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1章 祭祀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0-05-03 20:42:22 全文阅读

水河城。

熊熊大火将祭台包围。

此刻祭台上正绑着一位哭的梨花带雨的妙龄女子,她的嘴巴和眼睛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麻布。

火焰已经蔓延到了脚边。

她闷哼着哭腔,身子在柱子上来回扭动着,试图挣脱绳索。

然而,直到她的手脚关节各处被勒绳磨出一簇簇鲜血来,周围的一切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台下众人手持着火把,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看台上一位身穿华服的男人。

这个男人便是水河城的现任河神大人,奚星河。

此刻,奚星河正冷着脸看向祭台,眉宇间看不出任何情绪。

良久,他朝身边的祭司点点了头,随即背过身去。

祭司恭敬的俯身向他作揖,朝台下众人喊道,“行——祭——典——礼”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应声举起火把,齐声朝祭台处大喝,“天煞死!水河生!天煞死!水河生!”

大约十来声后,祭司拳头猛然一收,众人立刻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收了音,下一秒,便将手中的火把悉数扔向祭台。

那火苗好似一条条恶龙张着倾盆血口,瞬间便将祭台上那女子吞没,眨眼的功夫,只留下淡淡的灰烬,漂浮在氤氲的水气中。

奚星河依然背对着祭台,没有人注意到此刻他肩膀上的轻微起伏。

这该死的诅咒!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奚星河将手中的杯盏一把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啪——”杯子瞬间四分五裂。

“都退下!”

他的声音夹杂着怒火,威严无比。

身边的大小祭司见状,纷纷伏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大气都不敢出。

自打他记事起,水河城便背负了这个厄运,每隔十年便需要从人间寻一位八字至阴的处子之身来作为祭品,以延绵整个水河城的命脉。

三百年的今天,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姐姐被人拖上祭台。

姐姐被火舌包围时的惊慌失措直至放弃挣扎,他全部都看在眼里,幼小的他那时还不知生死为何物,只知道姐姐那天哭很伤心。

那一刻,他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改变这一切!

然而现在,他是真的有些累了,为什么他一个人要背负起整个水河族的命运?

“报——”

突然,一小厮手捧一卷文书跪倒在奚星河面前,急匆匆道,“星河大人,乌满大祭祀传来消息!”

听到“大祭司”三个字时,奚星河微微睨了一眼小厮,好看的眸子蓦地一眯,冷着声说:“呈上来。”

“是!”

接过文书,缓缓拆开上层的封线,在看到里头的内容之后,华服男子那原本冷洌的面色终于由阴转明,双目中寒光乍褪,转而浮出一层淡淡的火光来。

只见泛黄的纸张上赫然几个大字。

“天纲起,怙星现。”

指节微颤,奚星河缓缓将那几个字搓成纸团,揉进掌心里。

相传水河城几千年至今,河床稳固,源远流长的秘密,正是通过某镇河之宝的力量才得以维系着水脉,而这个镇河之宝便是文书里提到的——天怙星。

可是就在三百年前,天怙星一夜间离奇消失,水河一族危在旦夕,直至当时的大祭司日夜翻阅古籍寻得了祭祀之法,水河族才勉强逃过一劫,而奚星河的姐姐也就是在那时被推选出来,成为了祭品。

经过那一场血腥的祭礼,这个传统也慢慢被水河族奉为神宗,流传下来。

可今日,天怙星竟然出现了。

以后再也不用拿人命来换人命了!

奚星河捡起挂在颈间的碧青色吊坠,放在唇前小心轻吻,栗色眸子里氤起点点星光。

姐姐,你终于可以安息了……

“传我命令下去,务必找到天怙星!”

他拂袖转身,声音泠冽坚定,不容置疑。

“是!”

此刻,大小祭司们依然恭敬的跪拜在看台下,听闻他的号令后起身拜了三拜,便都匆匆退下。

众人退去后,只留下几个小厮看守祭台。

奚星河拂了拂衣袖,身旁的侍卫便立马整装收刃站立两列,整齐划一的跟在他的身后,朝神宫走去。

……

神宫正殿。

水河城的长老们此刻正候在大殿里焦急等待着奚星河,琉璃砖瓦里嵌着各式各样的玉珠宝石,将整个大殿映照的金碧辉煌。

“星河大人到——”

一名小厮率先跑在前头,冲大殿外的传唤官喊了几声,传唤官收到消息之后再一层层的朝里面通传,直至大殿内的长老们收到消息。

闻声后,原本还闹哄哄的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众长老纷纷退至殿门两侧,正襟危立,哑声静候。

未待多时,殿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长老们齐齐恭敬的把手埋进袖子里,直至奚星河本尊出现,方才齐声匍匐跪拜。

“星河大人,福祉天寿!”

可奚星河却像没听见一般,甚至压根瞧都没瞧他们一眼。

自顾自的走向神座,甩开披在身外的彩缎披风,奚星河凤目一挑,转身朝向众人。

“既然你们都知道天怙星的事了,那我也就直说,从今天起水河族的所有兵力只准用来寻找天怙星,祭祀的事谁都不许再提!”

说罢,他用余光扫了一圈大殿。

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就在众人左顾右盼,互相掂量着看谁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出头鸟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拄着拐杖率先走到了大殿中央。

长白长老朝奚星河躬身作揖,操着低沉涩哑的声音缓缓的说:“星河大人,您三思啊,万一天怙星找不到,再耽误了献祭的最佳时机,那咱们水河族的命运便是岌岌可——”

“危言耸听!”

奚星河瞪着通红的眼睛,愤怒的看向老者,这些老东西总是有各种理由来挑战自己的决策。

“听你的意思,是觉得本王永远都找不到天怙星吗?”

声音的主人目光似血,仿佛瞬间便要将眼前的一切覆手推翻。

事实上,奚星河继位不过数十年,族中部分长老都在为这个年轻的王能否胜任河神一职而担忧。

久而久之,这帮反对的声音便自觉结成党羽,与奚星河的拥护势力暗中较劲。

这一点奚星河了然于胸,在他看来,大概只有竭尽在众长老面前显示出自己的权势与威严,才能让他们信服吧。

“老臣……不敢!”

老者被盛怒下的奚星河吓得直接跪倒在地,爬满皱纹的额头上一瞬间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不敢?我看你是想替我坐在这里发号施令吧!”

奚星河凌厉的目光仿佛苍鹰一般寒气逼人。

“是谁把我们的星河大人惹得这么生气啊,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哈哈哈……”

就在此时,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来人身着嵌着水袖图腾的长衫,脚踩一双镶珠浅底青黛靴,慈眉善目,一副雍容华贵的富态像。

奚星河看见他,瞬间收敛起眉眼间的怒色,起身和气问道,“叔叔,你怎么来了?”

“水河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

中年男子踱着步,气定神闲的走到临近神座的栏杆处才停下脚,接着说道,”星河,长白长老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觉得并不是没有道理。“

男子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长白长老。

“叔叔,怎么连你都这么糊涂呢?”

奚星河有些不悦,身子一沉,重重坐在神坐上。

“这么多年,水河族一直以人命来换取安宁,难道你们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活着吗?”

声音一落下,大殿里顿时又是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奚星河那句“心安理得的活着”,一直萦绕在空荡的大殿上空,久久不散。

中年男子依旧面色平静,可实际上心中却已是怒火中烧。

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本事是越来越大了,竟不把他这个叔叔放在眼里!

整个大殿的气压瞬间降至冰点。

而奚星河知道,眼前的这位叔叔靠着多年的人脉在族中颇有威望,即便此刻的他是万河之神,却依然不能明着跟叔叔抗衡。

“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奚星河率先打破僵局,低沉着声音,他伸出修长的手指,直指跪在地上的老者。

“老臣……老臣……”

白发老者怯怯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奚星河又转头看了看奚天池,他清楚的知道,无论他现在说什么都会得罪另一方。

索性来个倚老卖老,眼前一黑,佯装昏死过去。

“长白长老!长白长老!”

大殿上的众人纷纷拥上前去,“快传河医!”

奚星河鄙夷的看向长白长老,老家伙,你可真会演。

不过长白长老此举刚好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他站起身来,朝众人说道,“长白长老毕竟得高望重,这件事还是等他身体无恙之后,再一起商议吧。”

说完他看向奚天池,“叔叔觉得呢?”

奚天池刚刚还是布满阴霾的脸上瞬间换上笑颜,“星河大人体恤长老们,才是我们水河族最大的恩泽啊。”说罢,他又放声大笑起来。

众人在奚星河的默许下,将长白长老送去了河医堂,奚天池见状也跟随众人一道退去。

一时间整个大殿内外除了门口的侍卫,就只剩下了奚星河一个人。

他的手中依然紧攥着乌满大祭司传回来的信条,他深知即将到来的变数,关乎整个水河族的命运。

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