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恋爱协议计划 > 正文
第二章 转折
作者:清荷雨殇  |  字数:3840  |  更新时间:2020-04-26 20:04:39 全文阅读

  已经是下午两点整,萧叶依然醒着,这是他来到这个家以后第一次没有睡午觉。他看着手里的一条很普通的紫色水钻项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这条项链被他捡起,又被别人抢走,最终还是又回到他手里了。

  

  门“咔嚓”响了一声,萧叶飞快地转身把项链塞进了抽屉的一个盒子里,然后惊讶地看着萧寒推门走了进来。他不会害怕叶泉和阿新,但总是很怕萧寒,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

  

  萧寒在他床边站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只好长出一口气开头,在他身旁坐下,又是好一会儿才伸手轻拍了下他的肩膀,问:“昨天在学校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萧叶没有说话,缩成一团的身体任由萧寒揽抱着。屋里又是一阵寂静,萧寒又问:“我之前不是教过你,为什么不还手呢?”

  

  萧叶嗡嗡地说:“可是你说过不可以随便和别人动手的。”

  

  萧寒似乎不怎么擅长和他交流,等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是说过,可是……没有说别人向你动手,你也不能还手。是他们先动的手,你当然也可以动手。”

  

  萧叶缩着的身体终于松开了一些,歪头看了看萧寒,又把头垂了回去,还是嗡嗡地说:“她是女生。”

  

  萧寒的声音突然带了些火气:“女生怎么了?女生就该要你让着吗?她敢动手就该承担后果。萧叶你记住,打人的人不会管你是男是女,你就不用管还手的对象是男还是女,只要他敢动你,就让他付出代价。”

  

  萧叶泪盈盈地看着萧寒,好一会儿,才说:“我记住了……爸爸。”

  

  萧寒愣了一瞬,终于反应过来,萧叶是在叫他。

  

  王杰从学校回来,家里照常是冰锅冷灶,她习惯地从冰箱里翻出一盒牛奶和一包饼干,麻木地坐在冰箱旁吃了起来。吃过之后,她起身从水槽边上摸过一只打火机,又从校服口袋里抽了一根劣质的烟熟练地点上。

  

  这样的生活,王杰已经持续了五年了。她深吸了一口,将半截烟夹在手里,审视着屋里的物什——那个女人昨天晚上回来过了,真是可笑,收拾东西就收拾东西,在自己家里却像贼一样地摸摸索索,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她一直都醒着。

  

  屋里收拾得很干净,可看在王杰的眼里,却是另一副狰狞的景象。

  

  那还是在她四年级的时候,也就是四年前,她那天回来不知道是怎么了,反正她记得自己心情是很失落的,在门口商店买了一打啤酒,断断续续喝了个干净,那个女人回来看见地上围在她周围的空啤酒瓶,就开始大惊小怪地念叨。她那天心情不好,再加上也喝多了,骂骂咧咧说起来,不愿意再听那个女人唠叨她,就摇摇晃晃站起来,期间还不愤地拿了几样东西到处摔,一进去小卧室就从里面“哐”地把门摔上。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那个女人就再也没有在她清醒的时候回来过,她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差了。不过她不在乎,她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从那时候的一年前起,就破裂了,她也不希望在醒着的时候看见那么恶心的人。

  

  王杰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手里的烟已经快烧着手了,她将烟蒂一甩扔在地下,走出门的时候顺便踩了一脚踩灭了。

  

  王杰始终记着,她的父亲是一名警察,她想像父亲那样用自己来保护别人,而不是像那个女人那样等着别人来保护。王洁?肉麻的真让人觉得恶心,她要像父亲那样的英雄豪杰,这个名字还是让那个女人拿回去恶心她自己吧。

  

  出了废旧的小巷口,阴沉沉的街上下起了小雨,王杰不由地加快了脚步,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天天找她手下人的茬儿,纵容了他们这么多天,今天该解决了。

  

  是警察的父亲从小就希望王杰能够接替自己的班,当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也因为王杰是个女孩子,所以给王杰报的兴趣班都是跆拳道,柔道这些和武术沾边的。从小有了基础,王杰对收拾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对方那些细条条的贱嘴骨头果然没有他们的嘴厉害,三两下就趴在了地上求.饶。王杰扯过外套搭在肩上,吹着口哨打算回家。

  

  她的口哨突然间断了——那个女人站在废厂的门口,用她最讨厌的悲悯的表情看着她。王杰冷眼撞着那个女人走了出去,听见那个女人跟在自己身后抬不起脚走路的声音,听得心烦,就加快了脚步。

  

  雨一直毛毛地下着,不见有大的迹象,王杰疾走到家门口,才像瓢泼似的下起来。她进了屋里随意用手里的外套擦了擦不足两寸的头发,随手一扔,坐在屋里仅有的沙发上,掏出烟又抽了起来。

  

  那个女人走得慢,走回来一身都淋透了,没去换衣服,也没弄头发,看见她嘴角的烟,在她面前畏畏缩缩地劝说:“小洁,别抽烟了,你才十四岁,抽烟对你身体不好。”

  

  王杰深吐了个烟圈:“关你什么事。”起身烦闷地往卧室走。

  

  那个女人在她身后嗫嚅着说:“小洁,妈妈……失业了。”

  

  像要吓唬谁似的,又像要谁知道她对不起谁似的。王杰冷声说了一句“谁要你养活”,就理也不理地进了卧室。

  

  王杰反锁了卧室门,到床头的小柜子里拿出来一个鞋盒子,里面是那个女人从她五年级开始给她的生活费,三四年级的时候她还没有能力养活自己,只能咬牙闭眼昧着良心去用。从她五年级开始,她可以和一帮哥们想办法赚钱,在学校门口卖些女生的小玩意儿,或者,寒暑假在饭店后厨帮忙,她能花钱的地方不多,靠自己转来的钱足够了。

  

  躺在床上,王杰活动过筋骨很累了,很想睡一会儿,可是那个女人在外面,即使她一点儿声音也没有,王杰也似乎能听出她在到处走动,叮叮哐哐,惹得她很烦。

  

  王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没睡着,反而越发觉得烦,翻下去抱了装着钱的鞋盒,“砰”地开门冲出去,把鞋盒甩给那个女人,呼呼地往外走。

  

  外面下着大雨,王杰已经冲了出去,朦朦胧胧地听见那个女人在哀哀戚戚地喊:“小洁,小洁,你去哪儿?把伞带上,小洁!”

  

  天色渐暗,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雨停了,不时有雨滴打落水洼的声音,王杰的帆布鞋踩着水,走一步唧唧叫一声,走一步唧唧叫一声。

  

  她没有家了。五年前,她没有了爸爸,现在,她又没有家了。虽然这个家仅仅只是她视作遮风挡雨的一所破旧的小房子。

  

  王杰抱着湿漉漉的身体走在路上,夜深人静,她又累又饿,然而无论是累还是饿,这两者都促使她想尽快找个能避风和挡雨的地方睡一觉。

  

  她哆哆嗦嗦地走着,眼光看到前面有几个男人,大概是这一块的小混混吧,她不太想招惹这些成年的男人,于是装作没看见,继续低头走,却拐了个弯。

  

  感觉那几个人好像冲着她过来了,她蹲下身装作系鞋带的模样,手里却摸上来一块砖头。听见声音已经到她身后了,她抓紧了砖头猛一转身,定住不动了。

  

  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她,“呸”地吐了一口,说:“小姑娘,知道我手里这是什么吗?枪。不要乱动哦,它可是很容易走火的。”

  

  他身后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嬉皮笑脸地说:“不知道利哥让我们跟踪这小丫头干什么,这小丫头片子脸看着嫩,倒是越看越喜欢,难不成利哥又看上了?”

  

  头先的男人呵斥他:“你懂个屁!她就是那tiao子的女儿,你眼瞎了?小姑娘,哥哥也不想为难你,可谁叫你妈妈最近不是很听话呢,三天两头往局子里跑,哥哥三个可都好几宿没睡安稳觉了,所以,你就跟哥哥走一趟,让你妈妈好好冷静冷静。”

  

  王杰是很会收拾人,但没收拾过子弹,那个男人用枪对着她,她不敢动,手里的砖倒是一直举着。她在脑中飞速地想着对策,这里的民居已经偏少了,只有一个大工厂,就算她大喊也不会有人半夜出来管闲事,最后说不准还得挨一枪,可如果她现在转身就逃,枪就挨在她身上,她不可能跑得比子弹还快。

  

  那个男人用枪顶了顶她,下巴一抬,说:“走吧。”

  

  王杰很后悔今天没有忍住气窝在卧室里睡觉,可是已经没有用了。她慢慢地认命地放下手转身,感觉到身后的枪收回去了一些,正在脑子想歪主意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那三个男人吱吱哇哇乱叫了几声,一个瘦弱的身影挡在了王杰。王杰回身看见那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把颜色半旧的雨伞,生锈的伞尖上染着黑红半稠的液体。她冷硬地一拽她:“不关你的事,滚!”

  

  那三个男人被突然袭击,拿枪的男人头上开了花,正往下流血,他捂着头,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一对母女:“给脸不要脸是吧?给脸不要脸是吧!不是想你那死鬼老公吗,老子给你个痛快的,送你俩下去见他!”

  

  枪“砰”地一声就响了,王杰愣愣地看着枪.口的白烟,胳膊被那个女人狠拽了一把,错身扑到了一边去。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胸口已经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的血,像她的爸爸一样,流了好多血。她慌慌张张张地两只手捂住流血的地方,嗡着声音说:“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爸已经没了,你没了,就再也没人管我了。你别、你别死,你别死……”

  

  “哎哎哎……那边,干什么的?”

  

  枪.声引来了两个巡夜的保.安,一边打着手电筒追过来,一边通过对讲机通知其他保.安。那三个男人看着引过来的保.安数量越来越多,一蹬腿跑了。

  

  几个保.安帮着叫了救护车,送王杰和受伤的母亲到医院。王杰坐在抢救室门外,整整一夜,如坐针毡,如坠地狱。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是如此地依赖母亲,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时光倒流,把快要死的人换成她。

  

  她坐在地上蜷成一团,眼泪忍不住流出眼眶,她却咬着手臂让自己像垂死的野兽那样呜咽。她害怕母亲真的会离开她,她也害怕自己真的会变成一个孤儿。

  

  母亲安静地躺在床上,医生告诉王杰,她有可能永远不会再醒过来。

  

  母亲醒过来是三个月后的一天,王杰对着她忏悔,哭得满脸都是眼泪,求她不要不管自己,不要丢下自己。但现在母亲真的醒了,王杰却只有跪在床下,一下又一下地磕头,说:“我错了,我错了,是我的错,是我错了,我错了……”

  

  母亲眼泪盈盈地强撑起身去拉她,将她拉了起来,却又像看见了陌生人一样地看她,好久好久,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小洁,妈妈对不起你爸爸,妈妈已经没有了你爸爸,不能再没有你了。”

  

  “妈……”

  

  王杰五年来第一次扑进了母亲的怀抱里。

  

  母亲出院回家之后,为了母亲能找到工作,母女俩搬到了另一个城市。王杰戒了烟,不再酗酒,也留起了头发,高考后,她以666分的成绩考进了一所重点大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