心一些再多问萧叶一句呢?王杰一路跑向学校操场,她只希望萧叶还在那里,她只希望自己能向萧叶道一句歉,她不希望萧叶是因为自己离开了这个学校,她不希望是自己给萧叶留下了阴影。

  

  然而,她还是去晚了。呼哧呼哧喘气的她逼迫着自己直起身向四面八方搜索,操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准备上课的学生和老师,唯独没有萧叶的身影。

  

  王杰第一次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落寞地垂着头走回了教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