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独世红妆 > 第一卷 世出
引子 出谷
作者:格鹿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0-06-24 17:10:54 全文阅读

世间三苦。

一为本心缺失,作茧自缚,千错万错,业障缠身,不得抽身。自种孽因,自食苦果。

二为欲望加身,求而不得,千万折磨,反反复复,欲罢不能,愁肠百结,念念不忘。

三为世态炎凉,满目疮痍,事与愿违,人情冷暖,迫不得已,无能为力,坐以待毙。

此般三苦,你我尝尽,终究不虚此行。

我终于出来了。

似乎和从前一样,却又不太一样。

我好像弄丢了什么东西,我要找回来。

可是是什么呢,我不记得了。

终于出来了,这个不知道困了自己多久的谷。我不记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等我醒来时,已经被困进了这该死的谷。

我记得,整个山谷被鲜血染红,原来不是鲜血,竟是绝美的红花铺的遍地猩红,下将有半尺多厚,天上阴霾几乎没有光。

我不知走了多久,四顾一望,也并无二色,远远望去有山,于是又走了三日,走至溪流之下,顺着山脚,溪流甚清,该是好事,最起码我知道我现在死不了。

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或许三日,又或许五日。好在凭着本能,我闻到了血腥之气。

为何会有这种本能,我不知道。回头一看,果然是身后奇树上有些和红花般鲜艳的果子,红的发黑,映着猩红,不自觉的让我想到了紫河车。

我不知为何,异常怕死,我要出去。可是现在我要死了,我要被活活饿死了。我不敢吃。可是,不错,后来我还是吃了,因为反正都会死。

没死啊,真好。我开始日复一日寻找出路,累了回来喝泉水吃果子。我还记得第一次吃,不住反胃,可我太久没吃东西什么也吐不出来。好在大约三个月后我就习惯了。

后来,我放弃寻找了,脚每天都在肿,因为我的内力完全发不出来,没办法用轻功,好在体力好些,可我找不到谷门,也是徒劳消耗。

我用了很长时间练功,可还是一点内力也用不出来。那就不要动了,节省体力。好在心法还可以练。又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巨响,我跑去时,谷门开了。外面的世界,好似霞光万丈。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无助,大概是我出了谷依旧想不起来丢了什么东西,所以在我清醒时,才知道我刚刚昏过去了。

我以为我会被不知道什么人救起来,可事实我还躺在地上。满身猩红,狼狈至极。于是,为了活着,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也是唯一的决定。

我找到了青楼。我需要一个能快速让我有银子的地方,让我要时间想起来我要找什么,然后去拿到它。

“叫什么名字?”老鸨问我。

“水云。”我回答到“不过可以换了,妈妈起一个吧。”

“哎呦,你这姑娘还真是讨巧,瞧这容貌,这红牌怕是日日高呢。”老鸨笑着说。

“妈妈起个名吧。”我笑了笑,又说“我今日独身前来,自卖自夸,自然是做不了红倌的。”

“哦?你这小蹄子,来了还由你如何?你且说说这清倌你可怎么做?”老鸨不屑的说,倒也没有恼我,兴许是看惯了,反而几分享受的看我苟延残喘。

我想了想,说“妈妈看我容貌,可愿意我走?”老鸨笑了笑说“姑娘衣衫褴褛,可这容貌是没的说,一笑起来,这眼神配着梨窝倒是把妈妈的魂都勾了去呢。”

“既然如此,妈妈可寻寻琴棋书画可有比我强的姑娘,若是有,我自然不再争辩。”我淡然的说道。

“既然姑娘这般说了,可是有把握的。只是不知姑娘身价,一日又能给我赚几钱?”老鸨云淡风轻的说。这老鸨还当真有几分魄力,我观察了周围,发现此处不同寻常。

“云落锦做帐,花融玉串珠帘,尧山木的桌椅,雪狐皮做毯铺满了堂内,闻着酒气怕是琉仙醉吧?”我问到。

“你这丫头,还真是有点见识的。说说吧,你想开多少?”老鸨眼中流过一丝喜悦。 “这阵势,怕是多了妈妈不应,少了也看轻了我。”我极力平静的说“三千两。”

“哦?”老鸨脸上看不出神色,不再答话。

是想拖住我吗?心中不觉发笑,开口说到“不必给我卖身银。一月内,除去我用的,我给妈妈三千两。衣食住行还请妈妈费心给我最好的,我身子弱受不得轻待。丫头不必给了,今日我要好好休息,出牌时自会与妈妈知会。妈妈唤我红妆便可,顾红妆。若一月少了妈妈一钱银子,任凭发落。现在,妈妈带我去我的房间吧。”

老鸨一愣,立马笑得像花一样说到“姑娘可真是好 性子,放心咱这可不会差你的。姑娘要什么尽管说,以后就是自家人了。叫我寻妈妈就好,我带你去房里,今日好好歇歇。”

支走了妈妈,我终于可以好好洗沐浴更衣了。躺在金丝榻上,我看着身上艳红的蜜樊锦,才终于相信,我真的,活了。

该好好想想以前的事了,脑子都不好了。我慢慢的回忆起,我是涅华国里一个隐世门派,千秋岁的姑娘,来自楼兰。是千秋岁大祭司带千里迢迢带回涅华国的。

涅华国是现在最大的国。地势易守难攻,繁华至极。之所以敢这样和妈妈放话,一来是因为我自小习得轻功、易容、读心,从这里脱身轻松至极。二来,我本就一直被派在涅华国最大的青楼,软玉香。

现在这是哪里我都不知道,我本该回千秋岁,可不知为何,想起千秋岁心里便一阵压抑。还是过些时日再行打算吧。不过当务之急,我得找到一个人。复姓独孤,单名一个清字。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独孤清,你,可有想我?

千秋岁善于探听信息,第二日午时我便摸清了,这里是炎懿国的国都康阳镇,我现在在阳镇最大的妓馆凤栖阁。炎懿国距涅华国不过十日路程,可途中却必经江湖门派,密林机关无数,所以两国来往甚少。

听闻凤栖阁阁主掌握了各国中枢信息,倒是庆幸,这里是个好地方。看来我要先找机会接近阁主了。

“多谢寻妈妈收留。红妆休息的很好,明日晚上还要烦请妈妈帮我挂牌子了”我尽力和寻妈妈客套的说。暗潮汹涌下的表现看起来异常的平静。

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却又能如此真实的感受到。

这是做梦吗?

妈妈笑逐颜开,和红妆搭话,红妆看起来甚是腻烦,草草敷衍了几句便回了房。红妆是非常清楚凤栖阁寻妈妈的能力,即便是平平无奇的姑娘,这寻妈妈也能捧城头牌。

只是这寻妈妈性格古怪,似乎不图钱财,只看利用价值和喜好。红妆知道,如果在这里没有利用价值,很快就会被这里吞噬。而自己的利用价值,足够和寻妈妈谈交件。

“砰砰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吧"红妆说到。

“妹妹这怎么连个丫头都没有?我们可都听说妈妈把什么好的都给了新来的红妆姑娘呢。我们都日日求的蜜樊锦,妈妈一下做了两套衣服送来,可真是羡慕死大家了。”来的是一个眉眼如丝的女子,头发松松的挽在脑后,一席蜜黄色的薄纱罗裙,衣襟垮在腰迹,随意的倚在门上,风情万千。

不知为何,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红妆皱了皱眉,闻到了重重的酒气,在这里,红妆并没有任何要交朋友的打算。转而平静的说“我不喜欢别人照顾。”

“我叫星月。”女子收起来妩媚。大概是看见了红妆并没有假装客套的意思。讪讪的笑着说“姑娘刚来,不适应是常事。只是这性子还得软些才好呢。”

红妆晃了一下神,对这个女子,自己的读心术好像没有用。再试一次,依旧如此。红妆有丝诧异,细细观察下来,只发现星月内力不强,但是步伐轻盈,轻功很好。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为何会读不出来?真是奇怪。

“红妆自小话少,可星月姐姐却甚是亲切,愿意和姐姐多说几句呢。”红妆藏起内心的不待见,客套着说。

此时的涅华国。

舒云谷

一名白衣女子缓缓推开房门,看见一名红衣男子坐在桌前支着头打盹。女子只在发间别了一朵小白花。明眸善睐,此时却皱着眉一脸担忧的看着桌前那面容绝美的男子。

咬了咬嘴唇说 “公子。早些休息吧。”

“没有消息?”

“还没有,公子不要.....”

“出去吧。”

“是。”

白衣女子退出房,眼中瞬间泪水立马忍不住涌出。

都这么长时间了,公子依旧这样。女子回头看着公子刻下的九十九个日子,转过了身。

自从那日,公子一蹶不振,到底要怎么样。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到底该怎么办。

千秋岁

“还是没有?”

“回大祭祀,还是找不到。”

“废物!”

“大祭祀饶命!”

“独孤清那边呢?”

“二十个人已经派出去了,那独孤清生性多疑,还需要些时日。”

“无夜呢?”

“那边,看起来也没有下落。”

“要找的找不到!要杀的杀不掉!以前怎么不这样?怎么?现在连个人都找不到了?都是废物!夏天都快到了!”

“大祭司息怒!”

被唤作大祭司的男子突然露出一个及其简单明媚的笑容,温柔的说“芸儿别怕,告诉识愁,明日若他们还没有消息,曝尸荒野。”

跪在地上的红衣女子一个哆嗦,急忙退了出去。

一个月后,炎懿国康阳镇

“听说了吗?凤栖阁新来的头牌红姑娘,听说只挂了一次牌。明日第二次出牌,真想去看看。”

“你才知道啊?听说头一次挂牌就一舞倾城,达官显贵不知去了多少。”

“看一舞便是百两黄金,你说要是座上宾,得多少啊?”

“可就别想了,自她来了原先的梦姑娘都没人出牌了,你说得多少?”

“哪是我们敢想的呢,还得回去给家里的母老虎做饭,先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