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照红梅 > 正文
第二章·孟德犹抱霜降剑
作者:灵珠子  |  字数:1572  |  更新时间:2020-04-24 02:15:24 全文阅读

 “去年?”

 我闻言,微微一怔。

 去年,我尚且在忙着打点蜀中军中的大小事务,还得忙里偷闲给君出点子,试图将那诸葛小儿从山里框出来,便也再没怎么打听奉孝的事了。

 关于奉孝,我只晓得那家伙出了颖川书苑,归了家。

 只晓得他后来又回了曹孟德身边,替他出谋划策,还替他打了不少胜仗。

 我原本还想着,若有机会,就带他回颖川看看先生……

 呵,若有机会……

 “明日我们就要拔营回京了。”

 我正想着,曹孟德的话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

 他道:“怕你母亲住不惯,我在红梅山上置了间农屋,你母亲就安置在那里。”

 他又道:“那里离京都不远,也顺路,你也好回去看看她。”

 听得家母安置妥当,我悬着心也算落了一半。

 只是我……却始终惦记着颖川的授业恩师。

 “那颖川也顺路……我可否去颖川,拜别一下家师?”

 此话一出,却只见曹孟德微微怔了怔,怀抱着霜华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你竟不知么?”

 他顿了顿,又道:“就在数月前水镜就仙逝,颖川无人主持大局,他的那些弟子们便各奔西东了。”

 “颖川……无人了?”我微怔。

 我说诸葛孔明那小子,平日总闹着要三分天下,却总迟迟不见他下山。

 如今方弄明白,这些事,他怕是都知晓的。

 如今只是可惜,这些事,竟还要我昔日最厌恶的人来告诉我。

 我不由得眼底浮过一抹悲凉之色,幽声叹道:“故人不再,昔景不复,也确实无甚回去的必要了。”

 我侧过头去,再不看他。

 往后日子如何,且随缘罢,我无需多想。

 天下之大,我所贪者不多,只求能护我家人一世安康,守住我同君的那一诺,便足矣。

 曹孟德看了看我,眼神微微发亮。

 我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只知曹孟德他也未曾对我作何安排,便看着他自顾自的抱着霜降剑钻进被褥里睡了。

 我无处可去,亦无处可睡,便只能去他批公文的案几旁趴上一会,趴至天明了。

 再待我睡醒,不知何时,曹孟德的被褥竟裹到了我身上,而他,竟就那般趴在桌边看着我。

 一直看着我,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你……在看什么?”我疑惑道。

 “我在看你。”他答道。

 而这一问一答,却如同冷笑话般,让我不寒而栗。

 转念,我想到市井流传的那些奉孝同曹孟德的断袖绯闻,我不由得毛骨悚然。

 “我可没什么好看的。”

 我微愠,他却浅笑依然,道“你同他……真的很像。”

 “我?”我微怔。

 我自是知晓,曹孟德他说的究竟是谁。

 除了昔日那个陪他出生入死二十余载,替他出谋划策无数的鬼才郭奉孝,怕是世间也没几个人,能让他这么一代枭雄,时时刻刻嘴里心里都念叨着了。

 可是……

 他拿他同我比,却不禁让我觉得有些讽刺。

 “你想他了?”我疑惑道。

 “嗯。”

 他低头,伸手轻轻拂了拂霜降剑,回答的却是极其爽快,毫不含糊。

 不经意间,我竟对这么个已然故去多日的人,多了几分好奇。

 我同奉孝虽相识的早,但似乎也确实没打过几次罩面,只自觉得他似只苍蝇似的让人烦不胜烦,却从未从听过旁人眼中的他。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自己似乎也有些摸不清楚。

 只觉得眼睛发胀,我伸手揉了揉眼睛,灵台方才清明了些许,我便将他盖在我身上的被褥抱回他榻上,再替他叠好。

 “你不是要回京都么,什么时候开拔?”我出声问道。

 低头看着榻上被我叠的方方正正的被褥,我心情极好,便也顺势问了问开拔的时间。

 却只听身后传来他慵懒的声音。

 “急什么,还没用过早膳呢。”

 不一会,便有人通禀,得了曹孟德的允许,那人便钻进营帐,放下一个麻布袋子同两竹筒水,便惶惶的退了出去。

 那麻布袋子显然是陈的,黑黢黢的也不知是多少人用过,上面还有着些许泥点。

 “这是什么?”我指了指那个布袋。

 “吃的。”他淡淡道。

 闻言,我嘴角便不由得一阵抽搐。

 这布袋,脏成这般模样,里头的东西确定能吃么?

 “这是干粮,农家灶里烧出的豆饼。”

 见我还是一脸为难之色,他便不由得暗自嗔奇。

 “你……不会没吃过豆饼吧。”他嘲讽道。

 “怎么可能……”我解释道。

 但,看着这漆黑的豆饼,我嘴角抽搐的越发厉害。

 农家的豆饼,方做出一般都是白汪汪的,便是蒸炸过,也是那璨璨的金黄,也不至于会变成煤黑色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