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53章 非礼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20-07-14 12:00:01 全文阅读

“胡闹!”

奚星河又惊又气,像童宛那么厚脸皮的家伙都从来没这么主动投怀送抱过,这女孩怎么会如此的不洁身自好!

小护士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呵斥一吓,顿时扁起嘴,刹那间,泪珠子一股一股的直往外冒。

“你这是干嘛!哭什么!”

奚星河无语的简直想报警,明明自己才是被“非礼”的对象,怎么反倒是她先哭起来了。

就在这时,采样室门外似乎有人经过,听到里面的哭声,忍不住好奇的敲起了门。

“里面有人吗?是谁在哭?”

这一问不要紧,小护士哭的更加厉害了。

“小柔?!是你在里面吗?!”

外头的人似乎是这位护士的熟人,听到她愈演愈烈的哭声,敲门的声音也更加急促。

“小柔!小柔!把门打开!”

奚星河见叫小柔的护士无动于衷,便主动往门边移动准备开门,却未曾想,小柔直接一个闪身冲到了他的面前,捡起他的手便往自己的胸口放,与此同时,门也被她打了开。

“放开我!你放开我!”

小柔一边把奚星河的手用力推开,一边直往来人的身后躲,哭哭啼啼道,“主任,是他,是他把我关进来的……他还想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你及时赶来,我可能……可能就……”

小柔委屈的大哭起来。

被她称作是主任的中年男人则是把她小心护在身后轻声安慰了几句,随即有些气愤的抬头瞪向奚星河,“没想到你这人看着仪表堂堂的,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奚星河本来就是一肚子火,再加上被中年男人以及在他身后一直煽风点火的小柔这么一激,暴脾气再也控制不住,他三步并两步的直接走向小柔,浑身散发着的阴森气场,吓得主任也连连退了几步。

“你……你要干嘛……你这可是医院……”

主任哆嗦着伸手要去拦奚星河,却被他的大手直接推了过去,接着就见奚星河仿佛拎着一只生了病的瘟鸡一般,毫不留情的将小柔从主任的身后给拖了出来。

小柔又惊又怕,扯着嗓子厉声直呼,“救命啊!杀人啦!”

然而,奚星河却丝毫不被她的声音所扰,直接一脚踢开门,将小柔给甩了出去。

伴随着小柔身体落地,围观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

小柔气急败坏的挑眉看着奚星河,之前的痴缠迷恋之情一扫而光,转而是羞愤的恨意。

“大家评评理,就是这个人,他要非礼我!”小柔恶人先告状起来。

围观的人群里就有之前一起偷拍奚星河的几名护士,听小柔这么一说,果断的啧起了舌头。

“小柔不会是开玩笑吧,刚才不是她上赶着要替人家验血去的嘛!怎么现在又说人家非礼她?”

“谁说不是呢,我觉得大概率只有一个原因。”

“什么……?”

“价钱没谈拢。”

“有道理……”

小护士们一边八卦,一边继续看热闹。

就在小柔一哭二闹三上吊,恨不能号召起整个医院的人一起来批斗奚星河的时候。

奚星河忽然开口说了话。

“如果哭就代表真相的话,那这世界上的每个恶人是不是只要练好哭,就能躲过法律的制裁?”

“哼,敢做不敢当,你算什么男人!”小柔冷哼了一声,不屑于奚星河的说辞。

奚星河没有接她的话,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接着对着人群缓缓说道,“我就不信这偌大的医院,会任由一个喜欢撒谎的护士去服务病人。”

“不如把监控调出来,到底是有人居心普测上赶着投怀送抱,还是我心怀不轨想要动手动脚,一看便知。”

奚星河极其镇定的主动提议,众人听完纷纷觉得有理。

甚至连那位中年科室主任都忍不住想要立刻联系保安室,把采样室的监控调出来看看。

但,就在此时,小柔却嘴角一勾,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哼,想看监控?”她抱着胳膊慢慢走到奚星河的身边,“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儿的监控没开。”

“哦,这样啊。”

奚星河冷冷的笑了笑,接着往人群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监控,你怎么这么开心啊?”

说完,他回头看了看那位中年主任,只见那主任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白一块的尽是尴尬之色。

“小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小柔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刚才的言辞举止有些不对,但介于死无对证这个事实,再加上自己明显看着是弱势的一方,索性破罐子破摔,仰着头耍起了无赖,“告诉你,就算有监控,事实还是你——非礼了——我!”

“是吗。”奚星河的眸色一凌,直勾勾盯着小柔看,“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完,他继续看着中年主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监控应该没关,你们现在就可以去保安室调取录像,好好看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小柔见奚星河依旧如此淡定不禁有些心慌,“我刚才明明亲自把监控关掉的!”

“嗯……?你说什么小柔……?”中年主任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小柔。

小柔忽然捂上了嘴巴,下一秒,就见她扯着奚星河的衣领便撒泼,“好哇你,你设计害我!”

“小柔!你住手!”中年主任厉声呵斥着,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小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怒,“喂,保安室嘛,麻烦把采样室的录像拿过来一下。”

“主任……”小柔转过头看着中年主任,眼睛里带有复杂的情绪,一瞬间,她整个人仿佛一只泄了气的气球,顺着奚星河的胸口直接滑到了地上。

嘴里却仍旧喃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最后的真相自然是不言而喻,小柔碍于情面主动申请回家休息,众人纷纷为奚星河打抱不平,感叹着这年头的帅哥独自在外也要时刻注意安全。

众人散去后,奚星河回到病房,刚一进门,就见童宛正一脸奇怪表情的盯着自己看。

然而奚星河却还在生着橘子的气,再加上刚才闹得那么一出,压根没心情同童宛说话,只是闷头往靠近暖气旁的椅子上一靠,低头不说话。’【

“我刚刚听外面的护士说,你跟一位漂亮的小护士闹别扭了?”童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眨巴着眼睛,一边喝水,一边拿余光撇着奚星河。

“嗯。”奚星河低头看着地面,沉声应了一句。

“你们……没发生点什么……?”童宛微微勾起了嘴角。

“你很希望我们发生点什么?”奚星河皱眉,微微抬起头盯着童宛。

“嗨,干嘛这么激动,我不就是随便问问吗!”童宛心虚收回了目光,咕咚咕咚又吞了几口热水。

“有你这么随便的嘛!”奚星河忽然站起身,气势汹汹的走到了童宛的床前,“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被……”

奚星河忽然抿唇停住,没有继续往下说。

“被……”童宛放下水杯,一脸无辜的问,“被什么?”

“被……!”奚星河握着拳头,又羞又恼。

可到最后他都没能说出是到底是“被什么”,只是气呼呼的对童宛甩出了几个莫名其妙的字,“这次是你欠我的。”

童宛只得又迷惑又懵逼的被迫点了点头,“好,欠,我欠。”

……

一周后,童宛终于在奚星河的“细心照料”下,身体机能各项指标顺利恢复到正常水平,在医生明确表明可以出院之后,成功被奚星河载回到了别墅里。

车子刚驶入车库,还未停稳,童宛便火急火燎的迫切想要下车,想要赶快结束与奚星河独处这些天的噩梦。

然而,车门却仿佛想要与自己作对一般,任她是如何拉扯,仍旧纹丝不动。

“是不是在医院了躺傻了,车门被锁上了看不出来?”奚星河冷冷的看着童宛的愚蠢行为。

童宛嘴巴一扁,委屈兮兮的看着他,“我要下车。”

奚星河不屑的转过头,哼了一声,手指轻轻碰了一个按钮,车门“啪”的一声解锁,但却未等童宛拉开车门,他却抢先擒住了童宛手,“别动,等着。”

话音未落,奚星河已经从车上下来,来到了童宛的车门前。

拉开车门,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童宛,“上来。”

“嗯……?”童宛惊讶的看着奚星河逐渐放低且靠近的胳膊,“你……?”

嘴里的疑问还未发出声音,身体却已经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这……?怎么还抱上瘾了呢……?!

童宛虽然心里小鹿乱撞,但却只能乖乖的靠在奚星河的怀里不敢动弹。

“别以为我想抱你,要不是看你生病,求我我都不会碰你。”

奚星河停在别墅大门旁,强行向童宛解释着自己的“无奈”。

童宛只是默默听着,眼珠子却提溜直转。

上了楼梯,来到童宛的房间,童宛提议可以自己“走进去”,但还是被奚星河以“送佛送到西”为由,强行给送到了卧室的床上。

“那个……”童宛直挺挺躺在床上望着奚星河那虎视眈眈的眼神瑟瑟发抖,“你可以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