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27章 婚礼进行时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30:01 全文阅读

两周后。

刘小洁的婚礼如期而至,童宛与章楠提前一天去商场选了礼物,恰好刘小洁的婚礼安排在周末,两人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与章楠按照约好的时间地点顺利碰面,两人拦了辆车,一同朝城市灯塔驶去。

城市灯塔地处华南市的富人区,从建设路一路走过去,可以看到路两旁停着各式各样的豪车。

童宛与章楠一边在车里咋舌感慨现在的有钱人真多,一边聊着刘小洁的“贫农”发家史,惹得司机都不禁凑起了热闹。

“我在这一带跑出租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富豪富婆,你们知道什么样的人打车最多吗?”

童宛摇摇头,章楠却抢答似的伸出了脑袋,饶有兴致的做起了分析,“他们有钱人都有专门的开车司机,一般是不会打车的,我猜会打车的应该是从这里赚完钱打道回府的小姐……姐们。”

“章楠……”童宛朝章楠摇了摇头,提醒她注意说话的场合。

章楠不以为意,伸着爪子直接扒上前排座位,迫切的问着司机,“大叔你快说,我猜的对不对!”

司机被章楠的闹腾逗的哈哈直笑,看了眼后视镜,他意味深长的咂了咂嘴,“只猜对了一点点。”

“不是小姐姐,那能是什么,快说快说嘛!”

章楠果真是天生的八卦协会会长,对于这种快要啃出肉来的骨头,她可不会轻易的放过。

司机狡黠一笑,黝黑的脸颊上泛起了一抹油腻的意味深长。

他故意顿了顿,卖关子似的打开了保温杯,一边看路一边往嘴里灌着水。

“哎呀,你说不说嘛!”

章楠泄气的往座位上一躺,向司机抛了个埋怨的眼神。

司机得意的开怀大笑,放下水杯,他满面春风的望着后视镜里那一脸急不可耐的章楠,神色一转,接着神秘兮兮的挥了挥手,“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这边经常打车出门的人,多是出门捉奸的阔太太呢!”

啊?

童宛和章楠纷纷朝司机递去不可思议的惊呼,两人互看两眼,愣了几秒之后倒也觉得这答案还算合理。

毕竟能在这种中心商圈拥有豪宅的富豪,随便放出去一个便可以沾上一大波不重样的年轻小姑娘回来,那些个常年居家打牌的阔太太们难免每天提心吊胆的。

……

一路欢声笑语的聊着桃色八卦,很快,城市灯塔的身影便华丽丽的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用玫瑰花瓣拼成的巨形花树,花树与花树之间或摆着或挂着刘小洁的婚纱照。

童宛走马观花的看着,只觉得照片里的刘小洁看起来跟曾经的长相大不相同,或许是P图的缘故,甚至连照片里的新郎看着都有几分眼熟。

童宛想停下来再多看一眼,可胳膊却不受控的被章楠拖着往前走。

没过多久,两人挽手走出用鲜花铺成的迎宾大道时,眼前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

童宛往人群簇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刘小洁正一脸幸福的在与众人说着笑,见童宛走近,她朝她们招了招手。

“啧啧啧,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瞧瞧,才几天呐,就有那味儿了。”

章楠走上前,将礼物从身后拎了出来,一边整理着刘海,一边连连撇嘴。

“你嫉妒啦?”童宛啧了一声。

“我嫉妒什么?我又不是没男人!”章楠白了童宛一眼,“倒是你,你个单身狗……”

章楠正打算趁机奚落一下童宛,可话到嘴边,她却忽然舌头一沉,像是才意识到什么似的,那双贴了假睫毛的眼睛瞬间瞪的锃光瓦亮。

“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不是跟你老板好上啦!”

“造谣的新闻你也信?!”童宛眉头一紧,敲了敲章楠的脑瓜子。

“有啥不好意思的?奚星河自己都在媒体上承认了,你对我还保密呢。”章楠捂着脑门,假装很痛的咧着嘴。

童宛无语的把头转向一边,呵了一声,又把头转了回来,“爱信不信,懒得跟你解释。”

说完,直接推着章楠的肩膀朝婚礼大厅走了过去。

“害,你就装吧……”章楠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伴随随着中午十二点的钟声,声势浩大的婚礼进行曲在整个大堂里响了起来。

刘小洁在花童的带领下,缓缓走上了舞台,就在她刚停下脚的那一刻,粉色的花瓣雨应着节奏声缓缓从天而降,落在舞台上,灯光以及那雪白的头纱下。

如此旖旎良辰中的刘小洁看着格外的温婉可人,有一瞬间,童宛甚至觉得眼前的她与曾经的那个“小土妞”完全是两个人。

心里不由的感慨起来。

与此同时,在舞台的另一端,一双油墨色的镀漆皮鞋蓦地踩着台阶慢慢走了上来。

童宛的眼光瞬间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人身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步伐轻稳的正朝着刘小洁靠近。

男人的脸上春风和煦,眉眼间尽是极度有修养的儒雅,刘小洁看着他时,男人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庞轻轻一挑,卷起一抹似水波荡漾的浅浅笑意。

然而,童宛却忽然惊住了,眼前的这男人,不正是她在京西遇到的那位大老板,付东鸣嘛!

原来刘小洁的结婚对象是他!

她早该想到的,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当初在京西的时候,付东鸣便主动邀请过奚星河参加他的婚礼,那么,也就是说,今天的婚礼现场,奚星河也在……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童宛往旁边正捂着嘴哭的稀里哗啦章楠看了一眼,递去张纸巾,“感动的无法自拔了?”

“屁!”章楠擤了下鼻涕,“我是为这男人哭。”

“你说这男人,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他怎么就被刘小洁给糟蹋了呢!”

“嗨,就准你找大学生,还不准人刘小洁找金龟婿啊?”

“这能一样嘛!我是走正规途径,她还不是全靠肚子里的娃。”章楠带着鼻音,心里不平衡的直咬牙。

童宛见她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推了推她的胳膊,童宛小声说,“先别酸的太早,看男人不能看表面,有些男人外表看着是谦谦君子,背地里还不是要找小3小4。”

“别的男人有可能,但这个男人我怎么看怎么不像。”章楠明显已经被付东鸣的外表给迷去了心智。

童宛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婚礼从白天一直进行到了晚上,正式的亲戚大多在白天就已经送走了大半,晚上留下来的多是双方的朋友、同学、同事等等一些相对能熬夜的年轻人。

童宛原本打算吃完午饭就离开,但迫于章楠“必须把礼金给吃回来”的坚持挽留,她还是被逼无奈的留了下来。

晚餐前,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特地准备了一个小游戏。

游戏规则大致是男生与女生各出三人,分别组成三个队伍,哪一组能在规定时间内,通过两个人的身体运送最多的气球,则为获胜。

刘小洁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参加,两对伴娘伴郎已被主持人率先内定下来,因此还需要从宾客里再找出一男一女。

大屏幕上摄像头在飞速旋转着,从一张张宾客的脸上快速闪过。

此时童宛正四处搜寻着章楠的身影,这家伙从点心开始摆盘开始就虎视眈眈的盯着厨师的手不放,现在指不定是躲在哪个角落里偷吃着东西呢。

童宛叹了口气,正在此时,她听到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热闹的欢呼声,左右看了两眼,她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头看着自己,童宛有些错愕的低头看了看,衣服没破啊。

这时,主持人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恭喜这位小姐,真是太幸运了,在这么特殊一天里,我们的摄像头成功捕捉到了您的美丽脸庞,麻烦您跟随我们的工作人员的指引,到台上来一下。”

主持人官方且流水线似的套词,把童宛说的一愣一愣的。

来到台上,童宛又傻傻的被主持人安排着站到了一位伴郎的身边,她尴尬的冲那位伴郎笑了笑,随即不明所以的问了句,“什么情况?”

伴郎耐心的把游戏规则跟童宛说了一遍,童宛听完当即角脸色一青,“我能弃权吗?”

“这可不行,小姐您要是下去了,您的这位伴郎搭档可是会伤心的哟。”

主持人冲童宛眨了下眼,随即大声朝台下的男宾客们喊了起来,“台上的这位美女小姐已经等不及了,哪位男士愿意上来,陪她一起完成这个游戏!”

主持人的声音刚落下,台下随即响起了起哄的口哨声,童宛的脸颊微微红了起来。

“没有哪位男士愿意吗?”

主持人的话仿佛空气冷凝剂,将童宛周身的空气全都冻在了一起,一秒,两秒,三秒……

童宛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体育课上男女生自由组合跳交际舞的时候。

没有人选她。

气氛逐渐尴尬,童宛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就在此时,一道穿越人群的磁性声音,忽然透过那层厚厚的空气冷凝剂,击破空气墙,直直钻进了童宛的耳朵里。

“我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