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河神大人的初恋 > 正文
第60章 她很重要
作者:似乌漆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9-20 11:10:36 全文阅读

童宛离开没多久奚星河也离开了电影房。

回到客房,经过童宛房间的时候,奚星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敲门。

他为什么要主动。又不欠她的。

回到房间,打开电脑陆续批了几个文件,等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实在觉得没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还是推门走了出去。

走到童宛的门前,他敲了敲门。

“咚咚咚”

没人应答。

“童宛,把门打开。”奚星河觉得童宛这么情绪化的行为实在是莫名其妙,若是按他之前的性子早把童宛甩个十万八千里了,他才懒得搭理她呢,可偏偏现在他怎么都对她狠不下心。

“童宛,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又敲了几下,里头仍旧是没反应。

奚星河有些挫败感,自己还真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

正郁闷着,恰巧民宿老太太拎着一小袋东西上了楼。

“奚先生还没休息啊。”民宿老太太依旧是一脸的慈祥,看见奚星河她停住了脚,冲他笑了笑,“给你们拿了些生姜茶,晚上睡前泡一袋,驱寒的。”

“哦。”奚星河愣了一下,虽然自己不太喜欢生姜的味道,但也并不想拒绝老太太的一片好心,最后还是接过袋子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老太太微笑着拉了拉肩膀上的披肩,嘴唇抿了抿似乎有话要说。

“那个,您还有事?”奚星河见老太太没有要走的意思,便主动问了一句。

“哦,没事。”老太太眯起了眼睛,停顿了一下,她才慢悠悠的说,“就是觉得你们小年轻之间吵吵架、闹闹别扭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千万不要伤了对方的心。”

“什么意思?”奚星河有些没太明白这话语里头的意思,皱了皱眉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老太太,“婆婆您有什么话直说。”

老太太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瞧着童小姐一个人在园子里晃悠,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想着你们是不是吵架了特地上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奚星河明白了过来。

“您刚刚说她一个人在园子里?”

“是啊,这大晚上又冷又黑的,瞧着怪可怜的。”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下一秒,奚星河几乎没带迟疑,想都没想的跑下了楼。

“哎慢点儿,看路。”看着奚星河火急火燎的背影,老太太不得不摇头感叹,果然还是年轻好。

下了楼,在园子里找了一圈也没见着童宛,因为跑的太急,奚星河差点在一阶石板上摔了一跤。

呼,他吸了口凉气,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

这女人究竟跑哪躲着自己去了。

奚星河边慢慢往回找边四处扫视着,不知不觉走到了白天堆的雪人的旁边。

他没怎么注意,正要越过雪人继续走,忽然脚边的一处光点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这是……

他蹲下去盯着雪人的“鼻子”,那是童宛的挂坠。刚才的光亮正是从这挂坠里发出来的。

奚星河摘下挂坠捧在自己的手心里再三看了看,忽然,他眉心一拧,一股不好的预感不断涌上心头。

童宛出事了!

他立刻收起那枚挂坠,从衣兜里拿出手机连续给童宛去了好几通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这下他彻底急了,指尖的挂坠被他捏的几乎随时会碎裂,这次他可以确定童宛果然是被那伙人给带走了。

可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抢人,看来他们果真是没把他奚星河放在眼里!

……

水河城。

奚星河俨然一身河神大人的装扮,此刻正在自己的暗阁里与大祭司乌满商量对策。

“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这伙人明显是冲着天怙星去的。”乌满的手里捧着一只刚刚卜好的卦象,面色凝重的站在一侧。

“可童宛她并不是……”奚星河托着下巴有些焦急。

“星河大人您快看!”忽然乌满的神色一转,指着卦象惊呼道,“找到了!”

“嗯?”奚星河快步上前,“在哪?”

“暗河。”

听到暗河两个字的时候,奚星河的目光明显阴冷了下去。

那是被水河一族遗弃的阴暗部落,流放到那里的多是水河族十恶不赦的罪人。相传那里终年见不得阳光,再加上煞气聚集,时间久了竟滋生出不少凶邪至极的异兽怪物,再加上其地处偏远,因此一般的水河族人绝不会涉足半步。

可为何现在他们会打起童宛的主意?

奚星河听不明白,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说明当初在京西甚至更早的时候暗河的人便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当初自己还误以为他们是的目标自己,现在想想,他们的目标自始至终应该只有一人,那就是童宛。

想到这里,奚星河原本乱作一团的心绪竟慢慢有些平静,既然找上了门,那全力以赴就是了。

“帮我卜一卦吧。”奚星河端起桌案上的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星河大人……”乌满立刻明白了奚星河的意思,他抬起头直直看着他。

“怎么?”奚星河挑眉,“我的话连你都不听了?”

“臣,不敢。”乌满俯身作揖,“只是那暗河凶险至极,您若是……”

“不去一趟怎么知道是真凶险还是故弄玄虚。”奚星河放下茶杯,“就算不是为了水河族,为了我自己,暗河我也去定了。”

乌满看着奚星河,这是他记忆里奚星河难得如此笃定又平静的时刻,都说人成熟是一瞬间的事,大概以往那个人前威严狠戾的奚星河不过是被迫长大而已,而眼前此刻的他却真真切切让自己感受到了那股鲜活充满力量的震慑力。

乌满点了点头,缓缓直起身。

“臣愿意陪星河大人一同前往。”他的语气带着同样的坚定。

奚星河淡淡笑了笑,“可想好了?”

“想好了。”乌满重重点头。

奚星河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只在不经意的瞬间自心底泛起点点温热。

当天夜里,奚星河紧急召集了一批贴身死侍,一番整顿过后,又派人将长白长老召了过来。

“星河大人。”长白长老躬身抱拳,虽然他在水河城算是德高望重的长辈,但在君臣之道上却格外的秉持。

“不必做这些虚礼。”奚星河摆了摆手,“坐吧。”一旁的死侍搬过一把椅子放在了长白长老的身后。

“老……老臣不敢。”长白长老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让你坐就坐,别墨迹。”奚星河真心替他累的晃。

“是……”长白长老不好再拒绝,仿佛做在刀片上似的坐了下来。“星河大人您叫老臣过来,是……?”

“这是讣告文书。”奚星河随手将书桌上一卷墨迹还没干的几页纸捏了起来,一名死侍随即上前接过去递给了长白长老。

“讣告……文……”长白长老疑惑着摊开那几页纸,“若吾不回,可举族中出类之人代……”

噗通。

纸张散落,长白长老颤巍巍的跪倒在地,“星河大人,不可,万万不可……!”

奚星河叹了口气,一个眼神递了过去,长白长老立刻委屈的闭了嘴。

“星河大人。”长白长老接连哀叹了数声,“您为何执意要与那暗河牵扯?”

“为了一个人。”奚星河顿了顿,缓缓的说。

“此人比整个水河族还重要……?”长白长老问。

奚星河没有说话,低垂的眸子在摇曳的烛光里忽明忽暗,过了好一会,他才半似低喃半似呓语的“嗯”了一声。

“她。”奚星河的喉咙滚了一下,“她是献祭之人。”他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

他的心抽了一下,是因为这个才决心去找她的吧?

长白长老的一对昏花老眼几乎完全黑了过去,这一晚上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的脑容量几乎塞不下去。

“您是说。”长白长老连胡子都开始抖了起来,“那人是至阴祭品……!”

“……”奚星河很不耐烦。

“天神啊!水河族有救了!”长白长老激动的在地上转了几圈,差点昏过去。

“老臣……老臣……”长白长老快速平复心情,“恭喜星河大人!”

“……”奚星河翻了个白眼,这老东西是忘了自己要去赴死了吗?

“行了。”奚星河站起身,“保管好这份讣告,死都不能丢。”

“星河大人……”长白长老忽然热泪盈眶,“您不会有事的,祭品也一定会带回来的!”

“借你吉言。”奚星河背过身,挥了挥衣袖示意退下。

长白长老将地上的文书齐齐捡起小心翼翼的揣进衣袖,躬身抱拳再三拜了拜,这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身后的乌满走上前,望着奚星河的背影,淡淡问了一句,“这事您为何让要告诉长白长老?”

奚星河转过身,对上乌满的眼睛,“因为这帮族臣里只有他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水河族越来越好。”

“万一……”乌满犹豫了一下,“万一这事让奚天池知道了。”

“那更好。”奚星河的目光陡然凌厉,“正愁没机会除掉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