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照红梅 > 正文
李催番•悲白发(下)
作者:灵珠子  |  字数:1659  |  更新时间:2020-05-12 11:09:43 全文阅读

“哟……干净的新衣,还有两小壶天子贡。”

我脱下漆黑的夜行衣,忙不迭的将白衣换上,还将衣中藏着的绘着山河社稷图象骨纸折扇拎在手里扇了扇。

“天子贡不是在火烧洛阳的时候就绝迹了么?”见这本该绝迹的酒重现于世间,我不禁疑惑道。

“你想多了。”

平生罕见,我不曾想,诸葛孔明有朝一日竟也学会了翻白眼,道:“这两壶酒是我从曹孟德设的宴席上顺的,所以,酒方多半是曹孟德当时趁洛阳宫变给顺走了。”

他对着我,嘲讽的笑道:“这可是同奉孝有关的东西,你觉得他会轻易让他绝迹么?至于郭奉孝……”

只听他冷笑一声,羽扇轻摇:“我可不认为他就这么死了……毕竟昔年,除了曹孟德,师傅他老人家对他也是惦记的很呢。”

他窈窈起身,轻笑一声,映着月色在江畔映着月色,轻摇着一叶扁舟离开了。

如今经他这么一说,往昔奉孝同水镜的死讯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怕还是值得考究。

眼见诸葛孔明走远,我提着两壶酒,纵身一跃上了马。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我幽然自得的躺着马背上,饮着诸葛孔明赠予我的天子贡,赋着诗。

微眯着眼,恍惚间,眼前赫然浮现的,一个是昔年沙场点兵,奇谋尽出的郭奉孝。

另一个,就是被我一剑刺死,焚尸于红梅山的徐元直。

这世间,没有人知晓,这两个不世出的奇才之死,似是都同我逃不了干系。

这世间,亦没有人知晓,我竟将自己对他们的欣赏之情,埋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而为了自己前途似锦,不禁狠心设计陨了两条血淋淋的人命。

这世间,有着太多的事,太多的情,都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和表达。

但……不得不说的是。

这两位英才逝世,却是替世间不少鹊起的年轻谋士,营造了在这苍茫乱世崭露头角的机会。

“诚然,我应当也算的上,这其中的受益者罢。”我自顾自的饮着酒,任由红棕马将我驮回了长安。

此时的曹府,安静的十分反常。

我饮着酒,踉踉跄跄的往大堂走,却见一副绑着白花绸带的硕大的棺材横于堂前。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曹孟德沉声道。

“我喝酒去了嘛……”我拿着酒壶,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看着酒壶上贴的红纸,赫然以他的笔迹写着天子贡三字,当即便觉得不对。

“刘玄德给你的酒?”

“诚然。”

我当着他的面又饮了一口,却见他当即暴跳如雷,劈手将我的酒壶夺取,掷于地面摔了个粉碎。

潺潺的酒水顺着碎罐,在地面上流淌着,蔓延着。

曹孟德一把从我腰间摘过炎华剑,指着剑柄上的血迹问道:“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杀人。”我没好气的笑道:“一如你所见所想,你的这柄炎华剑上,沾的就是徐元直的血。”

我一步步向他逼近,将炎华剑从他手中的剑鞘中一把抽了出来,沉声道:“人是我杀的,火是我放的,你不就想要一个真相么,现在,我把真相亲口告诉你,你又当如何?”

我靠近他身侧,静静的,将炎华剑的剑柄塞进他的右手。

“现在,你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郭奉孝,亦没有了徐元直,我可以把剑递给你,你亦大可拿着它向我替徐元直复仇,只是……你敢么?”

“我……”他手里紧攥着炎华剑,微微颤抖着。

“你抖什么?”我轻笑着伸出手,用我的双掌包裹着他颤抖的手。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在森林里……”我顿了顿,又道:“我的人,是你救回来的,我的武功,也是你教的……你没道理看不出,可你却依然放任我上了红梅山,放任我杀死徐元直。”

“你说,这说明什么?”

我轻笑着握着他的手,将炎华剑抬起,抵着我的心口:“如果你要杀我,你大可以从这里一剑刺进去,可那之后,就再也没人能替你制衡蜀中的诸葛孔明了。”

闻声,只见他慌张的撒开了手,任由炎华剑从他手中掉落了出去。

“早这样多好。”我噙着笑,弯身从地上将炎华剑捡了起来:“从昔年你将炎华剑递给我的那一刻起,我的命运就已经同你扭绑在一起了,不论做你的谋士也好,做你的剑刃也罢,至少从今日起,你的身边便只剩我一人了。”

夺回炎华的剑鞘,我将剑收了回去别回腰间,一展折扇,噙着笑,一道吟着诗,一道淡出了他的视线。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没了奉孝跟元直,从今往后,他便只能一心倚靠我了。”

“只要……我最后能耗赢诸葛孔明,那么主公一统天下的日子,便指日可待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