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蛮荒娇妻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作者:顾平凉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20-08-07 13:05:06 全文阅读

第四十章

可能是昨夜流了太多汗的缘故,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没有一点力气。

我躺在床上,想着昨天夜里的事情。

应该是做梦吧。我居然梦到了塞西,似乎是有点不可思议,难道是我真的想他了,所以才会做梦梦到他?

这有点可笑,我在脑子里驱逐着这种奇怪的想法。

直到那人的面孔在我面前放大。

我听到他问:“想什么呢?”

是塞西,原来,昨夜我没有做梦,塞西真的回来了。

我惊的想从床上跳起来。

可是没有力气。我只是痛苦的翻了一个身。

塞西坐到床头,像昨晚一样,将我搂在怀里,额头触着我的脸庞,问我:“还难受?”

我现在没有昨晚那种感觉,就是感觉全身无力,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们总是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方法,让我的身体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变化。

我摇了摇头:“没事,不难受。”

塞西将我轻轻的托起一点,扶着我的腰背:“你是人类,人体抗力弱,所以才会感觉那么难受,如果是兽人的话,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这是在向我解释着什么嘛?

我疑惑的问他:“什么意思?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出现这这种情况?你知道?”

塞西点了一下头,似是眼里有殷切的希望,和淡淡的自豪,我听见他低沉的声音说:“因为我变的强大了,所以你的身体也会有反应。也会变得强大,以后交/配,你就不会那么痛了。”

他就只知道这个!

我知道了。

阿鲁说,是因为我拒绝了塞西的求/爱,所以塞西才会选择去地下原,将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为的是让自己的配偶满意。

雄性变得强大,相应的,他们的配偶也会变得强大。

我想告诉塞西:我并没有不满意他,而是他这么做是无用的,因为我根本……

我及时阻止了内心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我暂时不想让塞西知道这个事实。

我抬头看着他,他眼里有一个小小的我。

我不忍心让那满眼的光辉失去色彩。

我点了点头。问他:“你还好吗?我是说在地下原,你有没有受伤。”

塞西没有说话,却吻了吻我的额头。

将我轻轻的放下,转身往桌子哪里走去。

他这一转身,我就看到他背后狰狞的,深可见骨的伤口。

我的心紧紧的一揪。吓得我闭了闭眼睛。

他这才转过身对着我说:“快来吃饭吧,都是你爱吃的。”

我感觉塞西是故意让我看到他后背的伤口,因为我看到他眼中怎么样都无法藏起来的喜悦,似乎是让我露出担忧的表情,对他来说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我没有力气,塞西知道。

所以他将我抱到石椅哪里。

我挣扎着想从他的腿上下去,他不让,阻止我:“如果你在挣扎,小心摔倒。”

好吧!他可能就是看中我没有力气,反驳不了他。

我坐在他腿上,他用一只手环着我的腰,用空余的另外一只手去拿桌上的食物。

将那火红的水果,放到我嘴边,我没有打算拒绝,就在我张口想要咬住的时候,他却把水果拿走了。

我咬了咬嘴巴,瞪着眼睛看着他。

他笑了,从鼻子里轻轻哼出气流,全洒在我脸上。

我转过头不去看他。

他又将水果挪过来。让我吃。

我才不上当。

转过头不去看他。

他不死心,将水果抵在我嘴边,让我吃。

就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我张口咬住,满嘴的酸甜味,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笑着问我:“甜吗?”

本不想打理他,但是看他的眼神一直绞在我嘴唇上,我觉得他可能会亲我。

赶紧点了点头:“甜。”其实有点酸。

他也学着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又说道:“那我也尝尝。”

说完,便将嘴唇贴了上来。

我脸红了,这种只有在电影里头才有的情节,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紧紧的闭着嘴巴,却抵挡不住塞西一直要往里头钻的舌头,反正也抗衡不过他,便也放松了抵抗的力道,任由塞西对我作威作福。

他感觉到了我的松懈,用了力道,吮吸我的舌头。我被他亲的全身发麻。

吃进嘴巴里还没有来的及咽下去的那一口果子,全被塞西吞进了自己肚子。

事后,我看他似真的在品尝一般,若有所思的说:“嗯,是真的很甜。”说完,还要喂我。

我不再接受他的投喂,偏过头说:“塞西,我自己来,我现在有力气了。”

塞西不让,执拗的看着我,似乎是只要我自己吃饭,就是对他的忤逆一般。

就这样,塞西抱着我,喂一口饭,就问我好吃不好吃,无论我怎么回答,他总会有各种理由想要自己尝一尝。

到最后我已经被他弄得没有了脾气。

当时我很疑惑,自从塞西从地下原回来以后,我对他没有了以往得抵触,就算是他对我做出很过分得举措,我心里也不会不高兴。

我看着眼前得塞西,觉得他和以前是一样的,但又总觉得哪里是出了变化。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帕纳迪配偶之间,是有不可抵挡得吸引力的,雄性越是强大,吸引力越大,塞西以为我不满意他,所以去了地下原,经历了重重磨难,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所以他才会对我产生巨大的吸引了,让我无法抗拒。

而这些,塞西是一直知道的。

再者说,我根本就不讨厌塞西。

夜里的塞西却乖了很多,不再像以往那般的强势,不再逼迫我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

这让我心里压力小了很多。

可是他也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

就如此刻,他什么也不穿,慢慢的走近床边。

我动作一顿,赶忙转开视线,阿鲁说过的,他们的首领是很雄壮。

我用轻柔的丝被,盖在脸上,可是脑子里却一直闪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我感觉自己的脸慢慢变得热起来,连带着身子,都热了起来。

有人扯盖在我脸上的丝被,我知道是塞西,执拗的不肯撤了力道,和他抗衡着。

塞西也不急,手从被窝里伸进去。触摸我的胸口,轻轻的捏,我惊的一声大叫。

掀开自己脸上的丝被,急忙去捂自己的胸口。

却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脸红心跳。

塞西一只腿,屈在床上,另外一只腿支在地上。

而身体的那一部分,夸张的立在哪里,狰狞醒目,有自己的意识。

我顾不得脸红,将视线移到他脸上,看他一脸的戏虐的笑。

他是故意的,这般做法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故意不去看他,裹了丝被,背过身去。

身后随即贴上炙热的身躯,就和以往那般一样,我以为他会什么都不做,只是会抱着我。

这次不同,我感到有炽热的气流喷在我后脖颈。

他的胸膛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背,我能感受到他火热的温度,手伸到前头,触摸我的胸口,我有点呼吸急促,伸手抓住他作威作福的手,他却反手一抓,将我的手握在掌心。掌心的温度也很烫。

身后某种奇妙的触感很是明显,他轻轻的晃动身体,一下一下蹭着我。

耳边全是塞西粗重的喘息,我被他这声音喘的心砰砰直跳。

塞西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浓郁的厉害。

他知道,我也想。此刻,我的信息素肯定也是这般浓郁,让他沉迷,无法自拔。

但他却不为所动。他这似乎故意的,想让我主动

我也忍着喘息,紧紧握着他的手。

我不想让他诡计得逞。

我咬着嘴唇叫他:“塞……塞西……”

“嗯。”

“塞西……”

他受不了我这般呼唤他,我知道。

可是后来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脑子里却没有一点点记忆,有的只是布满汗水的胸膛。

只是在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看到塞西后背的伤口有的却裂开了。

是腰腹附近的地方,结好痂的地方有脱落,渗出红色的血液,丝被也有,氤氲成一团,斑斑驳驳的。

“塞西,你后背的伤口裂开了。”

“嗯。”塞西知道。他检查也不检查,似乎是完全不担心一般。

“痛吗?”我心里有点怜惜他,就是一晚而已,怎么会裂开,

塞西起身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看我:“痛。”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般回答。

我用干净的丝巾将后背的血沾了干净。

不知他是真的痛还是痒,我每擦拭一下,他腰腹的肌肉便紧缩一下。

塞西穿好衣服摆弄出去了。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一个碗过来,碗里是黑乎乎的药。

我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

塞西将碗递给我,说:“帮我上药。”

他以往的伤口也没有上药,都是在一两天之内好的,而且恢复的很快。这和兽人的体质有关。

今天非要我来给他上药。

反应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时打发一下时间吧。

白天的时候,塞西会不再很久的一段时间,我很惊慌的发现,塞西不再我身边的时候。我会向他。

很思念,很思念。

只是阿鲁无意间问出来。

却像是一颗小小的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一样,在我心里激起万层波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