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众人皆爱江思伊
作者:耳一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2020-05-02 14:52:33 全文阅读

身后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摔下去,两只欲拉住她的手扑了空,鹿奚川懊恼的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顿时后悔自己伸出脚去绊她。他往常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多数都是躲得过去的,没曾想她没看到,欲收回脚的时候她已经摔了。

  鹿奚川蹲在他旁边焦急的询问:“同学?你还好吗?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吧?”想扶她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只能一下一下的戳她的背,“同学?能站起来不?”

  百褶裙下两条细长白嫩的腿此刻在膝盖处磨了好大一块皮,血珠子不断的往外冒,手肘处也同样红肿一片,希晴没有听见鹿奚川说的话,扶着桌角自己缓慢的爬了起来,双腿在慢慢的恢复知觉,感受着腿上先是凉,然后火辣辣的感觉,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痛。

  她艰难的坐到座位上,又弯腰拾起一本本书,鹿奚川看着她起身,赶紧帮她捡了书,献媚似的递到她面前,希晴眼睛都没抬一下,面无表情的说:“先放那儿吧。”

  “哎,好。”鹿奚川看着她欲言又止,脸也猝不及防的红了,“对不起啊,我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不是存心要绊你的。”

  “我跟老师请假,带你去医务室好不好?”见她没答话,鹿奚川接着心急如焚的开口:“同学,你倒是说句话啊,不说我现在就去打报告了。”

  面前这个聒噪的男生顿时让她有些头疼,她恹恹的趴在桌子上,腿上火辣辣的刺痛犹存,小脸泛着青白,像蚊子哼哼一样的开了口:“我没事,别管我。”然后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埋了下去。

  鹿奚川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再一次在心里咒骂自己。复表情凝重的抿着嘴,看了一眼后门的方向,一言不发的蹲着,悄悄关注老师的动静,然后趁着老师板书的时候从后门溜了出去。

  好在这一节是语文课,老师在讲古今中外的长篇大论,只是听得有些瞌睡罢了,不是那么费脑子。正当希晴晕晕乎乎的要睡着的时候,有清清凉凉的东西在她腿上碰来碰去,她猛地一惊,将腿抽开,俯身看到一只闪亮的耳钉,她警惕的小声问道;“你在干嘛?”

  “给你擦药啊,哎,你别动啊,把腿伸过来。”

  希晴无声的看着他,周围有同学投来关注的视线,但腿上火辣辣的痛让她难以忍受。她只能乖乖的把腿伸好。鹿奚川就这样蹲着给她擦药,先是轻轻在伤口上吹气,吹掉一些细微的灰尘,棉签蘸了清水擦拭伤口,最后涂上一层碘伏。他没做过这种伺候人的活,生怕弄疼了她,加深她的痛苦,渐渐地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多久没有感受过这样有温度的对待了?虽然是他把她弄伤的,但是又将她治愈了。希晴一时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忍不住落了泪,打湿了脸颊,不是因为疼,只是觉得委屈。

  下课铃响了,鹿奚川正大光明的起身要去擦她手臂上的伤口,却看到脸上挂满泪珠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太疼了才哭的。鹿奚川慌了,拿了纸巾塞进她手里,说:“真的对不起,都怪我,我再轻点,不会那么疼了。”

  希晴没说话,只是默默流泪,把手臂伸了出去,方便他上药。

  鹿奚川还想说什么,看着她没精神的样子,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吃了午饭准备午睡了,希晴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不知要以何种方式睡觉,复无奈的拿了两本书,准备落下自己的脑袋,没有预想中的硬冷,落入的却是一片柔软中。她讶异的抬头,看到一张嬉笑的脸,前桌男生颇为自我感觉良好,说:“这可是我鹿奚川专用枕头,国外定制的,只有这一个哦。”

  “这上面有没有沾上你的口水?”

  “你说什么?”

  “没有我就睡觉了。”鹿奚川瞪大了眼看着这个毫无反应的女生,居然问他的枕头有没有沾他口水,这是在嫌弃他?

  今天真是处处碰壁。鹿奚川无奈的抽出自己的屁股垫,趴在桌子上睡了。

  希晴睡得蛮好,做了一个柔软的梦,梦见所有人都对她微笑,问她摔的疼不疼。而鹿奚川却做了个被人拿着臭袜子追堵的梦,让他醒了好几次,挣扎无果,又接着睡死过去。

  鹿奚川再次醒来的时候,下午第一节课就快开始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忽地感觉有人在戳他,没搭理,后来戳的越来越用力,鹿奚川忍无可忍的转身。

  只瞧见希晴红扑扑的小脸,晶亮的盯着他,小鹿一样迷茫的湿润撞进他的心里。他刚想说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希晴抬了下眼皮,淡漠地开口:“是不是想说‘你老戳我干嘛’,难受不,所以下回别老戳我了。”说着把枕头递还给他。

  鹿奚川被堵得哑口无言,接过枕头讪讪地笑,“不是有句俗语是男女授受不亲嘛,戳你的话接触面积小。”

  希晴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起身要去上厕所。

  鹿奚川叫住她,“哎,别走啊,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江希晴。”希晴特别注意了一下他的表情,只见他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她的心也凉了半截。果然,这里都不是欢迎她的。

  她怕他下一秒又要说出什么伤人的话,逃也似的跑开了。

  鹿奚川看着女孩慌忙离开的背影,稍皱了下眉,想起母亲曾说的江家要接回一个叫林希晴的女孩,现在也是姓江了。总之就是一些真千金归来撵走假千金的戏码,他母亲说的比较夸张,倒是听阿曜说了些真切的,江思伊确实被送回了楚家。

  可是,这个女孩脸上总是阴雨连连,爱皱眉,不爱笑,她看起来也不怎么高兴。

  江希晴费了番功夫才找到厕所,进了隔间解决了准备走人,却听到外面有人在聊天,希晴深知偷听别人讲话是不礼貌的,可是她们谈话的内容却让她不由得停了脚步。

  “新来的那个女生是谁啊,怎么跟鹿少走那么近。”说话的女生口吻听起来不怎么善意。

  “谁知道啊,估计是哪个暴发户的女儿跑这儿来攀枝儿了吧。”

  “你知不知道是哪个暴发户啊,我让我爸把她家地产买了去。”

  “哈哈,你别说,我也是看她不顺眼。”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外面两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确定没人了,希晴才从隔间出来,腿伤还在隐隐作痛,从两人的谈话中她大概知道了些什么,总结出一句就是:要想生活过得去,就要远离姓鹿的。

  快上课了希晴才从厕所回来,鹿奚川还以为她迷路了,见她进门,问道:“你走这么慢,腿是不是还很疼?”

  希晴回了他一个要你管的表情,然后坐在座位上,一个下午都没理他,任凭他在身后不停的喊她的名字。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课,希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可肘关节刚舒展开就传来一阵刺痛,希晴苦不堪言,轻轻放下手臂,提着书包准备回家。

  鹿奚川喊住了她,说:“江希晴,我待会去打球,要不要一起去?”

  江希晴扯了个笑脸给他,敢情这位大少爷是觉得自己这残胳膊残腿的运得了球?然后一句话没说,面目表情的准备离开。谁料那厮竟然拽住了自己的书包,拖也要把她拖去篮球场,“我打球超帅的,给你安排个VIP观赏席,别的女生得不到的福利哦。”

  谁稀罕你的破福利。“快给我松开,喂,鹿奚川!”希晴没什么力气,扯不过他,纵使长在能动手不动嘴的北方小镇,她也没有什么抵抗的本事。

  其实说巧也不巧,江思慕也在那个时候去篮球场,刚好碰上两人,他对鹿奚川打了个招呼,看了一眼江希晴,瞥到她腿上的伤口,皱了下眉。

  鹿奚川察觉到他的视线,不好意思的开口:“思慕哥,这纯属意外,我就是跟她闹着玩,放心,我已经上过药了,保证给你妹妹照顾的好好的。”

  “不是。”还是妹妹那两个字触动了他的底线,他淡漠的打断鹿奚川,先一步走了。

  而后在教学楼石柱后飘过一个清瘦的人影,长而直的发在腰间荡来荡去,那个女孩子看到他们显然愣了一下,但还是撇开脸,从他们侧边走过去。希晴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跟那个有白色纱帐的房间里的味道一样。希晴下意识的看向了江思慕,他显然很激动,朝着女孩走了过去,轻声唤她:“伊伊。”

  女孩略僵硬的挺直了背,纤长的脖颈像高傲的天鹅,一刻也不肯低下去,不为所动的朝前走。

  “伊伊,能不走吗?”江思慕的声音颤抖着,红了眼眶,隐忍的唤着前面的女孩。

  鹿奚川拽着希晴的手还没有放下来,眼睛凝视着思慕和思伊的悲戚场面,手底下的人儿却小声开口:“喂,我说,你可以松手了吧。”

  鹿奚川回神看到江希晴冲他绽放了一个明媚的笑容,可是,嘴巴在笑,眼睛好像在哭呢。他下意识的松了手,希晴微笑着,一步一步的转身。快走啊,快离开这里,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快点离开,脸上是快哭出来的表情,她一点也不觉得腿疼了,心里的痛才是刻苦铭心的。

  好像所有人都爱江思伊,她破坏了别人的圆满,始终是要被讨厌的。

耳一
作者的话

喜欢记得收藏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