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51章 奚星河,你太可耻了!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0-07-01 23:40:01 全文阅读

“你!”

方倩怒目圆瞪,一双勾魂的桃花眼此刻看着竟是格外的凶狠。

然而,童宛却对她的怒火选择视而不见,毕竟凭着自己对她的了解,就算她现在是恨毒了自己,也绝不敢公然在众人面前与自己作对。因为无论是从职级还是从现如今在公司的人气,自己都远超于她。

正如童宛所料,没过多久,方倩便在一旁女伴的劝解下,由气势汹汹的来变为愤愤不平的走。

只剩下童宛一人不以为然的继续对着镜子背稿子。

当天下午。

表彰大会如期在Vagas高层的大会议室召开。

童宛被安排在舞台的一侧候场,第一次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发言,童宛光是想想都觉得瘆的慌。

又等了大约十来分钟,童宛感觉自己的小腿抖的几乎要没了知觉,就在此时,主持人忽然打开了麦克风,面对着台下乌央央一片的众人出乎意料的报了幕。

童宛从旁边的幕布里扯出一小块缝隙,偷偷向台下瞄着。

就见第一排的领导席上俨然已经坐满了公司的高层们,可虽说是高层,但她唯一脸熟的也只有奚星河一个人而已。

童宛挨个将这些年纪加起来几乎有半个世纪那么长的老家伙们详细扫视了一遍,轮到奚星河的时候,她的视线变得飞快。

可刚要从他身上跳过的时候,那家伙却好像能感应到自己的眼神似的,只见他一个抬眼竟直勾勾对上了童宛的视线。

童宛登时一个心惊肉跳,小心脏一抽,随即将幕布合上。

那家伙还真是自带属性加成,做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视线。

不过多时,主持人嘹亮的嗓音将童宛的名字朝台下报了出去。

台下应声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童宛闭上眼,最后默读了一边演讲稿,接着眼睛一睁,大步朝舞台上走去。

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童宛慢慢走到了舞台中央,一束雪白的聚光灯打在身上,跟着她的脚步不断移动着。

童宛有些手抖的拍了两下话筒,确认无误后,接着按照自己前几天一直演练过的步骤一点一点复述着稿子里的内容。

可说着说着童宛便感觉到了一阵不对劲,小腹处明显开始有一阵异样的下坠感,并且这感觉越来越剧烈,越来越持久,童宛站在台上的姿势甚至被这感觉搅得有奇怪。

糟糕!

童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大姨妈的感觉,不会这么巧吧……

童宛努力压制着肚子里的绞痛,额头甚至都开始渗出密密的汗珠来。

到最后她甚至都分不清那股子痛感到底是肚子疼还是胃疼。

机械的背完稿子,童宛甚至来不及将话筒还给主持人,一个箭步就要往台下冲。

飞奔进厕所,一阵上吐下泻,童宛差点没背过气去。

主持人跟着进来,催促她动作快些,接下来是领导的颁奖时间。

无奈童宛没走两步,便又再次掉头钻进了厕所,如此反复折腾几次,浑身的力气便被直接消耗没了。

“童组长?你好了没?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呢!”

主持人着急的直跺脚,童宛艰难的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张着发白的嘴唇轻轻的应着她,“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要不你把他们叫到这来……”

“……”

主持人很无语的皱了皱眉,“您说您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拉肚子呢……唉……”

主持人叹了口气,“还要多久……?”

“不知道……”童宛说完,忽然感觉胃里一阵恶心,“哇”的一声直接趴在马桶上吐了出来。

“童组长……?”

主持人又催了一句。

见半天没人回应,她又喊了一句,“童组长??”

还是没人回应。

眼瞧着中场休息的时间快要结束了,主持人此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伸着手直接就去拉童宛所在的隔间门。

恰好童宛的门也没来得及关,主持人轻轻一拉,门便轻松打开。

“童组长我进来了!”

主持人说完,便把偏向一旁的脑袋给转了过来,视线猛然一转,正对着里头的童宛,主持人顿时两眼一惊,快步冲了上去。

“童组长!”

此时的童宛已经昏倒在地,主持人连拉带扛的给她拖了起来,接着立刻给会场的工作人员去了急电。

与此同时,正坐在领导席上的奚星河耳边忽然蹦出了一个脑袋,一阵耳语过后,奚星河顿时神色大变,不假思索的迅速起身离席,迈着步子就往医院赶。

主持人临场发挥,编出了一个童宛因前段时间工作太忙,身体超负荷运转,导致临时低血糖不能参加颁奖仪式,台下的众人听完皆是扼腕称叹,无形间又给童宛赚了一波关注度。

奚星河赶到医院时,童宛已经在输液室刮挂了点滴。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医生匆匆扫了奚星河一眼,转过头继续调节输液器的流速。

奚星河想了一下,不置可否。

“作为男朋友,你怎么能给女朋友吃过期的食物呢?心可真够大的。”

调完输液器,医生又把一直夹在腋间的那一沓写着一堆看不懂文字符号的记录板举了起来,草草的写了几行字之后,熟练的一折一撕,递给了奚星河。

“这是她要吃的药,先去收费室付钱,再去一楼药房排队领药。”

医生说完把口罩重新戴好,偷偷又瞄了眼奚星河,接着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的小年轻啊,就是不注意饮食,偏偏越是凉的,重口味的东西越喜欢吃,真是搞不懂。”

奚星河依然没有接话,不过按照他以往的臭脾气,有人敢这么数落自己,他早就原地爆炸了,可偏偏现在,任医生怎么嘱托交待,他都格外的耐着性子听。

“好啦,说多了你们还嫌烦,记得这些天给她吃些清淡的,食物中毒可不是闹着玩的。”

医生终于唉声叹气的出了门,奚星河目送着她离开之后,这才蓦地松了口气。

童宛依旧闭着眼躺在,不知是睡着了还是短暂的昏迷过去,奚星河从一旁拎来了椅子,坐在了童宛的病床前。

看着童宛那发白的唇际,奚星河不禁陷入了沉思,难道是他做的早餐有问题?

可是明明自己也吃了同样的东西,他怎么会什么事都没有?

还是童宛自己中午在公司吃了些不干净的食物?

奚星河越想越觉得脑袋混乱,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早餐出了问题,那他可真的太对不起童宛了,毕竟一直都是他强迫着童宛吃掉那些可能不怎么可口的食物的。

想到这里,奚星河的内心忽然生出了一丝歉疚,他伸出手有些自责的碰了碰童宛的鼻尖,指尖刚触及那阵温暖的鼻息,他的手立刻又收了回来。

自己这是在干嘛?趁人家生病占便宜嘛?

奚星河,你真是太可耻了!

与自己赌着气,奚星河一路自带煞气的下了楼,领了药,接着又驱车回到别墅替童宛拿了些平时要换洗的衣物回到了医院。

此时的童宛已经醒了,瞧见奚星河推门进来,她有气无力的张了张嘴,“BOSS你怎么来了……?”

奚星河不理她,自顾自的将包里童宛的衣物整理出来,然后又粗鲁的扔到了一边。

“这些……?”

童宛看着自己的贴身内衣就那么赤裸裸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顿时老脸一红,“你……怎么进的我房间……?”

童宛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好傻,人家明明是房子的主人好嘛,哪间房子没个两三把钥匙啊。

奚星河却无所谓的往墙边一靠,“替你拿东西,我还有错?”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童宛呼吸急促,“谢谢你。”

奚星河忽然转过眼睛,啧了一声,接着漫不经心的瞥了瞥嘴角,“从你嘴里说谢谢真不容易。”

“从BOSS身上看到难得的好脸色更加不容易……”童宛笑了笑,下一秒却又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奚星河刚好转头看她,见状,连忙起身上前,“哪里不舒服?”

“我……想上厕所……”

童宛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嘴唇。

奚星河迟疑了一下,两步上前,一手拎着童宛的输液瓶,一手直接伸进被子给她掬了起来。

“嗯……?”

童宛轻哼了一声,只慌乱了一瞬,还未待她挣扎,身体已经旋在了半空。

“抓紧了。”

奚星河低声命令着,童宛宛如一只乖巧的小白兔,浑身瘫软的靠在奚星河的怀里,她的双手紧紧环在他的脖子上,脸颊贴上他的胸口。

童宛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来自他身体里的心跳声,那声音是如此的健康、有力,生机勃勃。

有一瞬间,童宛甚至觉得这温暖的胸膛竟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安全感。

……

来到女洗手间的时候,碰巧里面走出来一位肚子很大的孕妇,看起来应该是快要生产的样子,孕妇看着紧紧依偎在奚星河怀里的童宛,再看一眼自己身边那个连扶都不扶自己一把,光顾着低头玩手机的老公,不禁“嗷”的一声,哭了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