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北方的燕子去了南方
作者:耳一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2020-05-02 14:48:01 全文阅读

跟着少年踏进了所去的院子,她没能注意周边的景色,倒是满脑子在想,碰见亲生父母到底会是怎样一番场景。会是悲悲戚戚的抱在一起痛哭吗,希晴勾了勾嘴角,眼下她是没法对他们悲切的,如果真的会哭,也不过是因为离了家。

  南方的天气真是湿润的让人想流泪,又有一滴泪滑落,希晴堪堪用手背抹了一下,她有点后悔没有拿纸巾,现下她的鼻涕都要流出来了。默默吸了吸鼻子,江思慕突然停下了,她抬眼,看到几个人站在他们面前。逼人的气质和贵气朝她袭来,这是在北方小镇从没有过的感觉,她强迫自己挺直了背看着他们,他们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也没有什么悲伤。

  中间的那位老者,唤了她过去,她自觉的走过去站到他面前,江老爷子轻声问道:“你在那边叫什么名字?”

  “林,希晴。”希晴艰难的开口,说出那个林字都已经费了好大力气。

  “嗯,那你以后就姓江,还是唤作希晴。”江老爷子带着她进了屋,她诧异这认主归宗却是这样简单。她都还没有同自己的亲生父母说过一句话,就被带上了楼,佣人指着一间卧室对她说:“这里以后就是您的房间了,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跟我提。”

  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提。希晴勾了勾唇,这不是方才那位文质彬彬的管家对她说过的话吗,江家的佣人都是这般模样的吗?希晴抬头瞅了佣人一眼,低眉温顺的模样,似是看了她几眼,复低下头,没再看她。

  周婶看着那个女孩进了屋,满腹心事的下了楼,如今这主子变了,做下人的不好说什么,可是思伊那位小姐,性格是真真的好,乖巧又懂事,不知江老爷子怎地就把那孩子送走了。周婶无奈的叹气,下楼做饭去了。

  希晴开了门,只见屋内装饰着天蓝色的壁纸,粉色的地毯落着一只毛茸茸的长耳兔,白色的纱帐遮住了床沿,希晴隐约看到床单是蕾丝边的。一旁的梳妆桌上放着高矮不一的乳液,毛绒玩具堆满了上层的书架,小阳台上放着几株茶花和绿萝。云石灯投下淡淡的光晕,希晴一时有些恍然,这不像是一个新房间,更像一个离家一阵子的人的屋子,屋子里淡淡的香气告诉她,这里有人住过。她走进去拾起地毯上的长耳兔,突然身后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别碰伊伊的东西!”

  啪嗒。手中的玩具掉落,希晴惊诧的转身,只见一个中年女人正红着眼眶盯着她。她清楚的感觉到从女人身上传出来的恶意,只因她走进了这间屋子。

  女人的眼睛很好看,即使在瞪着她,也是眼波流转,柳叶眉在修饰下更显得具有风情。希晴偷偷在心里打量,这个女人,怕是她未曾谋面的母亲,不曾想,她们竟是这般具有敌意的会面。

  不知何来的敌意,江希晴只默默地放好自己的东西,呆坐在房间里,感受空气中陌生的气息。直到周婶喊她下楼吃饭,她才如木头人般机械的迈着步子。偌大的饭桌上只有两个身影,江希晴挑了个较远的位置坐下,手指搭在桌面上,没有节奏的点着。后来一个中年男人下楼,坐在江老爷子旁边,无奈的说道:“静媛说她不吃了,没胃口。”

  “不像话!”江老爷子把手中的茶盏砰的一声撂在桌子上,似是生气了,“今天希晴刚到家,她就这般不成体统,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这时坐在桌边一直没说话的江思慕开口了,“爷爷您别生气,母亲最近确实是头痛得厉害,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看她就是不满意我……”江老爷子蓦地顿住了,朝希晴这边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烦躁的挥挥手,“上菜吧,下次不能有这种情况了。”

  少年微不可见地轻声嗯了一下,希晴只顾得把头埋得更低,浑浑噩噩的吃了饭。

  “希晴啊,明天你就跟着思慕去学校,都已经打点好了。”江老爷子慢慢地说着,一句一句理顺希晴杂乱的心情,“你也该上初一了吧,思慕比你高一级,在学校有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希晴胡乱的应下了,却没敢抬头去看众人的表情,特别是那个应该叫作哥哥的,不熟悉的少年。

  希晴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上有晒过太阳的味道,阳光和着洗衣粉的香气萦绕在她鼻尖,她睁着眼睛看着这陌生的环境,没有丝毫睡意。复起身,瞄了一眼窗外浓稠的夜色,赤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她靠近桌子那边,可以看到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其中大提琴谱,音乐类的教程书居多。她伸手触了一下硬实的书皮,都是崭新的。

  走近后她才知道,书架和阳台之间还有一道门,她试着拧了一下,并没有上锁,可内心深处总有一种窥探别人隐私的不安,她失了打开这道门的好奇。又爬回了床,满腹心事的睡了。睡得也不踏实,做了一夜稀奇古怪的梦,梦见一个女孩痛斥她抢了她的房间,还有爸爸和妈妈。

  希晴醒来的时候满身疲惫,下床去翻自己的行李换上衣服,这时有人敲了门,希晴整理了一下仪容,开门看到的是昨天的佣人。周婶把准备好的校服递给她:“江小姐早,这是上学要穿的校服,已经洗净熨好了,请您洗漱后下楼就餐。”

  希晴接过道了谢,关了门又换起了衣服,校服是衬衫加百褶裙,还有免打领结。她整理好衣服,暗暗给自己打气,没关系的,江希晴,你可以适应的。她慢半拍犹豫着,从书包夹层里掏出来一个樱桃发夹,夹在了头发侧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如那个雪夜,印在别人眸子里的模样。

  这次用餐的时候希晴见到了她的母亲,江夫人,她正姿态优雅的喝着早茶,不曾抬头看希晴一眼。沙发上的江思慕正在读今早的报纸,江老爷子出去晨练去了。希晴懊恼地察觉到,似乎她是起晚了,便迅速的吃了早饭,由于吃的太快,她咬到了鸡蛋壳,震得她牙床晃了一晃,最后她还安慰自己,没事的,鸡蛋壳补钙。

耳一
作者的话

喜欢记得收藏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